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大乘無量壽經(共188集,視頻,文字,國語)  1998/4/4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檔名 ...

2012-2-10 17:3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231994| 评论: 0

摘要: BBZ43大乘無量壽經(共188集,視頻,文字,國語)  1998/4/4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檔名:02-034
第一二五集

大乘無量壽經  (第一二五集)  2001/6/30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檔名:02-034-0125

  請掀開經本,《科會》三十一面最後一行,我們將經文念一段:

  【佛語阿難。彼極樂界。無量功德。具足莊嚴。永無眾苦。諸難。惡趣。魔惱之名。】

  這一段前面跟諸位報告過了,意思還沒有盡,而對於我們修學能不能成就,有關鍵性的重要,所以可以多說一些。苦難,我們遭受到很多了,惡趣我們也理解,有因必定有果,所以惡趣的因是決定不能造的。『惡趣』的因非常複雜,佛在經論裡面告訴我們,總的來說,不外貪瞋痴。貪瞋痴的範圍深廣無限,我們必須在日常生活當中小心謹慎,因為許許多多人墮落在貪瞋痴裡面,他自己完全不能夠覺察;不能覺察,如何能夠脫離?因此有意無意都走入三惡道。這種情形不僅在現代,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就非常嚴重,所以他在經論裡面告訴我們,現在在人間的這些大眾,失掉人身之後,來生還能得人身是很少數的,佛在經上有種種比喻給我們說明。為什麼人得人身,失掉人身之後,再就得不到人身,這個問題我們有沒有多去想想?頭腦稍微冷靜一點,多想想就能發現,我們周邊環境一些人失掉人身,來生不可能再得人身,我們比較容易看得清楚;可是看自己就難了,如何來觀察自己?看別人再回過頭來看自己,把別人當作一面鏡子,就容易發現自己,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跟他一樣不一樣?如果跟他是一樣,看他的前途是在三途,那我們自己也就跟他一起走了。

  世間人總是看別人容易,看自己難,如果能夠把自己看清楚了,出離六道輪迴確實就有幾分把握,就有指望,這個功夫要在日常生活當中細密的去觀察。一定要記住種善因得善果,造惡業,前途決定是黑暗的。善惡的標準是什麼?世尊在《十善業道經》裡面跟我們講得很清楚、很明白。《十善業道經》非常重要,我們用了不少時間把這部經細細的講過一遍,我們也希望這部經的光碟能夠早一天流通,幫助大眾在心理上建立一個是非善惡的標準,讓我們知道怎樣斷惡向善,怎樣積功累德,怎樣改造自己的命運,創造自己幸福美滿的前途。佛陀教化眾生,根本就在這部經上。另外我們也選了一部《阿難問事佛吉凶經》,現在正在開講,這兩部小部經典是我們修學的根基,萬萬不可以疏忽。

  至於『魔惱』,在世出世間法裡頭,古今中外,可以說沒有法子避免的,也是我們必定會遭遇到的;這些魔惱在八苦裡面就是: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魔惱從這兒來的。世尊在《八大人覺經》裡面將魔惱歸納為四大類,我們很容易記,很容易辨別;要是在《楞嚴經》裡面,佛就講得多,單單五陰這一條,《楞嚴》裡面就講五十種,五陰每一陰裡面給我們講十種,十種是十個種類,每一類裡面那又不曉得有多少,所以圍繞在我們的周邊都是魔,我們自己要有高度的警覺心。我們不能夠畏懼魔惱,我們要勇敢接受魔惱,要認識魔惱,我們才能夠在魔惱當中成就自己。成就什麼?第一個,成就自己忍辱波羅蜜、成就自己禪定波羅蜜、成就自己般若波羅蜜,如果沒有魔惱,菩薩六度到哪裡去修?

  西方淨土,心淨則佛土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第一個因素。往生淨土第二個因素就是十善,如果我們在這一生當中,真正做到純淨純善;純淨是清淨心,我們的身心決定不受染污,西方淨土就得到了;再加上純善,西方世界世尊為我們介紹,那一邊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上善就是純善。所以我們一定要記住佛陀的教誨,我們「晝夜常念善法、思惟善法、觀察善法,不容毫分不善夾雜。」我們自己要懂得,不要讓自己心裡面被惡法污染,那我們的虧就吃大了。惡法染污容易,要把這個染污洗滌乾淨,可不容易。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們拒絕惡法的染污,這樣對我們非常有利益。

  怎麼作法?我們在講席當中常說,只記別人的善,只聽別人的善,決定不要記別人的過失,決定不聽別人的過失。有一些人喜歡在你的面前說是非、說長短,這種情形古今中外都不免,有很多人非常喜歡說這些話,這個人在造業。他造的業是善業是惡業?那完全在我們,我們以善心所接納,他造的是善業;我們以惡心所接納,他造的是惡業。由此可知,善惡不是定法,完全在我們自己覺迷,我們迷了,可能善法都變成惡法;如果我們覺悟了,惡法也能變成善法,廣度眾生,自他兩利。這些地方,我學佛比大家時間久,我講經也比諸位時間長,我一生遭遇的這個經驗很豐富,可以提供給大家做參考,我是怎樣從無量無邊魔惱走出來。魔對我沒有惱害,對我只有幫助;魔來幫助我,每一次嚴重的魔惱,成就我的忍辱、禪定、般若,都會給我大幅度的向上提升。

