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03828|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三十八集a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第三十八集)  2008/12/16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038 

  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大德菩薩,大家早上好!我們繼續來學習《文昌帝君陰騭文》。昨天我們將「勿棄字紙」這一句講完了,今天開始我們來看第五十二句:

  【勿謀人之財產。】

  在安士先生的註解裡面他說到,「各人之財產,由乎各人之福力,並非設謀之可得者」。這句話就是告訴我們「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我們這一生有多少的財富、多少地位、多少功名、多少受用,乃至我們一餐吃多少飯,這都是由於前生所做的善惡業力決定的,如果前生沒有修福,這一生怎麼會有福報?所以每個人他的財產之多少,都跟他在前生所修的福報相關聯,這個沒有辦法去奪取別人的。如果是要設計謀奪他人財產,那是一種愚痴人所做的。因為什麼?他真的能夠設計謀奪來的財產,也是他自己命中該有的,他如果不用這些卑鄙的手段去謀取,照樣可以得到這些財富,他現在用這種卑鄙手段,只會減損他命中的福報。譬如說他本來命中應該有一千萬的財產,但是他機關算盡,謀奪別人的財富,把他命中的一千萬的財富打了折扣,變成五百萬,所以當他謀奪來五百萬的財富,他覺得很歡喜,他以為自己還很有能力、很有計謀,沒想到這統統都是冤枉做了小人。

  所以你看孔老夫子在《論語》當中也說過類似的話,孔子曰:「富而可求,執鞭亦為。如不可求,從吾所好」。孔老夫子,世間聖人,他對於因果的道理也能夠明瞭。他說到,富而可求,這說什麼?如果富貴可以求得的話,那麼即使是為人做執鞭之士,執鞭就是拿馬鞭,做聽差馬弁,他也會去做。如果求不到這種富貴,我就不必在那裡攀緣,我自己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從吾所好,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孔子喜歡讀書、喜歡禮樂,仰慕周公聖人,這是他的所好。所以你看看,明白這個因果道理之後,君子樂得作君子,小人就冤枉作小人。小人是不明瞭這個道理的,他以為富貴是靠他用計謀、靠他用損人利己的手段可以謀奪來的,那真的是冤枉造業。

  這裡講到的,可求和不可求,這個富貴不管可求還是不可求,都要什麼?以道為標準,求之以道,如果求之不以道,孔子也絕對不做。道這是最高標準,除了道以外,還有德、還有仁、還有義、還有禮,道、德、仁、義、禮,這個是求的標準。如果是符合道的、符合德的、符合仁、義、禮,那可以去求,如果所求不符合道德、不符合仁義,連禮法都不符合,那絕對不能去求,因為求了反而是造重罪業,求到的還是自己本有的,根本沒有新得到什麼,但是得到的是罪業。所以這裡講,「求且不可,況於謀乎」?有求的心都不可以,為什麼?因為人一生的富貴,不是說你想求就求得來,這是過去生中善惡業力決定的。當然要求可以,聖賢人也教導我們,但是要求之以道,這樣子才能夠求到自己命中還沒有的。就像袁了凡先生,他命中無子,沒有功名,短命,他想求這些,求子、求功名,可是他不知道方法,後來遇到了雲谷禪師開導他,「命由我作,福自己求」,於是他就明瞭了,原來求真正是要從斷惡修善那裡下手,福是從善那裡生的。所以要求之於道,要如理如法的求,這才能有求必應,如果是妄求、攀求,不如理、不如法,這個只會造罪業。

  求都不可以,更何況去謀取?謀取這是卑鄙小人才做的事情。求,君子還有所求,但是求之以道。那聖人呢?聖人無求了,因為聖人真正明瞭宇宙人生真相,像孔子說的,「五十而知天命」,知天命之人絕對不會要求什麼,一切隨緣。佛家講的就更具體,告訴我們要放下我執,把小我放下,回歸大我,大我是自性,自性裡面萬法具足。你看六祖惠能大師講的,「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萬法」。整個宇宙都是自性變現的,換句話說,整個宇宙就是我,統統是我,還求什麼?你都有了。只有執著我,小我,他才會有求的心。所以聖人教化,對不同的層次的人有不同的教誨,隨著眾生根性來施教,最終極的就是無求。你看看彌勒菩薩他現在在兜率天內院,將要下生成佛,他是賢劫第五尊佛。所有的補處菩薩,就是後補佛,都會在兜率天內院等待下生成佛。為什麼在兜率天,不在其他天?因為兜率天叫做知足天,補處菩薩真正知足,真的是一無所求,這才能成佛,還有所求,這個位置就下降了。那菩薩,菩薩也有所求,菩薩求度眾生。那佛,佛連度眾生的求都沒有了。你看《金剛經》裡講的,「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在佛眼裡面看,他有沒有度眾生?沒有度眾生,眾生本來是佛,哪有什麼度眾生。所以如來連度眾生的求都沒有了,這真正得大自在,所以示現在知足天等待下生成佛。所以聖人是無所求。世間君子呢?有所求,求之以道。小人呢?小人有所求,求之不以道,叫謀求、謀奪,那就是造作罪業,將來必定墮三惡道。

