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9309|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四十一集a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第四十一集)  2008/12/19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041 

  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大德同修,大家早上好,請坐。我們今天繼續來學習《文昌帝君陰騭文》,今天我們來看第五十八句:

  【勿因私仇使人兄弟不和。】

  這是講到拆散別人兄弟之間的感情,讓兄弟成仇人。這個緣起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私仇、私恨,總是以私心來破壞別人的和睦,這個一定要戒除。安士先生在註解當中說到,「兄弟與我,乃分形同氣之人,雖有長幼,皆受父母恩勤鞠育。苟其不和,即是得罪父母,若使人不和,即是使人得罪父母」。人有兄弟姐妹,兄弟姐妹雖然形體不相同,但是都是同一個氣質,就所謂分形同氣,都有同樣的靈性,都有一樣的感知,都是父母所生,所以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同,本來是一體的,雖然有年齡大小,但是都是蒙受父母養育栽培之恩,所以如果兄弟之間不和睦,那便是得罪了父母,這是大不孝。《弟子規》上「悌」這一章一開始就說,「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真正兄弟和睦父母是最歡喜的,因為都是自己的骨肉,本來跟自己是一體,當然是希望和睦團結。自己如果跟兄弟姐妹不和,那就得罪了父母;如果使人家兄弟姐妹不和睦,那就是讓人得罪父母,這個罪過比自己跟兄弟不和更加的重。下面說,「繼庶兄弟,雖有大小,總是與我同父連枝,與之不和,便是薄待骨肉,若使人不和,便是使人薄待骨肉」。剛才講的是親兄弟,這裡講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所謂繼庶兄弟,當然也包括同母異父,也包括繼庶姐妹,總之都是父母的骨肉,無論是哪一方的,至少是一方骨肉相連。所以雖然有年齡大小不同,都是跟我連枝,同父連枝,或者同母連枝,如果與這些繼庶兄弟姐妹不和,那就是薄待了骨肉。這個骨肉是父母的骨肉,我是父母的骨肉,這些兄弟姐妹也是父母的骨肉,薄待他們不就是薄待自己嗎?若使人不和,使別人兄弟姐妹不和,那就是讓人家薄待骨肉。

  下面講,「宗族兄弟,雖有親疏,皆受祖宗蔭庇栽培,與之不和,分明輕慢祖先,若使人不和,分明使人輕慢祖先」。這裡講的這一層更加疏遠一點,講宗族的兄弟,可能是父系這邊,叔伯的兄弟,或者是母系這邊,表兄弟。不管是堂兄弟還是表兄弟,都是同宗、同門,同一位祖先傳流下來的,即使是很遠的宗族兄弟,那都是蒙受祖宗庇蔭,蒙受祖宗的福德栽培,本是同根生,只是這棵樹大了,枝繁葉茂,枝條與枝條之間可能相離很遠,但是你往下看,同一個樹幹、同一個樹根。所以與這些宗族兄弟不和睦,那分明就是輕慢祖先,如果使人不和睦,那就是使人輕慢祖先。所以這裡講到三條,讓人兄弟不和,便是讓人得罪父母、薄待骨肉、輕慢祖先,這種事情叫傷天害理,怎麼能夠做?

  「故知私仇之報復甚小,不和之貽害甚大。人若真能孝友,方將自愛其兄弟,以及人之兄弟,豈忍以私仇之故,而使其不友於弟,弗恭厥兄乎」?如果因為私仇,報這個私仇而去破壞別人兄弟姐妹的和睦,要知道私仇是很小的,再大的仇都是小仇,為什麼?因為它是私仇,既然是私,它肯定是小,公才為大。所以私只限於你自己一身,再大的仇都是小的,但是危害卻甚大。為什麼?因為你破壞了一個家庭、破壞了一個家族,甚至貽害社會,社會動亂根源就在於家庭不和。所以人如果真能夠孝友,盡孝道、盡悌道,當然他能夠自己友愛兄弟,把這種孝悌之心推廣,以及人之兄弟,推己及人。既然自己不願意自己兄弟不和,怎能夠讓別人兄弟不和?所以這裡是講到,豈忍以私仇之故,使其不友於弟,弗恭厥於兄?這個悌道就是恭兄友弟,這個是天倫,不可以因為我們小小的私憤而破壞天倫,那得罪就大了,受的報應就慘了。