  魔有沒有得好處?魔也得好處,但是我們要問了,魔的造作將來要不要受果報?給諸位說,肯定要受。提婆達多當年在世,處處障礙釋迦牟尼佛,他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學生,背師叛道,他是生身,不是死,生身地裂開了墮地獄,他造的罪太重了。可是佛告訴我們,他確確實實墮阿鼻地獄,他在阿鼻地獄裡頭受不受罪?不受罪,提婆達多在阿鼻地獄裡面那個日子就像在忉利天一樣,他在那裡享福。地獄裡面還有享天福的人,為什麼?他是惡心造了善事,《了凡四訓》裡面講的偏中正,做了什麼善事?成就釋迦牟尼佛的忍辱、禪定、般若,把釋迦牟尼佛的智慧、德行、福報大幅度的往上提升,他做的這個善事。可是這個善事不是他有心做的,他是要害釋迦牟尼佛,哪裡曉得把釋迦牟尼佛德行、智慧往上提升了,所以從他的存心,他要墮阿鼻地獄;他幫助釋迦牟尼佛、成就釋迦牟尼佛,他受的是好果報,在地獄裡頭還是享天人的福報。這些境界都是屬於不可思議的境界,我們凡人很難想到。這些地方我們要向釋迦牟尼佛學習,自己道業、德行還沒有成就的時候,我們要立志,要認真的學習。

  人在世間,絕大多數的人一生當中,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所謂是醉生夢死,糊裡糊塗過一輩子,這是非常非常可惜。聰明人,有智慧的人,他在年輕時候,他就有方向,他就有目標,他一生向著他的目標,不離開他的方向,這種人是世間成功的人物,無論是世法,無論是佛法,他成功。儒家講立志,佛家講發願,志跟願是一個意思。所以佛家沒有願,你就不可能有成就,無論你怎麼樣苦修,最後功夫都是白費,功夫唐捐;世間人不立志,他一生不可能成就事業。我們現在人講的目標方向,我到這個世間來,是來做什麼的?為什麼來的?佛雖然概括的給我們說「人生酬業」,你是酬償你的業報來的。過去生中你修的善,你這一生來,來享福報;過去生中造的惡,你這一生來是受罪的,受苦受難的。這個說法就是我們今天講的「宿命論」,這是佛說一般人都是受命運的拘束,確實佛說得沒錯,但是這個不是佛法,這是世間法,佛是隨順俗諦而說的。

  佛法呢?佛法可以改造我們的命運。不但佛能改造命運,儒、道、世間所有一切宗教,都可以改造我們的命運;那就是說,我們自己確定一個目標,確定一個方向,一生鍥而不捨,我們一定會達到我們的目標,命運就改變了。不能改變命運的人是凡夫,改變命運的人,這個人有智慧,這個人有福德。所以我們學佛,學佛為什麼?為的是至少改變我們的命運。要改變命運不是一樁容易事情,為什麼?無量劫來生生世世我們的冤親債主,這就是魔障,他要來障礙,欠命的他要來討命,欠錢的他要來討債,這個事情決定沒有法子避免,所以就著了四種魔:五陰魔,煩惱魔,死魔,天魔。誰能夠逃得過?

  五陰魔如何來對治?懂得調心,懂得調身。我們對於五種陰魔,盡可能的避免,減少他的障礙。五陰:色、受、想、行、識,第一個是講我們的色身,後面四條是講我們的心理,也就是我們這個身是物質跟精神組合的。身體我們要注意,現在人講的注意衛生,能夠注意衛生,減少疾病。這一次我到香港,聽說聖一法師病況嚴重,離開大嶼山,在香港山頂一個居士家裡面休養,距離我的住處不遠,我跟他連絡,我去看他,非常歡喜。他神志清楚,頭腦還是非常靈敏,記憶力沒有衰退,但是身體體力很差,肌肉在萎縮,行動沒有法子,要坐輪椅,站起來的時候兩個人扶著。我想想這樣一位好法師,是我們佛門真正的大德,這是一位講經的法師,是一位參禪的法師,確確實實有道心,我在一生當中見到的是第二個;第一個我見到是道安老法師。

  這是我見到第二個,沒有嫉妒心,看到別人有好處,他歡喜,這個難。我一九七七年到香港講經,他聽了不少次,聽了之後,我聽他的信徒告訴我,他們的師父勸他們到佛教圖書館聽淨空法師講經;他回去勸他信徒來聽我講經,我知道這個事情,我很受感動。而有一些法師怕他的信徒跑掉,總是勸他們不要去聽經,障礙的多。他不但不障礙,勸他的信徒來聽經,我在香港跟他結識成為好朋友,以後每一次到香港我都會去看他,他住在大嶼山,他到碼頭,那個時候交通不方便,到大嶼山要坐船,他都到碼頭來迎接。他住在後山寶林寺,那個地方沒有修路,從寶蓮寺,車可以到寶蓮寺,到寶蓮寺下車,要到他那裡去要走路,大概要走四十分鐘的路,他不願意開路,避免遊客,所以是個很好的靜修環境。但是現在香港的機場建到大嶼山,把他的風水全都破壞了。

  我想找醫生幫助他治他的病,我跟醫生談到他的狀況,醫生的推測,他的病源、病根可能是風溼,受寒潮溼。他這一說,我就想到,我說正確,一點沒錯,他住在大嶼山後山那個地方有嚴重的潮溼,那個地方霧多雨多,這個醫生一聽這個話的時候,他說那他的判斷就正確了。可不可以治?能治,有辦法治,首先用三個月的時間治病,因為他沒有糖尿病,他沒有高血壓,這就好辦,然後再用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幫他調養,他可以恢復。我聽了非常歡喜,他今年八十歲,希望他能把身體養好,往後弘法利生還是需要他。