  下面安士先生為我們說明人為什麼會起謀求的心?這是小人之計。他說「謀人財產,大抵為室家之計,欲以傳諸子孫耳」。一般人,這是小心量,把自己一身、一家執著為自己,所以生起嚴重的分別、自私這種心理。凡是有利於自己身家的,他就盡量的謀求,不利於自己身家,他可能不聞不問,甚至會做出損害別人滿足自己這樣的行徑,這就謀人財產。這個發心都是為了自己家庭著想,為了自己子孫後代著想,希望留下一些家業傳給子孫,讓家裡人過得幸福一點、美滿一點,這是一般人都會有這種觀念。有這種觀念心量是窄小的,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儒家講這種人叫小人,小人倒不是罵人的話,小人就是心量窄小的人就叫小人。君子心量廣大,想到自己也想到別人。「至於為妻孥而作走狗,所弗計矣」。還有比這個小人更差的,這是什麼?甘心情願為自己的妻子兒女做走狗,我們說做牛做馬去造業。這種人確實不知道有多少,不計其數。做走狗,走狗就不是人,小人還算是人,走狗就不是人,那是畜生。為了自己的身家,做出傷天害理之事,這種人就叫衣冠禽獸。

  下面引《毘婆沙論》,這佛經,裡面說到,「家中父母兄弟,妻子眷屬,唯增貪求,無有厭足。若識得子女是索債之人,室家是怨業之藪,則大夢頓覺,沉痾忽療矣。豈為其多結怨仇,廣行眾惡乎」?佛經上講都是宇宙人生真相,家裡的父母兄弟、妻子眷屬都是什麼?自己的冤親債主。他們沒有接受過聖賢教育,難免都是念念貪求,沒有滿足的時候。世間人真的,他如果沒有能夠學習到聖賢的教育,自私自利的心就很重,貪得無厭,這是難免的。所以我們覺悟了,要把這個事情看透,家中的眷屬都要能夠讓他們覺悟,不要念念增長貪心,這樣子他們不造業,我們自己也不會為他們造業。家親眷屬裡面的,可以說最大的債主應該說是兒女,如果識得子女是索債之人,他們來索債的,認識清楚這個家其實是什麼?怨業之處。現在這個社會裡面更加明顯,你看新聞裡面報導中說到,父母兒女互相殘殺的,兄弟之間成為冤家的,比比皆是,所以都是怨業之藪,藪就是這種山林之地。真正看破了這些家親眷屬、家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大夢頓覺,這是一個覺悟的人。

  沉痾忽療,這個痾就是重病,沉重的疾病忽然之間就治好了。什麼是沉重的疾病?迷惑顛倒、情執、自私,這個是重病。六道眾生裡面的,不管是在哪一道,多多少少都有自私心;六道裡面的天道、人道比較輕一點,三惡道的最重。因為得了這個病,就受這個煎熬。所以私心重就往下墮落。我們現在的病又比古人要多、要重,私心又比古人重,所以現在墮三惡道的人就比古人多。佛告訴我們真相,讓我們明瞭家親眷屬都是不外乎四種緣分,所謂是討債的、還債的、報恩的、報怨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外乎這四種。在人間裡面看似有父母、兄弟、朋友這些倫理關係,實質上都是互相在酬業而已,我們怎麼能夠為家親眷屬去造業?所以豈為其多結怨仇,廣行眾惡乎?怎麼能夠為著他們跟別人結怨仇,為著他們去造作很多的惡業?造作這些惡業自己肯定墮落,你為他們造的他們也有責任,所以為他們好他們真得好了嗎?他們反而會墮落,這都是愚痴顛倒。所以我們看到世間很多人,為子孫計、為妻兒計,做官的貪贓枉法,經商的唯利是圖,我們看到都覺得可憐,前途都是自己現世會造成破家亡身,來世必定是三惡道受報,所以總得要看得破。

