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四書研習報告—論語 (視頻、國語、文字、共一四一集)2009.10.24  中國雲南晚晴軒 ...

2012-12-28 16:46| 发布者: 清珠| 查看: 371674| 评论: 0

摘要: CAZ140四書研習報告—論語 (視頻、國語、文字、共一四一集)2009.10.24 中國雲南晚晴軒57-007-0001 尊敬的各位大德、朋友,大家好!我們今天開始學習《論語》。 《論語》這部書是孔夫子跟他的弟子們講學 ...
第七十九集

四書研習報告—論語  鍾茂森博士主講  (第七十九集)  2010/9/3  澳洲淨宗學院  檔名:57-007-0079 

  尊敬的諸位仁者,大家好!請坐。我們繼續來學習《論語》,請看「鄉黨第十」,第八章: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薑食。不多食。祭於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語。寢不言。雖蔬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席不正。不坐。】 

  這一大段主要是給我們說明孔子吃東西的這些威儀。先看第一句,『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這個意思講吃飯,膾是講切得很細的肉,也包括魚肉。食不厭精的厭,根據《雪公講要》的意思,是飽的意思,吃得很飽,不厭意思是說不要吃得過飽。不僅不吃過飽,而且還要不求其精細。這個意思是說聖人吃東西,無論是精細還是粗糙,都是可以填飽肚子的。 

  根據蕅益大師的註解,這裡講「但云不厭耳,非刻意求精細也」。過去我讀到《論語》這一節,我就產生一個誤會,認為孔子非常講究吃。你看吃,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吃得是愈精細愈好。其實這個意思正好是相反,是講不要刻意去求精細,吃蔬食菜羹都可以飽肚子。如果是刻意求精細,這就是貪吃了,這是欲望。聖人告訴我們,欲不可長,欲應該斷。這裡只是說不厭,這個不厭就是不要多吃。 

  根據江謙補註上面的意思,「厭,足也,與饜同」。這就說得更明白了,這個厭是跟古字的饜食那個饜,厭底下有個食字,繁體字有個食字底的,這個字是相通的,通假字,這個字意思就是吃飽。所以「不厭謂不多食」,這是講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要吃得過飽。吃飯,確確實實吃個七、八分飽就很好,吃得過飽反而傷腸胃,我們講傷了胃氣。因為食品到了我們的腸胃裡,我們需要消化吸收,中醫上講這是個氣化的過程。如果我們吃得很多,即使是很有營養,但是如果我們不能夠氣化,我們也不能夠吸收這些營養,還是變成糞便排出去了,那就是既浪費了食物,又損傷了身體。所以吃七、八分飽,那是可以完全氣化吸收,那個效率比較高,又不傷身體,所以這個是古人提倡的飲食的健康,非常重要。 

  實在講,飲食不用特別講求什麼精細,營養方面其實蔬菜、水果都很有營養,只要你能夠氣化、能夠吸收,那也是非常好的,有足夠的養分,不需要再額外補充什麼營養。有很多人吃營養藥品,什麼維他命,各種各樣的維他命、鈣片、蛋白質等等,額外補充。但是,如果身體要是不能氣化,這些營養吃進去還是被排出來,沒有效率。怎麼樣才能夠真正增加我們消化吸收的能力?少量的營養進到我們體內,能夠充分的吸收,這個我們要講求,如何做到?最關鍵是你要有清淨心,你的心清淨,身體各器官的機能是處在最佳狀態,是最佳狀態也就是最自然的狀態,你不用吃很多,很少量的飲食足夠你的營養。 

  過去李炳南老先生他一天只吃一頓飯,而且吃的每一頓的量比常人還要少,但是他的工作量非常大。他的工作量,據我們恩師講,差不多是五個人的工作量,非常忙。你想要跟他約見,至少要提早一個禮拜才能跟他相見,跟他約得上,真叫日理萬機。這麼繁重的工作量,但是吃得這麼少,你看他老人家還是很精神,活到了九十五歲都不需要人家照顧。他的祕訣在於心清淨。所以我們恩師講,人消耗能量最多的就是妄想,百分之九十五的這些營養、能量,都浪費在妄想的消耗上。如果人沒有什麼妄想,他吃得不用那麼多,能量就足夠了。就好像開車,車有省油的車,有費油的車,如果是費油的車,要補充很多,跑同樣的路程,它用的油多。我們要做那個省油的車,省油的車沒別的,就是你身心清淨,你消化吸收的效率就提高了。所以,我們要從浪費的要減少這方面去用功,而不是想著怎麼補充,愈想怎麼補充,你就愈增加妄想,所補充的都消耗在你的妄想上。但是話又說回來,減少食量也不能硬來,要自然而然。如果我們都是個費油的車,偏偏不給它油,最後就跑不動。營養一定得補充,但是我們的方向是朝著減少妄想、讓心愈來愈清淨這個方向努力,自然食量就減少。 

  下面說,「可知疏食菜羹,是孔子平日家風」。疏食就是蔬菜,吃的是蔬菜,當然疏食也泛指粗食,粗茶淡飯,羹就是湯,吃青菜、菜湯這些非常清淡的,孔子的營養也就夠了。吃得簡單,生活也就不複雜,做飯也是挺累人的。如果為了吃三餐,你要吃得好、吃得細,你恐怕得忙一天。早上起來開始備菜,做兩個小時的飯菜,半個小時就吃完了,然後還得要半個小時洗碗。洗完碗,歇一會,又得準備下一餐,這人真的叫做「為五斗米折腰」,為三餐飯都累趴下了。 

  所以你看,佛陀當年一日就一食,日中一食,而且他是去托缽的,就是我們現在講的討飯,討什麼就吃什麼,人家給什麼都歡喜接受,沒有分別、沒有執著,即使是非常難吃的東西,到他嘴裡面都成了美味佳肴。為什麼?人家心清淨,境由心轉,他的心美、心淨,那個食品也就變成美食、變成淨食了。所以,孔子當年也是如此。修行人重要的是以戒為師、以苦為師。「鄉黨第十」這一篇都是講孔子日常的行誼,我們就看出來他也是以戒為師、以苦為師。戒,在儒家講是禮,你看夫子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符合禮的,真是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他完全做到。這裡講到的疏食菜羹是他平日的家風,以苦為師。佛門出家人,按照《沙彌律儀》上講是過中不食,午後就不再進飲食了,只能喝水。當然體弱多病者可以開緣,但是總是要食量盡量的減少。佛門裡有一句話講,「比丘常帶三分病」,這三分病是什麼意思?不是說他真正身體有病,而是什麼?看起來有點病,為什麼?因為吃不飽,很瘦,看起來有點瘦弱,臉上有點菜色,這叫三分病,其實他身體沒病,很健康,他身心清淨。 