  安士先生引徵了一則故事,是他的親人當面給他陳述的,叫做「邑神示罰」。這是講在嘉定有兩兄弟,是張某,張家的兄弟,他們分財產,結果這個兄長他應該按道理要還他弟弟十幾兩銀子,但是這個兄長不想還,想賴帳,所以他就用種種的手段來拖欠。這個弟弟家裡很貧窮,人又很老實、憨厚,兄長比較機靈,他耐不過,想要討債討不上,結果他就向自己的親叔叔質問,因為他親叔叔當時是經管兄弟倆借債的事情。他的叔叔看到兄長很富裕、很能幹,弟弟又很窮又很笨,就不想去幫助弟弟,反而給兄長袒護,結果弟弟就非常的憤怒。於是就在康熙丁丑年夏天,這是清朝時候的事情,寫了一封狀紙,到那個鄉邑神廟店裡面把這狀紙燒了、化了來稟告神明。結果過了五天沒什麼消息,這弟弟又寫了一張狀紙給燒化了,結果第二天這個叔叔還有這兄弟倆三個人同時都死掉。

  三個人一起就來到城隍廟,城隍升堂審問這三人。神就對他們說,你們三個人本來不該死的,現在把你們抓來就是因為有這樁狀紙,我要把你們審清楚。然後他先對這個哥哥說,你應該把弟弟的銀子十五兩七錢還給他,怎麼可以賴帳?於是他就命人把這個哥哥拉出去罰打了三十大板。然後又對弟弟說,像這種事情你都來搔擾我們陰間官府,你們兄弟之間欠債你不能忍,反而寫狀紙,連寫兩樁來擾亂陰府,拉出去打二十五板。然後又對這個叔叔說,你身為叔父,為什麼不秉公處理兄弟之間的不和,還袒護這個哥哥,欺負貧窮,現在你的侄子狀紙都寫到這兒了,拉出去痛打十板。結果三個人都挨打了。後來這三個人死了大半天就醒過來了,醒過來之後還喊著腿上很痛,剛才被打了,看到自己坐的地方皮膚都已經成了青紫色,確實被打了,他們都躺了十幾天才能爬起床。這個故事很真實。

  這是什麼?這叔侄三人本來就沒有什麼私仇,就是因為這十幾兩銀子,眼光短淺,太勢利了。結果沒有想到,陽間處理不了的事情,陰間處理起來乾脆俐落,陽間討不回來的帳,在陰間什麼都能給你擺平,陽世裡面不清不白的事情,陰間裡是清清楚楚,陽世人會講私情,陰間可是執法嚴明,不會徇私情,陽間審案往往是就事論事,看這個事情該怎麼辦,陰間審案子他是把前生後世連在一起看。所以人不要怕有冤枉,不要怕說別人欠我的債,要知道在陰間的因果定律那是絲毫不爽。我們在人世間千萬不可以去欠別人的帳,千萬不要徇私情、結私怨,做了這些事情,到了陰間地府最後都會有報應。所以想到此地,我們的心就擺平了,還有什麼讓我們心中會積怨恨的事情?還有什麼能夠讓我們討得便宜的事情?沒有便宜可討,也真的說沒有真的欠債的,欠債必須還,得的便宜反而是失便宜。

  這是講『勿因私仇使人兄弟不和』,這個兄弟在這裡特指就是家裡、家族的兄弟。現在這個家的概念也擴大了,不僅是血緣關係所維繫的家庭,其實在社會上的一個團體不正如一個家庭一樣嗎?譬如說一個公司企業,老闆就是家長,員工就是兄弟姐妹,員工之間要和睦,所謂家和萬事興。我們自己不可以因為自己的私怨跟人起對立,或者唆使人不和睦。社會上的團體是如此,在佛法當中道場那不也是如此嗎?我們是住如來家,道場是如來家,要修六和敬。六和,所謂的「見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利和同均」。我們能夠修六和敬我們這個團體才叫僧團,僧團是和合的團體,那是世間最受人尊敬的團體,因為它最團結。假如因為私仇私怨蓄意破壞僧團,或者用口來毀謗、中傷,或者用文字來揭人之短、揭人之私,這樣的罪業比破壞一般的家庭、一般社會團體的和睦,罪要重得百千萬倍,為什麼?這就是佛法裡講的破和合僧。按照戒經上講,這個罪業是墮阿鼻地獄的,阿鼻地獄叫無間地獄,苦是沒有間斷的,最苦的那個地獄。