  這是說五陰魔裡面的色陰,我們對於居住的環境不能不注意,太潮溼的地方不能長住。那怎麼辦?最好的辦法是在他居住的一年當中最潮溼的兩三個月不要住在那個地方。到哪裡去住?找一個乾燥的地方去住,他生理上有個調和,最理想的地方是美國的鳳凰城,亞利桑納的首府鳳凰城,那個地方如果你有風溼病、有關節炎這一類的毛病,到那個地方住兩個月就好了,也不要看醫生也不要吃藥,那是一個沙漠熱帶地區,我在那個地方曾經住過一個多月,所以寒氣到那裡,去住的時候,自然就好了。那個地方的熱,身上都發燙,但是沒有汗,汗被蒸發掉了,所以很舒服,雖然是很熱,很舒服,汗都被蒸發掉了。你裡面累積的寒氣,多年沒有辦法治的,到那個地方住上三個月保險就好了,所以我們要找那樣的地方,那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尤其鳳凰城是亞利桑納的首府,居住的環境很好。在澳洲,澳洲沙漠地區當然也有那個環境,但是那個生活就很苦,我們受不了。所以我會建議給聖一老法師,他身體恢復之後,我就請他到鳳凰城去住兩個月,我們那一邊也有淨宗學會,可以在那邊講講經,在那邊住一段時期,他的身體完全可以恢復。所以居住在潮溼的地方沒有關係,一年一定要有一個時間去調整,這是我們從前疏忽,我們沒有想到。

  病也是魔,病魔,我們要知道它、認識它,我們有方法對治它,讓它對我們不至於產生嚴重的傷害。往年我在加拿大,在溫哥華弘法,那個地方我也是非常喜歡,我住在美國的時候,每年都會到那邊去住一個月,那一邊同修想留我,我不敢住,什麼原因?溫哥華一年有五個月的雨季,很潮溼,牆壁都會流水,衣服被子都是溼溼的,我了解之後,我不敢住那個地方,我說還是每年我選擇氣候適中的時候,到那邊去講一個月經。美國的南方比較乾燥,所以我住在德州,德州那個地方很好,那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氣候。所以這些地方我們學佛的同修要認識,知道怎樣調身,怎樣來避免疾病。疾病最好不要用醫藥,醫藥都有副作用,西醫的副作用比中醫不知道要大多少倍,好在聖一法師不相信西醫,他完全用中藥來調理,這個對他身體將來的恢復健康,確實有很大的幫助,因為他這種病在西醫是沒法子治療的,西醫稱為絕症,無法治療,中醫有辦法。

  除這個之外,人為的障礙非常多,人為的障礙多半都出於嫉妒障礙。嫉妒心不要學,與生俱來的,你要不相信,你可以試驗還不會講話的嬰兒,五六個月、七八個月他不會講話,他就有嫉妒心,兩個小孩在一塊,你給那一個糖果,這個心裡就不高興,他的那個表情你完全看得出來。嫉妒障礙與生俱來,到他長大,隨著他的年齡,這種分別嫉妒瞋恚,可以說隨著他的年齡在增長、在增加,因為他沒有接受聖賢的教誨。尤其現在這個社會,現在的學校教年輕人教什麼?教競爭,現在競爭還不行,還教你拼命,你要不拼,將來你就活不了,這種教育怎麼得了!所以從競爭、從拼、從打拼,一定就變成鬥爭,一定就變成戰爭,一定就變成世界末日。這種思想,這個理念,這樣的教導,是把眾生帶到世界末日,帶到地球毀滅,這是負面的教學。所以我們生活在現在這個時代,自己學佛,特別是要弘法利生,嫉妒障礙是決定不能避免。

  我們在求學的時候,同學嫉妒,《閱微草堂筆記》裡面講的狐狸精,那一段我都節錄下來,也都講給你們聽過。人家問狐仙,「狐仙,你怕什麼?」「我們就怕狐狸」,人家聽到奇怪,「你狐仙為什麼怕狐狸?」同行相忌,狐狸不怕狐狸怕誰?由此我們就曉得,人家問我怕誰,「法師你怕誰?」我怕法師,和尚怕和尚。他為什麼會嫉妒?這裡頭涉及到利害,涉及到利害,他就想盡方法去做什麼?損人利己,所有一切障難就出來了。我們縱然不跟人爭利,不跟人爭名,他還是害怕,他還是懷疑,他還是嫉妒。這是我在一生當中,一直到今天都還沒有法子避免。可是我有方法,我遇到嚴重的這些打擊、這些障礙,我絕對不怪別人,沒有一絲毫怨恨心,我覺得他們做的是正確的,為什麼?如果我要沒有學佛,我的嫉妒心比他還利害,可能我的手段比他還激烈,不足以為怪!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學了佛之後,這才改變,這才覺悟,知道那個作法縱然現在得到便宜,得到一點利益,將來果報在三惡道,這個事情我們不肯幹。

  三途六道真有,不是假的,這是宇宙之間的事實真相,不管你信不信,不能說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不信照樣有,這個事情就麻煩了。所以我們在這一生決定要向上,擺在我們面前十條道路十法界,我們走的成佛之道,菩薩我都不作,決定走佛道!決定用佛的標準來看一切眾生,用佛的智慧來與一切大眾相處,我們所有一切災難都消除。所以我遇到有人來說,某個人說法師的是非,我立刻就制止,我不聽,我懂得保護我自己的清淨心,保護我自己的善心,我絕對不讓他說下去,不管多嚴重的傷害,我都不允許他在我面前說人家說我的是非,決定禁止。遇到可以教的同學,我還要教導他,我為什麼這樣做,我分析給他聽:說我是非的人、破壞我的人、障礙我的人,他沒有過失;不但沒有過失,他有功德。也就是講,他雖然是不善的心,他做了一樁好事,對我是好事,讓我在這個時候認真反省,認真的思過,可能我走的路錯了,我現在要改變方向,所以在這一生當中,我的路是愈走愈殊勝,愈走愈光明。