  現在我們知道全球都是災難很多,由於氣候變暖、反常,糧食年年在減產,現在進入糧食危機。根據世界銀行前兩年的一個統計,全球現在有十億人口是長期處於飢餓的狀態,有十億饑民。我們現在能吃得飽、穿得暖,很享福了。所以吃的東西不可以浪費,盡量的減少一點。你要想到,我減少一點,浪費少一點,這地球上就多一點的資源,這些資源可以跟那些需要的人分享。在現在這樣一個糧食危機的情形下,如果浪費糧食,那造孽就更加重了。人保不住一生都無災無難,這很難說,人都有可能會有飢餓的時候,有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像孔老夫子當年都尚且遇到陳蔡絕糧,絕糧七天;釋迦牟尼佛跟他的弟子們當年也遇過三個月吃馬麥之報。連這些聖人給我們示現的都會遇到困難時期,我們這些凡夫有多大的福德,誰敢說自己將來不會遇到災難?所以要居安思危。即使現在有飽暖的日子,要想到將來萬一有饑饉的時候怎麼辦?現在少享一點福,留作日後再享,這是聰明人。自己福報省出一點,給一切眾生分享,這是你的慈悲。慈悲的人,那個福才會長久。如果是為富而不仁者,多遭奇禍。 

  下面江謙先生又說,「鄉黨所載食肉諸文,或是君賜,或是享禮,或朋友之饋祭肉」。「鄉黨」這一篇文章,這些經文裡面有講到食肉的經文,夫子沒有明文規定戒肉,不像釋迦牟尼佛,佛門是明文倡導要素食。夫子善巧方便、開緣,也是為了接引眾生,開這個緣,准許你吃肉,但是卻有很多規定。你看所記載食肉的這些文字裡面,這些肉是什麼?或是君賜,國君賞賜給你的,孔子曾經接受過國君的賞賜;或是享禮,享禮是獻禮,是別人給他的獻禮;或朋友之饋,饋贈,一般饋贈的是祭肉,就是祭祀完祖先的,我們再把這肉食拿來自己食用,或者是饋贈親朋好友。這個時候才准許開緣吃,也不能多食,不能夠求美味。你看,膾不厭細,肉食不可以求精細、美味。 

  底下又給我們規定了很多不能吃的情況,這是本章裡面後面講到的,「然且色惡不食,臭惡不食」,這個後面我們會講到,色惡就是那個肉的顏色變了,很惡劣的,不吃。臭就是那個味道已經腐臭了。過去沒有冰箱,肉只能夠是在常溫下擺放,過二、三天就不能再吃了。「失飪不食」,烹調的時候,烹煮得不妥當,都不能夠吃。「不時不食」,就是不是吃肉的時候,不能吃。這裡就有規定什麼時候才可以吃肉,譬如說在祭祀完了之後,我們才能夠吃肉。另外吃什麼肉,還要講究時節,春夏秋冬,有些肉熱性的,熱性的這種肉,如果是天氣很熱,夏天吃,容易上火;冬天吃呢,冬天外面冷,身體裡頭又熱,你一吃它也容易上火,所以這個都要講究時節因緣,這是要跟中醫聯繫在一起了。還有「割不正不食」,就是宰割的時候不妥當,也不可以吃。「沽酒市脯不食」,這是在市面上買回來的酒肉,可能是在外面做的這些酒食怕不乾淨也不吃,買回來的都不吃。你看看,這些都是給我們規定不能吃的條件,真正守禮,那得嚴格遵守。 

  像我們現在是素食主義者,這些禮自然就守得住,因為根本就不吃,所以這條就很容易做到。你要吃,那你必須要守這些禮,不能夠違反。這一些都是什麼?孔子不得已,因為眾生有吃肉的習氣,不得已而開緣,但是開緣還要附加很多的條件。可見得孔子他的用心,實際上還是希望我們不要吃,最好是能不吃,不吃不是很容易守住了嗎?要知道,肉食是殺生而來,殺生害命,有傷慈悲。所以君子所謂遠庖廚也,庖廚就是廚房,宰殺生命的地方,君子不忍心到那個地方看到殺害眾生的場面。為什麼?為了保全自己一片仁慈心、一片惻隱之心,這是我們的天性。常常殺生的人,常常吃肉的人,這種天性會慢慢就殞滅了,這就不自愛、不自重了。 

  所以底下說,「則孔子固以疏食飲水為樂者也」。孔老夫子,你看,《論語》中他自己說的,「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疏食是粗茶淡飯,喝的水,茶都沒有,就是喝水,很清淡的生活,他自得其樂,樂在其中,可見得夫子也是以苦為師。苦,他自己不覺得,是我們外人看到他好像挺苦的,生活這麼清淡,這怎麼能夠享受?根本不懂享受生活。是我們看到他的那個樣子,我們誤以為他苦,其實他自己很樂,樂在其中。證明他的這個樂,不是以飲食為樂,飲食是外在的,他這個樂是內在的。心在道上,天天行道、悟道、證道,法喜充滿,所以樂此不疲,欲罷不能。我相信,真正在認真修行的同學們,你們自己會有這樣的體會,你能夠認同真正修行最樂,學聖學賢最樂。我們恩師講的,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我們恩師得到了,我們不少的人大概也至少得到一些了,都能夠贊同夫子所說的不是假的。沒入進去之前,你要苦一段,為什麼?那是斷煩惱習氣的過程,因為你還沒有習慣這種修道人的生活,這種清淨的生活。你要習慣了,你會覺得樂在其中,你不願意再改變。再讓你去返俗,回到俗世中來,你不願意了。想再回去的人,因為他沒有品嘗到樂,還沒有入門,他很容易就退轉。 