  所以要想一想要慎防口業,凡是破壞僧團和睦的大多是出於口業,口業包括妄語、兩舌、綺語、惡口。欺騙人或者是惡口罵人都會招致不和。如果不是當面罵,在背後罵,那叫兩舌。背後去批評、指責、談說是非,讓人失去對僧團的信心,對佛法的信心,這是斷人法身慧命,所以要慎防口業。慎防意業,心中不要有任何的仇恨,不要有任何的對立、矛盾、衝突,有的話馬上要化解,不化解,這個念頭就會產生地獄的業因,將來就要受地獄的果報,所以這個不可不慎。

  下面第五十九句:

  【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

  安士先生註解中說,「父子之倫重於手足」。五倫關係裡面父子是第一條,有父子才有兄弟,兄弟在這裡用手足來比喻,手足是一體,人的身體手和腳互相配合這樣才能完成完美的工作。整個身體都是來自於父母,所以看我們的所生之處,就知道父母之恩真是無比的深重。所以父子恩重於手足恩,手足都不可以不和,更何況父子?這父子包括父和母,父母跟子女。所謂父慈子孝,父母要慈愛,兒女要孝順,這是天倫。

  下面說,「兄弟鬩牆,已成凶德,父子乖異,更滅天倫」。鬩牆就是爭鬥,兄弟之間不和睦這叫凶德。這個德是違背天性的、違背自然的,會招致報應的,所以叫凶德,不吉祥。所以家庭不和睦這就是最大的凶。家庭不和裡面最大的不和是父子之間不和,父子乖異,父母跟兒女之間都會有怨恨那就是滅盡天倫,一般我們講天良喪盡,那天就不允許他存在了,必然會降下災殃。「假令他人於此,以利己之故,使我父子參商,骨肉嫌隙,哀哀父母,顧似續而感傷,濟濟兒孫,對庭除而負疚。於心何忍?於理何安」?這是將心比心,如果別人為了他的自私自利這些想法,讓我們自己的父子之間起對立、起不和,骨肉之間起紛爭,那你想想父母該多麼悲痛!哀哀父母,特別是父母年紀要是衰老了,看到兒女對他不孝順,感傷之心我們是沒辦法想像,真的叫痛不欲生。濟濟兒孫,兒孫雖多,但是面對家庭這種不和的狀況,也會深感內疚。所以家裡面有這種不孝不順,不能和睦,這個是最令人悲哀的!我們如果這樣子,於心何忍?於理何安?自己不願意自己家庭如此,怎麼可以去對別人的家庭來拆散,使人家父母和兒女不和睦?

  「所以古來聖賢,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必使家家菽水承歡,戶戶高堂具慶,而後吾事親之心方慰,而後吾教子之念方安」。這是古來的聖賢教我們什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老就是我自己的父母,我自家的老人,我們要尊敬、要孝順,第一個老是個動詞,就是尊敬孝順、承事供養,這是孝道,把孝道展開,以推及到一切的父母、老人,我都要以同樣的孝心、孝行對待他們。對待我自己的兒女呢?要愛護、要關懷、要照顧,這是幼吾幼的意思。第一個幼是動詞,進而推廣這種慈愛之心,推及到一切的後代、一切的兒女,這是大同世界。所以大同世界根本在哪裡?就是這顆仁愛之心。而仁愛的根本是什麼?就是父子有親。父母跟兒女之間的親愛那是天性,自然的,並非是人為創造出來的。他一出生沒人教,自然就會的,這是天性,只要把這種親愛保持長久,終身不改,並且能夠推而廣之,這個人就能成為聖賢。所以聖賢人的存心無非就是這種慈孝之心,而且這是大慈大孝,使家家都能夠菽水承歡。菽就是豆類的總稱叫菽,菽水這是比喻粗食供養,所謂粗茶淡飯。家裡家境未必是富裕,但是有孝慈的父子,兒女能夠用粗茶淡飯供養父母,承歡膝下,這個家裡是最幸福、最快樂的,不在乎家裡富裕不富裕。戶戶高堂具慶,高堂就是比喻父母,父母所居之處稱為高堂,慶就是喜慶,父母心歡喜、安慰。為什麼?兒女孝順、兄弟和睦,這是父母最開心的。所以聖賢人存心就是讓家家戶戶都能夠有孝慈,這一種事情唯有靠聖賢教育才能辦到。所以《禮記.學記》當中說到,「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用什麼教學?倫理、道德、因果的教學,這三種可以匯集成一部,就是我們現在學的《文昌帝君陰騭文》。這一篇文章雖然只有五百四十三個字,但是它裡面講到的不都是倫理、道德、因果嗎?你要去詳細的學習可以看安士先生的《廣義節錄》。你看我們這個講解就用他的這個版本,講得很詳細,我們預計用一百個小時把它講完。