  有一些同修知道,韓館長當年在世,我們合作三十年,三十年當中是是非非、風風雨雨太多太多了,她有智慧,她很高明,她的手段就是「追根究柢」,「你說的這個是非,是你說的嗎?」「我聽某個人說的」,她把那個人找來,「是你講的嗎?」他說:「我又聽哪個講的」,她追著把那個人、最初說的那個人找出來,然後問他:「你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要這樣傳播謠言?」所以以後沒有人敢在她面前說是非,為什麼?她會追根究柢,她把你抓出來,這一招很厲害。所以把那個講是非的人統統給杜絕了,造謠生事沒有了,所以聽了之後一笑了之。她老人家往生之後,這個是非謠言起來了,再沒有她這樣的智慧,她的兒子沒有這個智慧,聽信謠言,把圖書館收回去,我們圖書館裡面常住這些出家人統統離開。我原先以為這種是非是對我一個人,我一個人離開,我讓悟字輩的同修無論如何要忍辱,要能忍受,決定不要離開圖書館,圖書館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老家。我那樣懇切的勸勉,他們在圖書館住了一年就走了,韓館長往生周年紀念做完之後,大家統統走了。我很難過,三年都守不住,這樣的耐心都沒有,將來還會有什麼成就?至少要能夠忍耐三年,什麼樣的苦難,什麼樣的折磨,我們都要忍受,不說人家一句壞話,沒有一絲毫怨恨的意念,成就自己的德行,成就自己的福慧,真正福慧的根基是這樣修法的。

  我在早年親近李老師,在台中十年,那個日子也不好過,我能忍耐,什麼人給我的侮辱我都忍受,你想叫我離開台中,李老師沒有親自告訴我「你離開」,我決定不離開;只要李老師一個人沒有叫我離開,別人用什麼方法來折磨我、來趕我,我決定不走。為什麼?我沒有學成,我的目的是在學經教,經教沒有學成功,我是決定不離開的,什麼樣的侮辱,我都不在乎。李老師看出來了,李老師在同學當中,跟大家講話的時候,我不在,同學們告訴我,他說李老師對我有讚歎,說我在六波羅蜜裡面有兩條做到了:布施,他說淨空法師做到了;忍辱,他也做到了。我們才能在那裡住十年,才能把李老師的東西接受過來,我們自己得受用,還能把它發揚光大。李老師送給我的東西,就是一部《無量壽經》,他自己講過,他自己在上面作了一些小註,這個原本在我手上。他的學生很多,他為什麼不交給別人?現在我知道,交給別人,人家還收藏在箱子裡頭,不起作用。這個本子給我,給我當時,我就想講這部經,老師告訴我:「不行!」他說:「你現在年歲太輕,你的聲望不夠,你沒有能力招架反抗的力量,有不少人反對這個會集本。」所以我一直等到他往生,這個本子在我手上十幾年,老師往生,我才把它印出來做紀念。很多同修看到這個本子之後生歡喜心,請我講,所以第一次開講《無量壽經》在美國、在加拿大,確確實實是「從外國傳回中國」。前後講了十遍,這一次在此地講是第十一遍,這一遍講得詳細,因為不受時間限制,我們可以慢慢講,可以細說,所以要曉得障難太多。

  最近有人告訴我,說是我們教內教外,甚至於還有我們自己人,在中國各處也在造謠言,也在生是非,引起許許多多的誤會,對我們幫助中國,產生了許許多多的障礙。我聽了之後告訴他,我說佛法常講是因緣,不必在意,中國那邊有障礙,外國沒有障礙,所以我說很可能這都是佛菩薩安排的,要我們向海外拓開市場。我們培訓班在生產,生產講經的法師,生產出來之後,如果沒有銷路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我們一定要去推銷,要去找銷路,因為這麼一個原因,你看看不又把我們升級了嗎?我把我們同學講經的錄像,一個人一片光碟,我把它收集起來,大概有好幾十片,總務李文發居士告訴我,有好幾十片,我們把它做成一個拉鍊的袋子,一套做一個袋子,做一百套,我帶到美國、帶到加拿大、帶到南美、帶到歐洲,去做什麼?我們同學成績展覽會,我們到外國去展覽,讓他們大家看看,你們歡喜就邀請,到新加坡邀請我們的法師走向全世界弘法。我去推薦,去介紹,去促銷,我去幹這個事情。所以九月份我到台灣,十月份我到美國、到加拿大,南美洲跟歐洲同修都來跟我接洽,我說可以,我會找一個時間到那邊去走一趟,把我們培訓班教學的成就,告訴全世界。同時希望全世界有心想學講經的,無論在家出家的,來參加我們的培訓班,更希望世界上各個淨宗學會以及其他佛教道場,都能夠邀請我們的同學,在全世界講經弘法,好事情!中國那個路不通,全世界都通了,它要是沒有這樣的一個障礙,我全心全力都在中國,我沒有心想走全世界,尤其晚年不想再多跑。所以這是我深深反省的,我們的方向要轉變。全世界人都邀請我們同學去講經說法了,我相信中國也會邀請;這是我第一個反省。

  第二個反省就更深了,我已經是老年了,想到我們佛教還有一樁大事情要做,那就是許許多多的老法師,還有一些大德居士,總希望我把《華嚴經》講一遍,留一套錄像,提供給後人做參考,我也早有這個願望。所以到新加坡之後,李木源居士啟請講這部經。這部經開講以來到現在,已經講了六百多個小時,我問一問同修,經文講了多少?他們告訴我三卷,三年講三卷,我害怕了。《八十華嚴》再加上《四十華嚴》,除掉重複的部分,一共九十九卷,一年講一卷,那不是要講九十九年?那還得了!所以愈想這個問題愈嚴重,李炳南老居士當年發心講這部經,沒有講圓滿;歷代許許多多祖師大德都發心講這部經,都沒有法子完成,經太長了,分量太大了。所以我就跟李會長講,我說我為了要完成這樁工作,我必須把所有一切的事情放下。

  第五屆培訓班我們做了一個試驗,非常成功,我們的同學學了之後能上台講、能教,這成功了,所以辦學這個事情我就放心、放下了。第六屆起我不參與,頂多我做個掛名的導師,我不實際參與。所以我向他建議,把我們的同學願意留在新加坡培訓班的,我們要正式聘請他,給他資歷。第五屆留下來的,在第六屆我們就聘請做助教;前面幾屆的,參加華嚴班同學的,我們都聘請作講師,同時把第五屆的助教,兩份聘書都給你們。每一屆我們都有聘書,這個聘書的期限是一屆一屆的,每一屆都要給聘書,這是將來大家在佛教裡面一個資歷。第六屆、第七屆、第八屆講師,第九屆我們就聘請作副教授,到副教授是第九、第十、第十一屆,到十二屆我們就聘請作教授。我們一定要把同學們的資歷往上提升。這個建議會長接納了,希望培訓班一直辦下去,不要中斷。