  底下江謙先生又說,「殺生食肉,違佛禁戒,亦未得為孔子徒也」。所以世出世間的聖人,都是講究以仁愛慈悲為懷。眾生不管是人還是動物,跟我們都是沒有太大區別的,所不同的只是形體不同,其他都一樣。牠也是有血有肉,我們也是有血有肉;牠也是有苦樂的感受,跟我們人一樣;牠也是有靈魂,牠也有父母、有親人,牠也是貪生怕死,愛護自己的生命,這些都跟人一樣。所以我們跟牠同為天地所生的萬物之一,那怎麼能夠有權力為了自己好吃、嘗嘗美味而去殺害另一類生命?講不通,沒有這個道理。有的人說「天生萬物,這些就是讓我們吃的」,這根本沒有道理。那既然如此,你說人就該吃那些雞、鴨,那老虎還吃人,是不是人生出來也就應該讓老虎吃的?既然你不願意被老虎吃,那夫子講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不願意被人吃,你最好也不要吃別人。蔬菜、穀物都可以充飢,都能吃得飽,也能吃得好。你要想做好一點,用點心,你也能夠做得不錯。蔬菜裡面也有很多美味,何必要殺別的生命,飽自己的口欲,損自己的福報?這是愚痴人幹的事情,要懂得佛門講的沒錯,我們這一生吃牠半斤,來世也還牠八兩,半斤八兩,對等,跑不掉。 

  《楞嚴經》上講的,「人死為羊,羊死為人」。一切眾生在六道輪迴裡面輪轉不休,《楞嚴經》告訴我們兩個原因:一個是你有愛欲,愛欲不能斷;第二個,你的命債太多了,「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所以輪迴的根本是什麼?是人有愛欲,「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這是根本,主因。那個緣是什麼?緣就是互相酬償業債。你今天吃了這個眾生,要了牠的命,欠了命債,來世得還。今生我們欠了人家的錢,那個人即使死了,來生你們又碰到一起來,你還得還他,就是這樣的,人生酬業而來。所以,想到未來果報之可怕,現在就應該斷絕惡業。因此佛禁戒裡面,第一就是戒殺,你看五戒,這是對居士要求的,在家學佛者,五戒第一是不殺生。對出家沙彌,十戒第一戒也是不殺生。這是大戒!不殺生、不吃肉、不跟一切眾生結惡緣。 

  素食不僅可以飽腹,其實素食最健康。現在這些醫學已經證明了,素食對人體確確實實有好處,肉食沒有好處。你說肉食有什麼蛋白質,這是營養,素食裡一樣有。你看像黃豆的蛋白質,它裡面含的氨基酸的種類,比肉食都要多,不會缺乏營養。而且植物素食裡面,不會含有那些脂肪性的物質,膽固醇類的,這對你的心腦血管有好處。現在你看這心腦血管病非常普遍,比我們上兩代人增加了多少倍!以前很少聽說什麼腦血栓、三高,這些名詞我們小的時候都沒怎麼聽過,長大了,這些名詞就出現了。你問問我們爺爺奶奶那輩,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以前很少聽說這些病,現在特別多,為什麼?肉食增多了。過去的人,你看我們的祖輩,吃肉,那真是一年都吃不上幾頓肉,過年過節才殺一隻雞,這用來過年用的,先祭祀再過年。所以吃肉很少,身體就健康,沒什麼病。現在天天像過年一樣,大魚大肉,所以病就特別多,病從口入,你吃出來的。果然你能夠斷肉,很多病自然就消除。 

  像胡小林老師給我們講的報告,他跟我們分享,沒學習傳統文化之前,他是做生意的,天天招待客人,大魚大肉,山珍海味,吃出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還有各種病症。結果學了傳統文化,肉食斷了,招待客人也用素食,也不喝酒了,身體就好轉了,三高全部都沒有了。可見得你要治病,得治那個根,根就是你病從口入。你看我母親,吃素吃了十六年,今年六十五歲,身體很健康。她有時候回到自己原單位,見原來的單位領導、員工,大家都看到,「妳怎麼這麼年輕?有什麼祕訣?給我們講講養生祕訣」。沒別的,就是素食。領導也很讚歎她,「妳看妳退休了十多年,就妳從來沒有花過單位的一分錢醫療補助」。確實我媽媽很少上醫院,很少病。我自己也是跟我母親吃素吃了十六年,也是很少病,從來不上醫院。現在一天吃兩頓飯,營養足夠。所以我們要懂得要領,你就知道不是盲目的去所謂的追求營養,真正的營養是清淨心,而且不跟眾生結惡緣,你心就比較安定。如果老是殺生吃肉,肚子就像一個停屍場,怨鬼聚集的地方。你殺了人家,牠有靈魂,牠能放過你嗎?一天到晚就追著你,所以你心能安嗎?睡也睡不好,吃再多的營養都得不償失。所以你把這個帳算過來之後,你懂得真的要吃素,粗食淡飯其實更養人、更健康。 

  下面經文上講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食饐而餲,這個食是作名詞講,它是指食物,特別是穀類的食物。這個饐(音異),饐是那個氣變了,餲(音愛)是味變了。一切的食物都有氣、有味,中醫比較講究這個。氣變了、味變了,那都不新鮮了,就不能吃了。魚餒而肉敗,就是魚和肉,餒、敗就是腐壞,已經腐敗的這些食物當然也不能吃,吃了腐敗的肉就會中毒。這是講究食品的衛生。 

  下面講,『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這個「色惡」就是顏色惡劣,一看不正常,就不要吃。「臭惡」就是味道已經是非常惡劣了。這個臭是指在烹調的時候煮出來的那個氣味不好聞,你聞到之後你知道這個食品也是有問題。剛才講到的食饐而餲,那個餲就是沒有烹飪的時候,味道不好不要吃。現在這個臭惡,是指在烹飪的時候。可能你沒有烹飪,你聞不出來,一烹飪,它這味道就出來了,不好聞,很惡劣的,也不要吃。這些多半是肉食比較常見,素食比較少。底下講到「失飪不食」,飪是烹飪,如果食品煮得不熟,這就是失飪;如果食品過熟了,也屬於失飪。譬如說你煮飯,飯煮出來不太熟,生米,那就不吃;或者是煮得過熟,煮焦了,也不吃。蔬菜、肉類,都是需要這樣,煮要恰到好處,這樣營養保全得比較好,容易吸收,不傷身體。 

  下面是「不時不食」,這個不時,有不同的講法。第一個是講烹飪的時間不到火候,就是你煮得不到時候,那就不要吃。要火候到了,恰到好處,這個時候吃。第二種講法,就是不合時節,春夏秋冬該吃什麼都有個講究的,如果是違反了四時所宜,這樣吃就會有害於健康。在周禮裡面,《禮記》就有講到一年四季該吃什麼。像《禮記.月令》這一篇就講到,一年春夏秋冬每個季節應該吃什麼蔬菜、吃什麼食物,都有個講究。人生於天地間需要順應天地自然的規律,你這才健康,你才能夠吸納天地的養分,不能夠逆著天地而行,這個必須要學習。有一個最簡單的原則,就是我們吃當令的蔬菜瓜果。因為天地所生的這些植物都是順應自然的,我們吃當令的水果、當令的蔬菜,過了季節的就沒那麼好了。蔬菜水果,我們吃新鮮的。 