  印光大師多次開示,說教導家裡的兒女,最重要的用兩篇文章,一篇就是《文昌帝君陰騭文》,一篇就是《太上感應篇》,兩篇都是因果、道德教育。所以聖賢人,如何能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唯有靠聖賢教育。而後吾事親之心方慰,我的承事父母這個心才能夠有所安慰。換句話說,假如我只承事我自己的父母,而沒有能夠顧及到社會上這一切的父母,我這孝心還沒得到安慰,為什麼?我只是小孝,還不是大孝。教子之念方安,教子是幼吾幼,對自己的兒女要教導他們,這是慈愛,不教導他們就不慈愛,光養活他們,滿足他們物質上的需要和欲望,那怎麼能叫做慈愛?他們將來長大了,不能成為一個正人君子,反而造深重的罪業,這我們是愛他還是葬送了他?所以教導自己的兒女必定要用孝道、要用倫理道德因果。光教自己的兒女,沒有顧及到大眾的兒女,我的心也不安。所以聖賢人他真的是仁愛普及到全民,如果不是這樣,「不然,彼此反觀,其為不孝不慈也大矣」,如果反過來,不是用聖賢的這種存心,而是什麼?用私心,自私自利,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甚至對自己的父母都不孝,對自己的兒女都不能夠慈愛、盡到義務,這個罪業就大了。如果因為私利,使別人的父母跟兒女不和睦,那是罪上又加了一層罪。

  下面安士先生給我們說為什麼父母和兒女之間會有不和睦。「不睦之故,亦有多端」,這個不和睦的原因有多種。「非因語言鬥構,即因財帛交關,非為前後父母有偏憎偏愛之私,即為嫡庶弟兄起為厚為薄之見」。這個原因他這裡只列舉了四種,其實原因很多。這裡說第一條,可能是因為語言鬥構,就是語言上起了紛爭,所謂出言不遜、出口傷人。父母跟兒女之間要是講話沒有注意,特別是兒女對於父母不敬,出言傷了父母的心,這就會導致父母跟兒女不和。實際上你看看最初的原因也沒有什麼,就是言語不能夠注意。所以《弟子規》上講的,「言語忍,忿自泯」。第二種原因,財帛交關,這是跟財帛有關,財產。父子之間不和可能就是爭這個利,《弟子規》上講「財物輕,怨何生」,特別是父母跟兒女之間,還講什麼財利?講財利就壞了天倫,父子之間只講恩義、只講慈孝,怎麼能夠談利?一有利害的心已經是大不孝了。

  下面又說,非為前後父母有偏憎偏愛之私,這前後父母那是指繼父、繼母,如果是父親另娶,這是繼母,繼母可能又生了自己的骨肉,如果偏愛自己的兒女,而憎恨前房的兒女,這是因為私心作祟,也會導致父母兒女之間不和,繼父偏憎偏愛也是一樣。所以父母存心要有公平,不可以有私心,這樣就不會導致不和。不僅是前後父母,甚至於對於自己的骨肉,譬如說生了多個兒女,都要公平對待,愛裡面不要有私心、不要有偏心,就不會有不和了。下面是說嫡庶弟兄起為厚為薄之見,這個嫡和庶,所謂嫡兄弟這是正室的兄弟,這是古代常常有一夫多妻,第一位妻子一般是正室,是大夫人,以後的叫妾,她們生的兒女叫庶出,庶兄弟。如果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間,所得到的這些恩惠有厚有薄,這也會導致父子不睦。