  但是這是個短期的,是個速成班,在這個地方學,如果你要能夠堅持不離開講台,你才會有成就;假如你三個月不講經,生疏了;半年不講經,你就完全退轉了。你要不相信,我們前幾屆的同學,前幾屆畢業的回到中國去的,他半年以上沒有講經,今天跟你們就不能比;他要上台跟你們比一比,那聽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一聽就聽出來了。所以要堅持不離開講台,我們才有成就,講台的機會難,可遇不可求。

  所以我自己就想到,我往後八十歲之前,五年的時間,我要把《華嚴》完成,《華嚴》我準備用三年講完,三年的時間把九十九卷講完,每天講四個小時,一年講滿三百天,這樣三年有三千六百個小時,當然不能像現在這樣細講,可以把這個經完成。然後我再用一年的時間,一年有一千二百個小時,我用六百個小時講《法華經》,六百個小時講《楞嚴經》;最後一年也一千二百個小時,我把淨土五經一論重新再講一遍,這是我五年當中的功課。所以我五年,我的工作在攝影棚裡面,不對外公開活動,避免嫉妒障礙;不參加任何公開活動,也是避免嫉妒障礙,「淨空法師沒有了、不見了」?在攝影棚裡面。所以有人邀請我去弘法,我說可以,我答應你,五年之後,我八十歲之後,我這個工作完成,六千個小時的課程完成了,我還有時間,我可以答應你。這五年我一定要抓緊,都是這一次省思、反省,我覺得這是我人生真正的目的。

  附帶跟諸位報告的,也是在這一次嚴重打擊之下,我得到一個很大的安慰,那就是澳洲政府批准我永久居留,拿到澳洲政府永久居留權。這一個永久居留是澳洲國家尖端人才、特殊人才的簽證,所以這一種簽證,我聽說他們全國只有兩百個人,中國人拿到這個簽證我是頭一個,從來沒有過的。這個簽證享受澳洲公民的權利,可以不要盡義務,澳洲政府對我太優待了。所以在澳洲工作非常順利,從聯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都支持,他們的執政黨跟在野黨也都支持。現在我們在那邊立案一個淨宗學院,本來我是想立案是「淨宗學會」、「淨宗修學中心」,我買了一個天主教堂,把悟字輩安插在那邊,就沒事了,我也可以不必到澳洲去了;但是現在沒有想到,他批准我們是「淨宗學院」,這個事情麻煩了,「學院」是要辦學校,意想不到!我想大概也是佛菩薩要我們做這樁事情。學院成立之後,從學院再發展為大學,這是順理成章的,非常容易成就。

  我們佛教有不少法師,很熱心辦教育,但是他們辦的教育都是一般的社會學校,還是一般大學裡面的科系,不是佛法,跟我們這個不一樣。我們淨宗學院裡面的課程是三藏十二部經典,我們將來發展為大學,裡面的課程就是《大藏經》,這樣一來,《大藏經》不要放在櫥櫃裡頭了,真正從櫥櫃全部搬下來了,我希望將來我們培訓的學生,就是活的《大藏經》。因為《大藏經》總共只有三千多部,如果我們有三千多個學生,一個人專攻一部,豈不是活《大藏經》嗎?所以我有意思把這個學院將來發展為佛教大學。我們的心量要大,不僅弘揚淨宗,佛教每一個宗派我們都弘揚,我們都替它培養人才。我也希望我們培訓班的同學,如果你們對於其他宗派有興趣,學蕅益大師佛前拈鬮,拈到哪一個宗派,你就專攻哪個宗派,將來把這一宗派復興起來,你是中興的祖師;所以祖師很多,不是一個,大家就不爭了,就平等了。

  現在學院,我就考慮我們需要一塊土地,土地在新加坡很難得到,寸土寸金;在澳洲是很容易得到。現在我的想法,這個學校最少需要一百英畝的土地,一百英畝,一英畝是四萬呎,也就是說不能小於四百萬呎,最理想是能夠拿到三百英畝,三百英畝要算這個平方英呎,那是一千二百萬平方英呎,我們學校將來才有發展。現在我託人去找地,我們要有這麼大的一塊面積,先辦淨宗學院。淨宗學院我們就開始分系,這個系就是按十個宗派,除了我們淨土宗本宗之外,我們有禪學系,有天台學系,有華嚴學系,喜歡修《楞嚴經》的也不少,可以成立一個楞嚴學系,密宗學系,戒律學系。小乘的,我們不要再搞俱舍、成實,不要這樣,把它合起來,阿含學系。所以我準備我們成立十個學系,將來希望這個學系人才培育出來之後,我們就升級變成十個學院,十個學院就組成一個完整的佛教大學,這是我們一生的目標,這是我們的方向。

  我們的學制,我現在初步的構想,提供給那邊同學去研究。我初步的想法,我們普通班兩年,普通班的目的在哪裡?是幫助各個佛學院培養老師,兩年的時間培養老師;我們的正科班三年,研究班四年,總共是九年。九年這樣的薰修,我們才能成為真正的法器,將來在全世界弘法利生,主持道場,推動佛陀的教育,我們才有能力,才有這個智慧,才有德行。如果沒有這樣長期的薰陶,這樣深入下功夫,弘法利生不容易。所以希望這個學校能辦得好,辦得非常完備,我們有這個決心,也勉勵同修一定要辦好;否則的話,我們辜負了澳洲政府對我們的愛護,我們也丟中國人的臉,丟中華民族的面子,所以一定要全心全力去做好。