  「不時」還有一種說法,就是講一日三餐,講這一日當中按時吃飯。佛門就很講究這個,你看過中不食,過了中午不吃東西,中午以後就叫非時,所以說非時不食,不是吃飯的時候、不是吃東西的時候就不吃。佛門裡講非時不食,還有一個講究,就是因為什麼?過了午後,往往是餓鬼道的眾生他們開始出沒。人跟鬼剛好陰陽倒置,我們的白天是他們的晚上,我們的晚上是他們的白天,所以我們晚上一般不要出來逛,為什麼?那時候鬼也出來逛,碰上了那就不好了。要什麼?順天而行,天休息了,我們也休息,別跟那個鬼玩到一塊去了。到午後,特別是愈晚,鬼出沒的愈多,餓鬼他們很飢餓,他是因為業力的緣故,所以吃不下東西。我們看到《佛說盂蘭盆經》裡面講,目犍連的母親墮到餓鬼道,目犍連給她供養一缽飯,她放到嘴邊,飯已經燒成火炭了,永遠吃不到東西,非常飢餓,很苦。所以,當他看到人享受美食的時候,心生嫉妒,人之常情。佛門以慈悲為懷,所以出家人過了中午,不忍心再吃了,憐憫餓鬼的苦難。就是你吃不下飯,我陪著你也不吃,這樣的存心很仁厚。所以,所有的戒律都是以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止惡行慈,這是所謂沙彌的含義。這是佛門講非時不食,就是白天天亮了以後,早上才能夠吃飯。叫明手相之後,你出到外面,你伸出手看看你這個手相,手上的指紋都能看得清楚了,這個時候可以吃東西了,叫明手相。不是說在屋裡開著燈的時候,那就不算,是在外面,室外。天亮以後開始吃東西,一直到中午,日頭過了中點、中線,一般講是中午十二點,那就不吃東西,這是《沙彌律儀》裡面要求的。在家人如果修八關齋戒也是這樣。 

  儒家沒有這樣的講究,但是它也講到吃飯要按時,生活要規律,這樣你的身體才健康。如果吃飯不按時,就容易傷腸胃。我們有的年輕人,可能很好學,工作也非常的勤奮,往往是所謂廢寢忘餐。他的廢寢是什麼?可能是早上兩點鐘才睡覺,一直睡到十一點鐘才起來,這叫早睡早起。完了之後,起來也不吃早餐,就吃午餐了,狠狠吃一頓,一直到晚上,到八、九點才吃晚餐。這樣不按時按量吃飯,就很容易傷身體,孔子是不會這麼做的。所以儒家非常講究那種規律的生活,一切都有規矩,不能亂,亂了就不能長久。 

  人一天就好像有四季一樣,春夏秋冬,所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他就按照那個時間點來作息最好。春天,早上三點鐘到九點鐘這屬於春天,所以三點鐘也就可以起床了。你要四點鐘、五點鐘起來,也可以,不要超過六點(六點屬於仲春,春的中點了,春分),你那時候就必須得起床,再不起床,過了之後,往往你身上的陽氣就提升不起來。所以晚起的人,往往一天會沒什麼精神。早睡早起,這個人精神很足,為什麼?早上一起來,春生的時候,陽氣上升,你把自己身體的陽氣就調起來了。到晚上九點鐘以後就可以睡眠了。晚上九點到凌晨三點,這六個小時是屬於冬天,冬眠。你要是說十點鐘睡,最晚十一點鐘睡,不能超過十一點。十一點以後是子時,子時還不睡覺,很傷身體。即使是你第二天睡得再多,都補不回來,為什麼?陽氣耗損了。這是講睡眠。吃飯也是,吃飯,早上七點到九點,這是辰時,辰時腸胃胃經開,這時候吃飯是最好的。人體五臟六腑,按中醫上講,各有經脈,那個經有開的時候,譬如說胃經開,這時候進食就是補胃氣,養胃經。所以應該學一點這種常識,這是養生之道。 

  下面又講到「割不正不食」,這個割就是宰割,就是殺害這些眾生的時候,殺雞、解牛,這個割不是指切肉的那個意思。原來我們也以為,肉要切得正正方方的才吃,不是這個意思。它割不正是什麼?用不正當的手段宰割,就是用殘忍的方法來宰殺生靈。雪公這裡引用了《皇疏》,皇侃《論語義疏》,《皇疏》裡面又引江熙的話來講,「殺不以道,為不正也」,道就是正當的方法,如果宰殺生靈是慘無人道,君子是不忍心吃,所以不吃。現在的宰殺,可以說基本上都是慘無人道。你要是去那個雞場、宰牛場、殺豬場,你去看看,你晚上都會做惡夢。我們看到那種報導,新聞的那種鏡頭,宰雞怎麼宰?這個雞活生生的就被扔到了一個,先扔到了轉盤裡面,那個轉盤有點像洗衣機把衣服的水甩乾那樣的,轉得很快的,這雞一扔進去就是脫毛,活生生的雞脫毛,然後出來已經是光雞了。然後就進入一些宰殺的程序,斷頭、斷翅膀、斷腿、剖腹這樣的,很快這些五臟六腑、翅膀、頭、腿都各個分開了,各有各去處。那個牛宰殺,我們看到美國宰牛的鏡頭也是這樣,一頭牛也是活生生的,就被機器送進去,大機器生產,宰牛也是大機器生產,不一會出來的時候,那個牛都已經腿上的肉、身上的肉各是各的分開了,然後拿出去賣。 