  原因這裡舉出四種,其實很多。「要其歸之於利,則一而已」。歸納起來其實就是什麼?一個利字而已,都是因為利,才會導致父子不睦。如果講求義,義就是應該做的,什麼是應該做的?慈孝是應該的、公平是應該的、恩義是應該的,這些應該做的都做到了怎麼可能不睦?見利忘義的時候就會有不和睦的事情發生。這裡講小利,不要因為小利讓父子不睦。「所謂小者,非必錙銖之謂也」,這個錙和銖都是重量的單位,很小的重量,一錙是等於四分之一兩,四錙等於一兩,那銖就更小了,六銖等於一錙,換句話說,一銖是一兩的二十四分之一,這都是非常小的計量單位,比喻這個小利。小利不僅是這個小,實際上,「縱使家舍田園,較諸父子不睦,則亦小矣。若以文害辭,恐違帝君垂訓之意」。所以這個小我們不能看它是大小那個小,實際上比起父子不睦來講,什麼利都是小利,縱然是整個家產田園都是小利,要知道父母之恩恩重如山,有什麼利能夠超過父母之恩?所以為了父母什麼利都應該捨,都是小利。這裡我們不要以文害辭,以文害辭就是望文生義,自己把它固執下來,說小利就是小利,因大利是可以使父子不睦,你這樣理解就錯了。在父子之恩面前沒有大小之利,所有都是小,沒有得比較的,縱然是捨掉自己的生命,也不可以對父母不孝,你想想這世上還有什麼比生命的利更重的?所以不能以文害辭,就是望文生義,這樣就恐怕會違背文昌帝君的本意。

  下面安士先生舉了一則故事,叫「誘子傾家」,出自於《丹桂籍》,這是講到讓人父子不和睦的果報。有一個富家的人叫做徐池,跟同鄉的一個人徐八住得很近,徐池看到徐八的房屋很漂亮,就起了歹心,就千方百計想要圖為己有。結果徐八沒有打算賣房子,於是徐池就想了一個毒計,誘騙他的兒子,誘騙徐八的兒子去賭博,結果一賭就賭上了,賭到最後傾家蕩產。賭博真的是,結果都是傾家蕩產,一染上賭癮那個很可怕。結果徐八因此破家了,不得不把房子賣給徐池。徐八知道徐池的這種用心,非常的憤怒,他跟自己的兒子也不和睦了,結果自己憤憤而死。沒有多久徐池他的三個兒子還有五個孫子都得了重病。徐池有一天晚上還夢到他的祖先來對他說,大禍就要降臨了,你還記得不久之前你買了徐八的房屋嗎?現在徐八已經開始報復,他就要到地府去告你了。徐池夢醒了之後很恐懼,於是第二天就到城隍廟那裡去祈禱,希望求助。結果正要走到城隍廟的門口,看見了一個乞丐,這乞丐一看見徐池就顯示出很震驚的樣子。徐池問,你看到我為什麼這麼害怕?乞丐就說了,說昨天晚上我在這兒門口守著,在這殿裡睡覺,結果看見有人拿著狀紙進到這城隍廟裡面,控訴說徐池引誘他的兒子賭博,搞到他傾家蕩產,他來控訴,沒想到今天真的遇到你來了。這個徐池也感到非常的驚恐,又很害怕,不到一年徐池真的臥病不起,就這樣子一命嗚呼了。所以你看看,為了貪人家的房產,起了這種貪念,誘騙別人的子弟去從事非法的事情,離間別人的骨肉,導致別人傾家蕩產,這種心太陰險了,這個報應也會很明顯的。讓人破家,自己也會破家,讓人父子不和,自己兒孫都喪盡,逼人走上死路,自己也到頭來嗚呼哀哉。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11 02:5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