  這一次我遭遇的這些魔難,把我的方向改變成這一個目標。所以你們想一想,這些魔對我,大功德!將來他們縱然墮地獄,他們在地獄裡也過忉利天的生活,也不會受苦,這就是佛法講的自利利他,我們絕不責怪他。我們知道,他幫助我們轉變方向,這個方向,這個目標,更殊勝、更好,所以我對於魔障都是一種感恩的心。上一次也是遭遇很大的一個打擊,我提出生活在感恩的世界,我勉勵自己,我也幫助那些造業的人,盡量減輕他的痛苦,盡量幫助他們,我們應當要存這樣的心。所以一次的經歷,心更清淨,智慧增長,煩惱輕,法喜充滿,這一點我可以貢獻給諸位同修、諸位同學們,你們應當要學,在一生當中,菩提道才走得順利。順利不是沒有障難,有障難,障難知道怎樣迴避,我們「弘法利生、續佛慧命」這個總目標不變,永遠不變。但是什麼?愈走愈殊勝,愈走愈是充滿法喜,所以我對於所有誤會我的人、嫉妒我的人、毀謗我的人、陷害我的人,我都是一個感恩的心,我在這裡面得清淨心,我在這裡面生起無量無邊的善願善行。他們找我的麻煩,我以功德迴向給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學佛,佛是用這樣的心、這樣的態度、這樣的行為對妖魔鬼怪的,我們看我們的老師,我們向老師學習,老師這樣作法,我就應該要這樣作法,這是佛弟子,所以應當向佛學習。佛所做的,我們一定要勉勵自己做到;佛不做的,我們決定不能夠做,所以種種魔障,我們都能夠很順利的突破。

  也許同修講,死魔是最難的。死怎麼是魔?我們道業還沒有成就,壽命到了,縱然修得很好,來生能得人身,你這一投胎,至少耽誤二十年,中斷二十年,來生又得從頭學起,這叫魔障,叫「死魔」。可是我們知道,我們能不能延長壽命?能!釋迦牟尼佛的學生迦葉尊者,他還沒有死,現在多大年歲?根據中國人的記載,三千多歲了,外國人的記載也二千五百多歲了,他還在。他要活多久?他要等彌勒菩薩出世,把釋迦牟尼佛的衣缽傳給他,他才能入滅。世尊在《彌勒菩薩下生經》裡面告訴我們,彌勒菩薩什麼時候到這兒來?我們這個世間的時間是五十六億七千萬年,迦葉尊者要活五十六億七千萬歲。壽命可以延長,都在一個願望,這個有道理的。佛在經上常說,「一切法從心想生」,只要我們的願力超過業力,自己就做主了。改善命運最明顯的例子,其實最明顯的例子很多很多,沒有人說出來,袁了凡先生說出來了,所以大家知道他。他的壽命五十三歲,他改變了,他活到七十四歲才往生。壽命可以延長,延長壽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一點都不難。我在道場,我是一絲毫隱瞞都沒有,完全透明化的,我年輕的時候,很多人給我算命看相,都說我活不過四十五歲,我今年七十五歲,多活了三十年。壽命可以改的,那個看相算命我都很相信,我有研究過,我自己也會算命,學佛之後丟掉了,不搞這些,從前很喜歡搞這個。

  願力超過業力,命運就轉過來。改變的方法,了凡先生說得好,他講有從事上改,有從理上改,有從心上改。最上乘的是從心上改,心上怎麼改?無我,無我無私,那你就徹底改變過來,你在這世間想住多少年就住多少年,一絲毫妨害都沒有;從事上改,可以延年益壽,但是不會很長;從理上改的,可以再長一點,不是很久的;只有從心上改。《金剛般若》上告訴我們,遠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是從心上改,這個改得究竟,改得徹底,你會得大自在。我記得我上一次在此地講的時候,舉了一個例子,飲食衛生上,你要真正懂得保護自己身體每一個器官,你能夠愛護它,你能夠保護它,它健康,它不受損害,所以一定要了解。有許許多多人沒有常識,在飲食上把自己糟蹋掉、破壞掉,破壞各個器官的健康,這樣子你就很容易生病,也折損你的壽命。

  中國人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什麼習慣?喜歡補身體,你不補沒有事,一補毛病出來了,那個補的東西不能隨便吃。最近我聽說我們香港有個護法陳老太太,我們香港的道場是她奉獻的,常年高血壓,一身毛病,給一個大夫看,治得差不多了,幾乎恢復了,有一天突然她量了血壓,血壓升高將近到兩百多度,嚇死了!有一些同修就問她:「你到底怎麼搞的,你這幾天很正常,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你有沒有吃什麼東西?」「沒有,吃的都很正常」,然後有人說:「你再想一想?」她說:「我昨天吃了十根冬蟲夏草,就那十根冬蟲夏草,這是我昨天吃的」,人家告訴她:「沒錯,昨天吃的,今天發作,血壓一下升那麼高」。以後去請教醫生,醫生說毛病就出在這裡,不能補!所以千萬不要看到那些補品都很貴的,上面告訴你,對這個有好處、對胃有好處、對心臟有好處、對什麼有好處,我看到那些東西,我叫它做「謀財害命」,你們上當,我不上當。

  最健康的飲食,你看看許哲居士,你們大家見過的,今年一百零二歲,她上個星期來找過我,她每天只吃生菜,不吃油、不吃鹽、不吃糖,為什麼?那些東西都不乾淨,最健康的是生菜,你看看牛羊馬長得那麼壯,牠沒有吃油,牠也沒吃鹽;要是把五味調和,天天餵牠,牠什麼力氣都沒有了,牠也不能工作了。最健康的飲食,就是最自然的飲食;最健康的心理,就是回歸大自然的心態,對人對事對物一切都不計較,一切都不執著、都不分別,你的身心完全放鬆,完全自在,沒有憂慮,沒有煩惱,沒有牽掛,你說你多自在!完全回歸大自然,那個壽命就很久了。所以我們一個人在這個世間,保持身心的健康,活個一兩百歲,正常!不是說老了體力就沒有了,愈老身體愈好。老了身體不好,是你沒有修行,沒有修行,是你沒有修正你自己錯誤的思想行為,這叫沒有修行;你能夠常常注意你的思想生活行為,錯誤的修正過來,你一定會得到健康長壽。