  下面安士先生引用了四則故事為我們說明謀人財產有什麼樣的果報。第一個是講「怨鬼訴母」,出自於《怨魂志》。這是在歷史上,南朝,南北時代的南朝,在劉宋元嘉年間,有一位叫諸葛護這個官員,他是一位太守,因為在任上病死了,他的家眷就護送他的靈柩回鄉,護送的人是他十九歲的兒子。這個時候諸葛護他的一個門人,叫何法僧,糾集了一個同夥,因為貪取這家主人的錢財,所以把他的兒子推到水裡面淹死,然後把他的財產瓜分逃走了。就在那天晚上,這個兒子的母親陳氏,忽然就夢到自己的兒子給她訴說父親死了以後的這種情況,以及自己被何法僧淹死的經過。當時這個兒子非常的悲痛,而且說自己要急急的趕路,也非常的疲倦,所以想暫時睡在窗前床上,他的頭靠著窗子那邊。他母親夢到非常的清晰,等她醒來以後她自己忍不住痛哭。結果拿燈去照一下床上,果然有個像人一樣這麼大小的濕印子。這是大概這個兒子他是滿頭大汗,又太累了,就倒在床上睡覺,汗浸濕了床的床單。他母親知道這個不是夢,真的是兒子的鬼魂回來了,於是全家大哭起來。結果陳氏她有一個表弟叫徐道立,是做交州長史,還有另外一個表弟徐森之,是做交州太守,兩個人就去調查這個案情,結果果然如夢中所說,抓到了這兩個兇手,繩之以法。所以真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愚人以為造作了惡事,謀人財產,殺人奪財,天不知鬼不覺,沒想到天地鬼神在監察著我們,把我們的一舉一動看得是清清楚楚,哪裡能夠逃得過天地鬼神的制裁?

  第二則故事是講「執槍自刃」,這是出自於《繡虎軒次集》。這是在清朝發生的事情,有一位叫梁石柱的富戶,家裡很富有,他有個兒子他很疼愛,在順治末年,兒子十九歲那年就得了重病,結果梁石柱非常的悲痛。正在悲痛的時候,就聽到兒子突然直呼他父親的名字,就告訴他,說我前世就是徐州的某某人,有三百金,跟你在一起做生意,有一次我得了痢疾,中途上廁所的時候,你就趁機用利刀刺進我的胸膛,我因此就死了。為了掩蓋罪狀,你當時還自己把自己的手割破,出了血,然後向我的家屬證明說我們是遇到強盜而被殺死的,這樣你就逃脫了罪名。但是我是懷恨在心,我死了以後就投胎到睢陵,就是當時梁石柱的地方,投胎到一個姓王的人家,你還記得二十年前的王某,那就是我。你比我遲三年死,也在睢陵這地方投胎,那就是現在的你。所以他們已經是第三世投胎。我這一生就來做你的兒子。怎麼樣子找到你的?他說有一次到縣裡面去繳納銀錢,在櫃台上面就看到你,當時,就是這個王某,看到了這個梁石柱,馬上不知不覺不知為什麼怒火填膺,就握起拳頭就去打他。當時因為他說我跟你是素不相識,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但是因為你當時沒有介意,反而我覺得悶悶不樂,所以我幾天就死了。死了之後,就是我當時是王某,這王某死了以後投胎到你家裡就做你兒子,所以我這是第三世,到今天已經十九年,我是來向你討債的。

  我出痘的時候花了你的一些錢,另外你幫我聘請老師,我也花了你一些錢,你還幫我娶個媳婦,我也花了你的一些錢,後來考試拜門生也花了一些錢,還有一些零星的花費,合起來差不多跟我前世被你奪走的三百金差不多,所以我現在這個錢的債務就算了了,但是你還欠我一條命債。但是因為你現在對我特別好,又是我的父親,我實在不忍心殺你,所以打算就離開你到別的地方去。不過你前生造作的謀財害命這個業,陰間地府還是不會寬恕你的。你看這兒子就說了這番話,說完就斷氣了。結果梁石柱因為非常疼愛這個兒子,日夜痛哭,他也不相信兒子講這番話,他對別人說,這只是兒子很孝順、很聰明,他怕我悲痛,所以編出這一通謊話來安慰我的,天下哪有這樣的好兒子!