  我們就想到,這種情形真是太可怕了,那不簡直就是地獄嗎!你看看江逸子老師畫的「地獄變相圖」,那些惡鬼、羅剎,把犯罪的人扔到轉盤裡面把他攪,然後出來都是血漿,都是一樣的。我們現在用這種手段對待這些生命,將來我們也會到地獄裡面受同樣的刑罰,這一切法由心想生,你心裡面有這個業,自然將來就會有這個果。所以,君子不忍心吃這種慘無人道而殺害眾生的肉。現在更有甚者,為了快速生產,都用化學藥品進行催生。這雞剛生下來,就拼命打激素、荷爾蒙,讓牠不斷的發育,就像吹氣球一樣吹大了,然後拿去賣,為了得到這個利益。這種肉裡頭含著多少的化學毒素,所以你看看現在很多的小孩,比較喜歡吃烤雞的,麥當勞、肯德基都賣這些烤雞,他們吃得身體都是虛胖,另外早熟,非常不正常的發育。這都是什麼?吃肉把那個激素也吃到體內,那真叫飲苦食毒。所以,看到這個割不正不食,最好什麼肉都別吃,什麼肉現在可以講都是割不正。 

  底下又說,不得其醬不食,這個醬就是調料品,油鹽醬醋這些調料。肉食也是要有調料,而且有些調料還能夠起到解毒的作用。因為我們知道肉食裡頭都帶有毒素,特別是現在宰殺的方式,是慘不忍睹,這些眾生心裡那種憤恨,遠遠超過過去的那些眾生,所以身上當然就帶有毒素。斯坦福大學有一位教授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用小白鼠做實驗,讓那些發脾氣的人對著試管的水裡吹氣,這個氣就是怨氣、怒氣,吹到水裡頭,過不久這些水就會呈淡紫色。然後,就給小白鼠注入到體內,不多一會,小白鼠就死了。所以人的怨氣、怒氣可以殺人。一個人發脾氣發得很厲害的時候,你看不多久他可能會得腫瘤,可能會得癌症,可能一病不起,甚至還有氣死的。《三國演義》裡講的氣死周瑜,周瑜就是給氣死的,真的會這樣。 

  人生氣的時候,特別是盛怒的時候,身上產生毒素,你看,很容易就把小白鼠毒死了。要是毒素再多一點,自己也毒死了。所以那些剛剛生產之後的母親給嬰兒哺乳的時候,如果生了氣就給孩子哺乳,孩子喝了母親的奶也會毒死,已經有這種先例。人如此,動物也如此,你看動物被殺死的時候,牠那種怒氣、那種怨氣真叫不共戴天,所以肉裡面真的是劇毒,你吃多了能沒病嗎?所以孔子那時候他也知道,需要用一點東西進行解毒。當時的肉比現在要好多了,尚需要這樣解毒,往往很多那些帶有中藥性質的調料可以幫助解毒,「增其美而去其害」,所以君子非常重視調料。所謂藥食同源,食品就是藥。懂醫的人,他懂中醫的人,他自然就懂得怎麼調味、怎麼吃法。 

  我們來看蕅益大師對這一小節有一個註解,他說到,「色惡,即今所謂落色,如黑魚、犬、虌之類。臭惡,即蔥、韭、蒜等。割不正,謂不當殺而殺,或非分,或非時也。不得其醬,恐致傷人,故皆不食」。這裡給我們再次把這個意思說明白了。「色惡不食」,蕅益大師提的意思跟先儒不一樣,他補充得非常好。《雪公講要》裡面講,色惡就是那個食品顏色不對,就不能吃,怕它壞。這裡講到這個色惡是專門指肉,這些動物牠們的顏色不好,所謂的落色,這個落色就是指下面講到的黑的,黑魚,像烏魚這種,都屬於黑魚。有些魚是白的,那個魚就比較好一點,黑色就不能吃,這是屬於色惡。還有犬,狗不能吃。虌,這種虌是指菜類的,它有個草字頭,這個菜現在我們講的蕨菜這類的。這種菜為什麼不能吃?我自己還沒有考究,但是我們掌握個原則,凡是那個顏色,天生的顏色就不對的,這些東西我們最好不吃。還有很奇異的,像很多現在的人吃的東西那是奇離古怪(我聽說廣東人什麼都敢吃,上海人什麼都敢穿,北京人什麼都敢說),廣東人他吃什麼?什麼都吃,蟑螂、螞蟻、老鼠、蛇,凡是能動的,無不吃,這些真是要大戒。所以你看看,之前有好幾次瘟疫,最早的非典,後來的禽流感,都是從廣東發起來的,這並不是偶然。 

  下面說「臭惡」,就是說味道,天生的味道就不好的,這裡講的蔥、韭、蒜,這是屬於五葷類的,它本身就帶著不好的味道,很嗆鼻子的。韭菜、蒜,這些味道不好,就屬於臭惡的食品。五葷還包括洋蔥,還有小蒜,現在我們講的蕎頭那類的,這種味道吃進去以後,口裡講話的時候,噴出的味道都不好聞。佛門裡面講,這些五葷食品,五葷是專指植物,不是指動物。你看葷字是草字頭,它是指植物類的,就是這五種味道不好的植物。吃了以後,唇吻帶著味道,往往餓鬼比較喜歡舔,到我們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來舔我們的唇吻了,這可不好,所以要遠離。 

  下面,「割不正,謂不當殺而殺」,這是不應該殺的,譬如說耕牛,《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特別講到不宰耕牛,為什麼?耕牛對我們有恩德,牠給我們辛辛苦苦一輩子耕種,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怎麼能夠宰殺牠?只能讓牠自然老死,就像人一樣對待。所以宰牛的時候,你看看,屠夫拿著刀過去的時候,牛都會流眼淚,牠通人性,牠不願意死。所以像我奶奶她就跟我講,她一生沒有吃過牛肉,不吃牛肉,為什麼?她是農民,農民不吃牛肉,吃牛肉是太傷厚道了。還有自己家養的不吃,不能殺。自己家養的狗、養的雞,這些都是有緣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到了你家來,肯定跟你有緣,都是過去生中父母、兄弟、朋友、妻兒,宰殺牠們,可能就是宰了自己的父母,都未得而知。這種情形不少見,在自古以來的記載很多,所以自己家養不吃、不殺,這是屬於不當殺。另外還有一些,這是珍奇異類的,像龜、鱉、蛇,這些都不能殺,《太上感應篇》裡面禁止殺龜打蛇,這些都是特別有靈性的動物,蛇報復心特別強。還有一些珍奇動物,瀕臨滅絕的動物,這都不能夠宰殺。 