  中國人講的「老當益壯」這四個字意思很深刻,愈老愈強壯,愈老精神愈好、體力愈好,愈有智慧,愈有經驗。不可以老糊塗,那就壞了,那就完全錯誤了。我們修,修個什麼?無論在家出家我們四眾佛門弟子,要曉得我們修行的功夫在哪裡?身體就是招牌。我四年沒有到美國了,現在到美國去看看老同修,去跟他們比一比,看是你老了,還是我老了?這就是教他們、教化他們,你們修行沒有認真幹,認真幹至少不在我之下,你沒有認真幹,所以你不如我。至少我沒有病,你有病,你要吃藥,你要看醫生,這一點你就不如我;你的體力、你的精神不如我,你沒有修行,所以這些事情不能做假。

  但是還有一些做假的,他怎麼做假法?我聽說,「這個老和尚長年多病,他非常慈悲,把我們眾生的罪,他都揹在身上,真了不起!淨空法師一點慈悲心都沒有,我們的罪,他都沒有揹在身上。」這些話聽起來好像是有道理,所以希望聽的人要仔細,不要被這個障眼法蒙蔽了。為什麼不做正面的示現?佛菩薩在世間做種種示現沒有一定,但是他有個原則:「應病與藥」,眾生的病在什麼地方,用什麼方法來幫助他,對症下藥,藥到病除。一切眾生確實都有嚴重的業障,業障別人能不能代替?我們在佛經上讀到的,不能代替,佛都不能代替。佛當年在世表演給我們看,釋迦族被琉璃王消滅了,釋迦牟尼佛能不能幫助他們?看到這個族被人家消滅,無可奈何!目犍連尊者有慈悲心,把他的族人,他用神通放在他的缽裡面,把它帶到天空,免遭這個難,避免這一次劫難;下來之後,往缽裡頭一看,缽裡頭一缽的血水。他才曉得,眾生的業報,佛菩薩的威神幫不上忙。佛不能轉眾生的定業,佛幫助眾生是教導,教你怎麼轉法,你肯轉,就轉過來了。為什麼?你自己做的,所謂是「解鈴還需繫鈴人」,你自己造業,你自己化解,這就對的了,別人幫不上忙。

  所以我們講到病有三類,生理上的疾病,只要我們自己留意,注意保健,可以避免,飲食特別要注意,藥不能隨便吃。我們還有一個毛病,自己得到很好的藥,會介紹給別人,那個人的病跟我一樣不一樣?縱然病一樣,體質一樣不一樣?體質不一樣,效果還是達不到。所以生理上的病一定要請教大夫,讓他提供一些飲食方面的參考,他可以幫助你,這是生理上的病。冤親債主找到身上,這魔鬼、鬼附身了,這個東西醫生沒有辦法,佛有辦法;生理上的病,佛沒有辦法;可是冤親債主這種病,醫生沒有辦法,佛有辦法,佛用什麼方法?調解,兩方面調和,如果對方接受了,他就離開,病就好了。你們看到佛門的《慈悲三昧水懺》,悟達國師得的人面瘡,那是冤家債主附身,那是要他命的,來報仇的,迦諾迦尊者給他調解,他接受了,離開了,他人面瘡就好了,所以佛能幫助我們治病的只有這一類。現在有很多人被不乾淨的東西附身,我們在佛堂為他誦經,為他做好事,給他迴向,他要是接受了,他就走了,你的病就好了。

  第三類很麻煩,業障病,既不是生理上的,也不是冤親債主,業障造作的罪業太重了,這個罪業多半是前生造的,這一生福報享盡,業障現前。所以佛常常勸我們要惜福、要培福,不要疏忽了這兩句話,太重要了!一個人的幸福是在晚年,你年輕少壯的時候,你享福報,你到晚年沒有福報,可憐!真正的福報是在晚年,所以在年輕少壯的時候,要懂得惜福,要懂得培福,希望把福報留在晚年享。有福就不會有這些業障病現前;福報享盡的人業障病現前,現在一般人叫老人病,老年痴呆症,都是屬於這一類業障病,醫生束手無策,佛菩薩幫不上忙。可是有沒有方法治?有,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什麼方法?佛教你懺除業障,只有你自己真正懺悔、真正改過、真正自新、真正回頭,你那個病有救。凡是害這種病,不但自己身體痛苦,連累家人,還要花一筆可觀的醫藥費,所以應當覺悟,把這筆醫藥費拿去做慈善事業,你的病就會好。你要懂得這個道理,把你的醫藥費統統捐出去做好事,後面兩個結果,如果你還有壽命,你的病好了;如果你壽命到了,你就很安詳過世,不受病苦折磨。

  佛家講理,理與事相應,我們要相信,深信不疑,佛陀的教誨是真實教誨。現在也有一些人說,佛教我們一再倡導,十多年了,佛教是佛陀對九法界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今天社會大眾還是不能接受,尤其政府部門主管教育的,還不能相信,依舊把佛教看作宗教、看作迷信。儒家的教育他們現在能接受了,現在我們在中國、在海外,看到有許多兒童讀經班,政府資助,政府教育部門能接受。儒家是教育,沒錯!中國從漢武帝制定國家教育的宗旨,罷黜百家,獨尊孔孟,他這一提倡,一直到滿清,中國各個朝代的教育政策沒有改變,雖然改朝換代,教育政策不變。所以儒家的教學在中國兩千多年了,開科取士,每一個縣有縣學,國家辦國子監大學,無論是縣學也好,省學也好,國子監也好,是什麼樣的學校?我的看法,用現在的看法,是政治大學;那些讀書人的目的是幹什麼?將來從政作官、作公務員,所以是國家辦的政治學校,用儒家辦的政治學校。是教育,歸宰相「禮部」主管,禮部就是教育部,但是他疏忽了佛教是教育。