  結果沒有多久,他有一天在家裡磨一支長槍。有人問他,你為什麼磨這個槍?他就對人說,今年是災荒年,我們這窮鄉僻壤,恐怕會出盜賊,所以準備一支槍做為自衛。結果有一天他把槍磨好了,把這個槍柄就插在牆裡頭,那槍鋒就對著自己的胸膛,然後大喊一聲說,兒啊,你讓我自己撞上去吧!然後就用盡全身力氣向這個槍鋒上撞過去,這槍尖就刺進了胸膛,一直刺到了脊椎骨,就這樣死了。這是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因為前生謀財害命,你看這個冤親債主一直跟著他,跟到第三世。所以欠債、欠命沒有不還的。

  安士先生在這一段的評論當中如是說,「陽間有負恩之人,冥府無不償之債」。在人世間有忘恩負義的人還能得逞,可是在陰間陰律不可能原諒他,欠債必須還債,欠命必須還命。「人知今生之債重,不知來生之債尤重。索現世之債者,居於門首,不敢入內,主人猶惡之嫉之。獨至索宿生之逋,則債主直入內房,安然高臥,使欠債者夫婦兩人,百般珍惜,乳哺懷抱。迨至年既長大,立將家舍田園,盡行盤折,不留一針一草。回思半世營營,無非借本求息,枉為他人作馬牛,豈不愚而可哀哉」!這段評論真的是道出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我們人只知道今生欠債,欠的債務這是重的,很重的,不知道欠來生的債就更重。所以以為債主死了之後就沒事了,沒想到日後還起來要連本帶息的還,時間隔得愈久還得要愈多。世間人看到索債的人,你看索現世之債者都是非常的討厭,因為他不想還,所以見到索債人來了都會厭惡他,都甚至忌恨,索債的人也因此不敢入內,所以只是在門口,有所忌諱。可是如果索來生債的、宿生債的,那這個欠債的人就看不出來了。所以到索宿生之逋,這是過去的債務,這個債主變成一個什麼?你家裡的人,直入內房做你家的兒子,安然高臥,他成為一家最珍愛的寶貝,天天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很自在,在床上高臥,使這個欠債者夫婦兩人,這父母兩個人來還債,而且還得服服貼貼,百般的珍惜他,乳哺懷抱他,把他視為掌上明珠,懷中珍寶。等到他長大了,立即就把自己的全部家產,房產、財富統統都交給他,不留一針一草。你看做父母的不都是這樣嗎?一輩子辛辛苦苦,這裡講回思半世營營,半生操勞,做什麼?就是為了還債,還這個債主的債。所做的無非是借本求息,枉為他人做馬牛,枉是冤枉,為著別人去做牛做馬,辛苦得腰也彎、眼也花、耳也聾,頭髮斑白,做得做不動了,然後把自己全部的所得雙手奉獻給自己的債主,豈不愚而可哀哉!這真的是愚痴顛倒,令人哀痛。所以宋朝的司馬光先生說到,積財給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為子孫計。真正聰明的人不會念念積累財富給子孫,而是什麼?真正為子孫積陰德,多做布施,廣行善事,子孫才有福,自己也有福,自利利他,何樂不為?

  所以我們看到宋朝的范仲淹先生就是這樣,這是宋朝的著名的宰相,你看一生廣行布施,真是傾盡所有的去布施。他布施的方面很多,譬如說周濟貧窮,幫助家族培養年輕人讀書,為國家培養人才,推廣傳統儒釋道的教育,也興建寺廟,到最後他走的時候,家裡統統都布施光了,所以連買一口棺材的錢都沒有,但是他的子孫賢孝。你看他的兒子范純仁,也做了宰相,世世代代的子孫都是有道德、有學問的賢士,一直到民國,八百年不衰,這都是有智慧的人。財產不一定是好事情,要懂得用財產去真正為世間苦難的眾生去做點好事,否則那真的就是苦心積慮,最後全都是還債用的,真的是像《紅樓夢》裡面講的,「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自己分文帶不走。而且這些財富給子孫,子孫大多都是成為紈褲子弟,把你一生所積累下來的財富短時間就敗光了,這些事情自古以來多得不勝枚舉。