  「或非分,或非時」,非分就是你不應當,不是你應該做的這些事情,你不該殺牠。非時,就是不是殺的時候。譬如說春天去打獵,這就是非時,這儒家都禁止,佛家更禁止了,道家也是。《太上感應篇》說,禁止春月燎獵。為什麼?春天萬物都在生育,你去狩獵的時候,你打的不是一隻生命。你譬如說打了一隻羊,那羊可能是一隻母羊,牠懷有小羊。萬物都有這種情感,都珍愛自己的兒女,怎麼可以忍心去殺害牠們母子?像那種烏魚,這裡蕅益大師講的黑魚,就有這樣的記載,有人把烏魚放到熱水裡面煮,結果後來煮了一段時間之後,打開蓋一看,看見這個烏魚做一個雜技的動作,牠的頭和牠的尾部都在那個水裡頭,把牠的肚子這裡挺上來,挺出那個開水水面。那個人就很奇怪,把這烏魚的胸膛破開一看,原來裡頭很多烏魚子,這是個懷孕了的烏魚。你看,這個烏魚做為母親,都為了保護自己腹中的兒女,在受這種烹煮的時候,還念念不忘保護自己的兒女,把肚子挺到水面上來。所以萬物都有靈,跟人的情感真的沒有兩樣,甚至有時人都未必做得出來。所以這些我們要懂得,這都不當殺。 

  底下講,「不得其醬」,這是調味,中和肉裡面的那些毒素。特別是現代,現代的這個毒素,肉裡面特別多,一方面是人為打進去的化學藥品,另外一方面,宰殺的殘忍使到這些動物的怨氣特別多,如果沒有真正好的解毒藥品,那就會傷人,所以就不吃這種。 

  下面我們再看經文,『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雪公講要》裡面引劉寶楠《論語正義》當中說,「氣猶性也,周官醫瘍,以五氣養之。五氣即五穀之氣。人食肉多,則食氣為肉所勝,而或以傷人」。所以說,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就是你吃肉,你不能斷肉,要吃肉,但是你要注意要有個限度,就是不能夠勝過食氣。這個氣就是劉寶楠這裡講到的,氣就是性。凡是食物它都有一個性質,譬如說陰陽,這是性。《周官》,《周官》也就是《周禮》,《周禮》裡面講究,《周禮》有一篇叫「醫師」,它講醫瘍,這個瘍我們講潰瘍,一般都是指身體的受傷部位皮膚潰爛,這屬於瘍。按《周禮》裡面講究的,醫療瘍的這種病,是要以五氣養之,五氣就是五穀之氣。所以,吃食物不能離開五穀雜糧,這五穀雜糧很重要,它養我們的氣。 

  西醫它不太重視氣,它只重視裡頭的成分、營養,這裡含的鉀有多少,氨基酸有多少,糖分有多少,它就是分析這些成分,當然這個也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這個氣。氣你檢測不出來,但是人確實有感受。底下說,人食肉多的時候,吃肉吃得多,食氣就是我們從五穀雜糧那裡所吸納的氣,就被肉所勝了。往往五榖的氣就像那種陽氣一樣,肉的那個氣是陰的,陰就會把陽給中和了。如果是肉的那種氣太多,就勝過了五穀雜糧之氣,這就傷人了,往往就傷腸胃。所以特別是中國人很講究這個,每天必須吃飯,現在更講究的人,還得吃糙米,糙米那個氣就更強了。愈是粗糧,其實食氣就愈好、愈豐富。你看,地裡面埋的那些土豆、番薯,我們說地瓜,還有玉米,這些的食氣都很好的,吃了真養人。吃肉多,就把這食氣給勝過,那就傷人了。所以中醫就很講究,什麼食物,不管動植物,都有所謂的性、氣、味、色這種分別,以性為主,也要講求氣、味、色,每天都要吃點五穀雜糧。 

  下面說,「唯酒無量,不及亂」。這是喝酒,儒家也沒有明文禁酒,當然對小孩得禁酒。《弟子規》上講的「年方少,勿飲酒,飲酒醉,最為醜」,少年人不能夠飲酒。年紀大了,有自制的能力,身體也發育完全,成熟了,你飲酒不至於傷害身體過度,那准許開緣,但是也不能夠喝醉。所以唯酒無量,無量就是沒有定量,你或多或少,你看著自己,有的人酒量多一些,你多喝一點。要以什麼為準?不及亂,就是你不能醉,醉了就亂性,喝酒之後胡言亂語,吐得一地都是,最為醜,最傷威儀。 

  像鄭康成,我們看到他的註解有很多,鄭康成酒量就很大,在記載中說,他是喝三百杯下去,連一點小小的禮節都不缺。過去李炳南老先生說,個個都像鄭康成那樣的酒量,恐怕佛家也不必禁酒,酒沒有傷害了。但是沒有他那個酒量,你喝這麼多就醉了,醉了很容易就做出違禮犯戒之事。所以佛家五戒裡頭,酒是最後一條,叫遮戒,前面四條,殺、盜、淫、妄這四條叫性戒。性戒是根本大戒,所謂性戒,就是直接違逆本性的罪業,不管你有沒有受戒,你犯這四條都是屬於有罪,造罪業,所以叫性戒。酒是屬於遮戒,遮是什麼?防止你違反性戒的,它是一個輔助的方法,也是重要的輔助方法。如果你喝酒絕對不會醉的,你絕對不會飲酒作亂、犯性戒的,那麼這酒戒佛也不會制定了。所以酒本身沒有罪,喝了酒亂性就會犯罪。 

  蕅益大師註解說到,「生得如此好酒量,尚以不為酒困為愧。可見禹惡旨酒,佛門戒酒,方是正理。濟顛、林酒仙之屬,一時權變,不可為典要也」。蕅益大師講,蕅益大師是對戒律非常有研究,律學大師,他說生得如此好酒量,就像鄭康成那樣,李白「將進酒」這一詩就講了,「會須一飲三百杯」,講的就是鄭康成這個典故,這麼好的酒量,「尚以不為酒困為愧」,尚且都要注意減少,不要被酒所困。如果是為酒所困,這是很令人愧疚,這是個讓人慚愧的事情。這是什麼?即使好酒量,也要防患於未然。 

  底下就舉出一個例子,「禹惡旨酒」,大禹就是堯舜禹這個禹,他是非常賢明的國君。儀狄,這是當時的造酒官,有一次為他進貢一罈好酒,結果禹品嘗了之後,當然覺得這個味道非常的美,但是他馬上提起正念,他說這一種酒很容易令人陶醉於其中,說後世必會有以酒而失國的。當然我們看歷史上,確確實實很多嗜酒的皇帝,因而失國的,國家動亂了,自己的國家被推翻了,很多。夏朝的末代皇帝桀,商朝末代紂,周朝西周末代幽王,都是困於酒而亡朝。所以禹下令戒酒。佛門也戒酒,那就戒得更嚴格了,一滴都不准沾唇的,這是酒戒。只有什麼時候開緣?七十歲以上,身體虛弱,為了抵禦寒冷,為了讓血氣流通,准許你做為藥用,否則是絕對禁止,這是正理。 