  佛教是什麼教育?用現在的話來說:多元文化的社會教育。誰來管?皇帝自己管。佛教教育的目的在哪裡?我們就是以世間法來講,最淺顯的目的,帝王希求國泰民安,希望社會安定,國家太平,人民過得幸福。要用什麼?要用佛教的教育。所以他們不知道佛教的道場就是學校,它的名稱不叫做學校,「寺」、「院」、「庵」、「堂」,四個名稱,寺院庵堂都是佛教教育,都是推動多元文化的社會教育,帝王親自來領導。帝王把佛陀教育看得比儒家重,儒家派個部長去管就行了,這個教育他自己來領導,你就想想從前古代的這些帝王,他們有智慧,他們有眼光、有福報,能夠推動這個教育,所以國家長治久安,他能夠傳幾十代,他能夠享國幾百年,有他的道理。今天這樣殊勝圓滿的教育,被社會大眾貶成迷信、宗教,這是整個人類的不幸。我們能不能責怪他們?不可以,他們的誤會是正確的、正當的,為什麼?沒有人講解。真正過失在哪裡?過失在我們出家人,我們出家人沒有把弘法利生的事業做好,也就是說,沒有把佛陀教育辦好,沒有把佛陀教育發揚光大。

  社會上迷信,是我們做錯了,把佛教的教育完全疏忽,甚至於自己都不能夠理解。誰迷信?自己帶頭迷信,我們的罪過很重。所以佛家有一句諺語說,「地獄門前僧道多」,所以我不勸人出家,為什麼?勸人出家就送一個人到地獄去了,這存的什麼心?你要送哪一個人到地獄,你就勸他出家。出家之後兩條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你真正了解佛法,信、解、行、證,如理如法的修學,教化眾生,你生天堂;你如果沒有做到,縱然一生沒有什麼過錯,你在這寺院做了住持,住持就是你在學校裡頭當了校長,「我沒有犯過失,我什麼壞事也沒有做,我是個好人」,不錯,你是個百分之百的好人,但是你做了校長,你沒有辦學校,你這個學校裡頭沒有教員、沒有學生,你人再好,你也徹職查辦,你也要去坐牢,不就是這麼個道理嗎?世出世間法同一個理,所以我們今天選擇這個行業,穿上這個衣服,要不能把佛教教育做好,將來墮地獄,我把話已經說清楚了,你不要怪別人,你應該去的。

  在家同修要好好做一個護法,幫助出家的法師弘法利生,提供他們講經的道場。將來我們同學一天比一天多了,沒有地方去練習講,怎麼辦?你們大家要幫忙,怎麼個幫法?請他到我家裡來講,一個禮拜來一次,給我們從頭到尾、完完整整的講一部經;聽眾,我們邀幾個朋友、鄰居,不拘多少,三個五個不少,十個八個也不多,只要你們一家人歡喜。法師請到家裡面去講經最吉祥,三寶佛光照到你家裡去了。我們過去在台中,李炳老培訓我們的時候,我們到哪裡練習講經?都是同修家裡;聽眾大概十一、二個人,有的時候七、八個人,每一個星期講一次,常年不斷才能練出來。你這個家庭有福,你請法師去講經,無量無邊的功德,法師的根是你把他培養起來的。

  這些話過去我在居士林講經的時候,好多年之前了,我都講過,好像是培訓班第一屆的時候,我講了很多遍,真正的福報,世間第一等的福報,不要花錢,請法師到我家來講經,真實的福報。比你去打一個水陸,當一個水陸頭,聽說當一個水陸頭,此地我不知道,在台灣要花台幣好幾百萬,比那個功德大得多。那是假的,這個功德是真實的,請法師到家裡面去講經。由此可知,如果要是說你這個家裡不很乾淨,家裡有人生病,常常有不太順利的事情,請法師在家裡講幾次經,就天下太平,什麼事都沒有了,確確實實。所以居士林這個道場,這幾年來為什麼這麼興旺?沒有別的,天天講經,念佛堂天天有人念佛,講堂天天有人講經,諸佛護念,龍天善神擁護,道場焉能不興旺?聽說現在中國也有些道場很興旺,你再去研究研究,它興旺的原因,也是常常請法師講經,也是念佛堂日夜不斷的念佛。

  還有一點,大家無論是世法、佛法,把財都看得很重,我們道場經費,經費從哪裡來?不要自己動腦筋,不要自己操心,自己動的腦筋是歪腦筋,不但財源不能滾滾而來,反而障礙住,這是真的;財從哪裡來?布施,愈施愈多。哪一天不肯布施,我這個東西要買賣,財源斷了,你的苦難就來了,這為什麼?不聽佛的話,相信自己的壞主意,錯了!你要想得財,你就拼命修財布施;你要想聰明智慧,你就拼命修法布施;你要想健康長壽,你就得修無畏布施。佛說得沒錯,我們世間人沒有這個智慧,沒有這個學問,全都搞錯了。如果道場,我不布施了,我再要拿東西來賣、變賣,這是什麼?相信自己的話,不相信佛的話;不相信佛,諸佛走了,護法神也走了,這個道場必定往下衰落,沒有幾天,衰相就現前,不堪收拾,這叫真正可憐憫者。

  我們同修要記住,我五十年的學佛,四十多年講經,我這些經驗、常識非常豐富,只要放棄自己成見,隨順佛陀教誨,一帆風順;如果不相信佛菩薩的教誨,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決定到最後一敗塗地,我們大家都要懂得這個道理。今天我們就講到此地。

1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0-20 01:2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