  好,我們來看安士先生第三個故事,也是從《繡虎軒次集》裡面選出來的,叫「三次投胎」。這個是講到清朝在康熙年間桐城縣,就是我們安徽省桐城,離這不遠,那裡有個儒生叫姚東朗,他有一個兒子,十歲了,病得快要死了,父母當然非常悲痛,就說你難道真的沒有緣分做我們的兒子嗎?結果這兒子忽然就用北方人的話,安徽這邊還是屬於南方,他用北方人的話就說,我原來是山東的一個僧人,積存了有三十金,被師兄偷偷看到,於是把我推落到水裡,我當時大呼觀世音菩薩求救,結果看見觀世音菩薩,對我說,說你的命數到了,現在是你前生的業報,於是我當時就溺死了。地方上就有人告官,當時你就是縣令,這兒子對他的父親說當時你就是縣令,我的師兄於是就用這三十金賄賂你,於是這事情就算是停息了。因為我沉冤未雪,心裡有怨恨,所以首先投胎做了你的弟弟,就是你前不久死的弟弟,十年前死的,這個弟弟叫姚嵩紹,就是他們家的,這個弟弟一直到二十多歲一直都追著你想要討債,可是沒討到,於是死了。死了之後還不甘心,又來做你的兒子,到今年已經十年了,這兒子十歲了,這十年來算是討回了三十金。我現在要走了,當然現在還有一點留戀,就是很想我們家裡一個拄杖,一個拐杖,希望你能夠燒了之後送給我,這樣子正好滿足當時你欠的三十金的數目。我這個師兄也是討債來的,現在他是做你的大女兒,已經嫁出去了,嫁到姓潘的人家,現在懷孕快生產了,他說我現在死了之後將要去做她的兒子向她討命,這兒子說完之後就斷氣了。

  這個故事讓我們聽了之後毛骨悚然,你看來這裡做兒子的,原來都是過去欠他的債,他已經投胎做過自己的弟弟,做了二十年沒討債,討不成,死了之後又來做兒子,終於討債討完了。那邊那個債務還沒了,他過去那個師兄把他殺害了,他又去那邊投胎做他的兒子。這個師兄已經變成一個女的,就是他父親的女兒,就是自己的姐姐,現在他投胎做她的兒子,將來就要殺她。你看兒子殺母親原來都是過去有這個因緣。所以《楞嚴經》上面講,「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做人不能夠欠債,欠的錢必須要還,欠了命更要還,就是這樣討債還債,而在六道裡面不斷的生死輪迴,佛把真相告訴我們。

  安士先生在這一段的評論裡面說到,「可見六親眷屬無非怨對,方其未說破時,則眼前膝下,皆我骨肉,若被明眼人點破,乃知前後左右,無非索逋之人」。這是講到我們的六親眷屬,父母、兄弟、夫妻,都是什麼?怨家、債主。沒有債務、怨仇的關係,很難感應到一起來,他要有緣。尤其是現代社會,來討債、來報怨的多,來報恩的少。原因是什麼?因為我們自己沒有常常施恩於人,常常施恩於人,這個緣自然會感得報恩的人來到身邊。如果常常跟人結怨,有意無意樹敵,有意無意冒犯了別人,這是什麼?結怨,那周圍都是怨家債主。所以沒有說破的時候,看到眼前這些家親眷屬,眼前膝下都好像是我的骨肉。這是什麼?表面上的關係是這樣的,實際上?你從因果裡頭看,明眼人就能看破,看破了之後,告訴你,前後左右都是來索債的人。所以真正明瞭了之後,心生畏懼,不可以再跟人家結怨,跟人結怨這個怨恨輾轉增重,那真的是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所以對於六親眷屬我們都要以柔聲和氣以待,如果他來討債,我們也歡歡喜喜的還,絕對不要再心生怨恨,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果注定的。那麼自己呢?自己要好好修行,斷惡修善,爭取這一生了脫生死,往生淨土,不要再回到世間來搞這些還債、報怨這些事情。安士先生說,「世人必欲為索逋者積財斂怨,誠屬何心」?這世間人都是糊塗人,念念只是為了給來索債的人來積財,謀人財產,斂怨,跟人家積這個怨恨,這是屬於什麼心理?這個心太愚痴了!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8-26 00:0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