  濟顛、林酒仙這兩位佛門的高僧,這兩位是非常不尋常的。濟顛就是濟公,他是宋朝時代的人,在杭州靈隱寺出家的。我們不少人看過「濟公」的電視連續劇,游本昌主演的,演得特別好,活靈活現,把濟公那種看似顛狂,實際上他是以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這種風範演出來。濟公那是裝瘋賣傻,其實他一點不傻,他是大菩薩再來,示現這樣一個不尋常的模樣來度化世間人,總是讓人能夠斷惡修善、破迷開悟。 

  林酒仙也是跟濟公同一類的人,也是位出家人,名氣沒有濟公那麼大,但是他的神跡可以說跟濟公差不多,跟濟公也是同時代的人,宋朝,比濟公還早二百多年。濟公在杭州,林酒仙是在蘇州,因為他俗姓林,他出家以後,人家還是叫他林酒仙。他這個人也是愛喝酒,跟濟公也一樣,都是「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記載裡面就講,林酒仙他有神通,他喜歡養白鴿,養白鴿是什麼?配酒來吃的,吃白鴿。別人看他這種行為,出家人怎麼還飲酒吃肉?說話的人可能他也貪吃,看見碟子上那個白鴿,拔了個翅膀就偷偷吃掉,林酒仙看在眼裡,然後他就把整個剩下的那鴿子吃掉。吃掉之後,一張嘴,嘴裡吐出一隻鴿子,是一隻翅膀的,就飛走了。那個人就看得傻眼了,這是真正神跡,你偷吃一隻翅膀,飛出來了只有一隻翅膀的鴿子。所以像這種人,那都是大權示現,不是普通人,不是凡夫,他是用這種非常的手段來教化世人。所以這是「一時權變」,不可以我們去效法,不可以學習。像這種,「他們都能喝酒吃肉,我們也喝酒吃肉」。他喝酒吃肉是度眾生的,你喝酒吃肉是造罪業。你什麼時候能喝酒吃肉?你要像他那樣吃進去一隻鴿子,你還吐出來一隻活鴿子,這個時候你可以飲酒吃肉。沒有這個本事,你就不可以,那你背這個因果不得了!人家吃了那個,不僅度了外面的人,連那個鴿子都度了。我們這是自己造罪業,將來得償命。所以「不可為典要」,就是不能夠做為我們的典範,不能夠效法他們,我們要老老實實持戒、守禮。 

  下面經文上講,『沽酒市脯不食』,沽就是買,市也是買,到市場上買回來的酒和肉,往往是不乾淨,因為那個肉不知道它是怎麼個宰割的,這裡講的割不正不食、不時不食,還有失飪不食,你肉煮的時候會不會有問題?特別像現在很多的這些飯店的老闆比較缺乏良心,那些肉都本來就不好了,還要用地溝油去炸,炸得香噴噴的拿出來,你也不知道那個肉已經是不好了,矇騙顧客。那個油用的是地溝油,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地溝油?飯店用過的油倒到地溝裡頭了,有些人就把它蒐集起來,過濾一下,還繼續賣,地溝油,這便宜。現在人真的是見利忘義,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毒奶粉,打了激素的肉,賣這些都是屬於很不道德的。這些買回來的肉都不吃。你這一看,說,這樣真的沒啥好吃的了?這麼多的條件都要滿足,那真的沒得吃了。對,所以孔子真正的意思你得明白,就讓你不要吃,你實在要吃,給你一個條件、一個條件加上去,你要覺得繁瑣,那最簡單的就不要吃肉就行了,這是孔子真正的意思。你要是不吃肉,那孔子是拍手稱快:對了,你總算開悟了! 

  蕅益大師解釋說到,「只是不坐在酒店飯店中飲食耳。難道他人請孔子,定要自做酒、自殺牲?」蕅益大師這裡還解釋說,不坐在酒店飯店中飲食,這還加一條條件,沽酒市脯,脯是肉,就是講你不坐在酒肆當中,就是不在外面飯店吃飯。為什麼?那飯店,特別是現在,千萬、盡量不要在外面吃,確實非常不衛生,最好是自己做。過去李炳南老先生也多次提醒自己的學生,外面飯店的食品不能吃,吃了那真正是可能不僅鬧肚子,說不定會中毒。底下講,「難道他人請孔子,定要自做酒、自殺牲?」難道,就是否定,不在外面飯店吃,那孔子被人家請客,請到別人家裡吃,能不能吃?也不能夠,為什麼?儒家也講究吃三淨肉,它講四不食,自養者不食,見殺、聞聲都不吃,還有專為我殺也不吃。孔子到別人家作客,別人為他親自殺,孔子也不吃;親自給他做了酒,也不喝。那就是什麼?真正把酒和肉都戒了。孔老夫子他雖然沒有明文戒酒戒肉,但是用這種種的禮儀來規範,是讓眾生盡量的少造殺業,這都是權巧方便。 

  底下又講,『不撤薑食,不多食』。薑的功用很大,做飯、炒菜都要用薑,它能夠去邪味,能夠養正氣,把食物中正氣發出來,所以做一切菜,最好都放薑,炒菜放薑,肉食也不例外,薑也能夠解毒,所以叫不撤薑,就是不把薑撤掉,連薑一起吃。「不多食」有兩種講法,一個是跟「不撤薑食」連起來講的,就是不多吃薑,因為薑的性比較熱,吃多了會上火;另外一個是單獨來講,就是《朱子集註》裡面講的,就講得廣泛一些,就是「適可而止,無貪心也」。我們吃飯不要吃得太多,適可而止,剛才講的,七、八分飽就好了。特別是晚餐,佛門是出家人不吃晚餐,有道理。為什麼?晚餐吃得多,往往不容易消化,因為晚上活動量減少,整個身體已經慢慢趨於休息、休眠狀態,我們要吃得多,腸胃還要很多的工作量,晚上得不到休息,這就會傷腸胃,而且晚上睡眠也不好。你想想腸胃在緊張工作,「你們其他的器官都休息,就我工作?」它也不服氣,也不能讓你好睡。所以晚上吃得多,也睡不好,所以要吃得少,最好不吃。我晚上睡眠就特別好,為什麼?我晚上不吃,一到該休息,全身心都進入休眠狀態,睡眠效率高,不用睡很多,精神就能恢復得很好,真的晚上睡五、六個小時足夠了。 

  下面講,『祭於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我們一句句看,祭於公,就是陪國君來祭祀,就是為公家來祭祀。祭祀完了,國君往往會賞賜祭肉,這種祭肉,不宿肉,就是不把肉留過夜,就要馬上分享掉。一來是表法,就是我們不敢擅自將所祭的神明的恩惠自己自留過夜。另外,這也是為衛生起見,肉過夜了就不那麼衛生了,特別沒有冰箱。祭肉不出三日,自己家裡面如果祭祀的話,這個祭肉不能超過三天。所以,君主賞賜的祭肉不能留過夜,自己家的祭肉不能夠超過三天,這是規定。超過三天了,這也是對鬼神不敬,應該把這些神明賜的肉,這是恩惠,趕緊享用。出三日,不食之矣。如果是超過三天的肉就腐壞了,當然就不能吃了。這種肉只好恭恭敬敬的把它埋在地裡,當作肥料。 

  『食不語,寢不言』,吃飯的時候都不講話,這是衛生。因為吃飯的時候一講話可能就梗住了,甚至會出現危險,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人,吃飯要默默的,不要講話。而且吃著嘴裡這些飯食,一邊嚼著,一邊說話,也很不威儀,很難看。這個寢就是睡眠的時候,睡眠要安靜的休息,不宜講話。特別是晚上,如果在一起休息的人聊天聊得很晚,愈聊愈興奮,晚上就睡不著,一直到天亮都眼睜睜的,得不到充分休息,第二天就沒精神。所以不講話,養自己的神,養自己的氣。特別是睡的時候,身體臥倒,講話很傷氣。要講話就坐起來,站著講、坐著講,躺著講就會傷氣。 

  『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席不正,不坐』。瓜有兩種說法,一種就是瓜果那個瓜,一種講法當必字講,必須那個意思。雖疏食菜羹,這是講到古代有飯前祭祀的禮儀,就跟我們學佛的人在飯前有個禱告,將飯食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一切眾生,「此食遍十方,一切鬼神共」,都會念這種祈禱。儒家也不例外,這道理都是一樣的,在飲食之前,往往按古禮,把每一種食物取出少許,放在食器之間,這是做為祭祀用的。這種祭祀主要是祭祀古代發明用火來煮食的人,這是不忘本。當然,這食品是要好的食品、乾淨的食品才做祭祀。如果是剩的、不好的食品,我們就不做祭祀了。這裡講的疏食菜羹,這是孔子日常所吃的都是疏食菜羹,疏食是粗疏的食品,粗茶淡飯,像菜、瓜果之類的,都要祭祀。瓜,如果是做為瓜果,就當作食品來講;如果當必字,就是必祭,就是必須要祭祀,「必齊如也」,這麼連著讀下來。就是祭祀的時候必齋如也,雖然是粗疏的食物,也不敢廢禮,祭祀的時候必然是肅敬,像持齋一樣。根據《朱子集註》,這個齋是嚴敬貌,莊嚴而恭敬的樣子,就像一個人在受持齋戒一樣。你看,吃頓飯的時候都要這樣的恭恭敬敬,可見得真的是毋不敬。 

  江謙先生有個補註說到,「言雖疏食菜羹瓜果之類,必先祭而後食」。這裡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先要祭禱神明,然後自己才享用。「祭必齋如也。所謂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這是不忘本。祭祀,它這裡一個主要的意思就是不忘本。一粥一飯,這是《朱子治家格言》裡講的,都要想到來處不易。你看,農民伯伯種這些稻穀是很辛苦,多少汗水的付出,還要收割,然後販賣、運輸,還有廚房的這些菩薩們來給我們做飯,端到我們面前,我們來享用,這裡面多少人的付出,真的是不容易!這樣想到,以一種感恩的心來吃飯,這是養厚道,也養身體。你看江本勝博士現在水實驗證明了,最好的心就是感恩心、愛心,用這種心來祈禱,那個食品裡面的水結晶就是最美的,對身體是最有益的。 

  底下講,「故修行人,於早、中二時,當先供三寶、祖先,而後自食」。所以修行的人,就是學佛的人,早、中二時,兩個吃飯的時間,早餐、午餐,都應當先供三寶,三寶是佛、法、僧,還有供祖先,然後自己才能食用。這是佛門的戒儀,出家人尤其是如此,在家人也不例外。你看在家菩薩戒裡面就有一條戒,這是屬於輕戒,就講到,新食不供三寶那屬於犯戒。有新的、新淨的食物,首先要供三寶、供祖先,這都是表示不忘本,恭敬的意思。這個供,你起心供養,這就已經實現了功德。因為三寶、祖先所享受的,不是你碗中的食物,是你那分存心,以真心來供養。理事是無礙的,有其理,必有其事,當我們發心把這幾粒米,「七粒遍十方,一切鬼神共」,這幾粒米就隨著我們的廣大心發出來,它真的也周遍十方。《華嚴經》上講的,一微塵都能夠含容法界,更何況七粒米,當然也是遍十方,可以普同供養,上供三寶,下供六道眾生。 

  最後這一節講到『席不正,不坐』。席就是坐墊,因為孔子那個時代還沒有桌椅,我們要是看到那個影片裡面就清楚了,當時坐是怎麼坐?坐在地上,鋪一個小蓆子,坐在蓆子上。這裡講席不正,就是如果那個蓆位不端正都不坐。換句話說,如果不端正,要把它擺正,什麼都是端端正正,這個是威儀。 

  蕅益大師註解講,「不正,謂不依長幼尊卑之敘」。這裡講的就更切實了。座位,「或飲食,或坐走,長者先,幼者後」,長幼尊卑要有序。一般像一個位置,主位必定是背著後牆,前面面對大門,這是主位。這主位要是最年長、位高的人來坐,依次排下去,長幼尊卑有序,這樣夫子才會坐。要是坐的那個位置不合序,這就違禮了,君子則不為也。 

  這一節給我們講得很長,是綜合記錄了孔子飲食,從怎麼吃,吃什麼,到吃的這個座位,這些等等,都講得很全面。從這裡我們來學習夫子的那種行誼,最重要的就是一切恭敬。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習到此地。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1

忏悔
3

顶礼
2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9-19 22:4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