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30143|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十四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十四集)  2013/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7-109-0014 

  尊敬的諸位同修大德,大家請坐。我們繼續來學習《感應篇彙編》,請看經本第四十二頁,第一行的最後兩個字看起。 

  【從此而後。終日兢兢。便覺與前不同。前日只是悠悠放任。到此自有戰兢惕勵景象。在暗室屋漏中。常恐得罪天地鬼神。遇人憎我毀我。自能恬然容受。】 

  這裡講《感應篇》的第一句「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引用的是《了凡四訓》第一篇「立命之學」。我們學到這兒,就知道了凡先生遇到雲谷禪師,受到點化,明白了「命自我作,福自己求」的道理,就發願改過自新、改造命運,不願再做凡夫了,發心要成聖成賢,所以改過非常的可貴。這裡了凡先生為我們分享他改過的心得體會,他說『從此而後,終日兢兢,便覺與前不同』。他在雲谷禪師的禪堂裡面靜坐了三天三夜,到達無思無慮的地步,然後接受雲谷禪師教誨就開悟了。這個悟是小悟,不是大悟,他悟到原來命運是可以改造的,這個不算什麼很高深的境界,是最基本的因果,「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個道理。這些道理他以前肯定也聽過,但是沒有悟就沒真明白,真明白了他一定會斷惡修善,一定會改造命運。到了這一天,在雲谷座下才算真正覺悟。所以發願改過,首先把自己的過失全部發露懺悔出來。前面我們讀到他講了好多條,真誠心就出來了,然後改過,就是對治習氣,雖然知道那是不好的,但是它還會起來,這叫習氣。譬如說瞋怒、發脾氣,明知發脾氣不對,他還會發脾氣;明知說人的是非不對,還會說人是非,這就是習氣。改過首先要有畏懼之心,知道這個過如果不改會形成大惡,雖然我們在私底下造作的這些惡,人不知道,但是有天地鬼神知道,敬畏的心就生起來了。 

  所以終日兢兢,這個兢兢就是戰戰兢兢、畏懼的樣子,一天到晚都知道有鬼神在旁邊,這是真的。我學《了凡四訓》、學《感應篇》,可以說最大的受益就是,真正承認、明白鬼神就在我們旁邊,真的是頭上三尺有神靈,這可不是打妄語,也不是開玩笑,也不是故意嚇唬我們,完全是事實。你能相信有鬼神,敬畏心就出來了,這也就是一個大的進步。很多學佛的人學了好多年都不相信有鬼神,佛講有六道,他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人道他相信,有人;畜生道他也相信,他能見到;其他的道,天道、鬼神道他不相信,地獄道他也不相信。不信輪迴、不信因果,你說怎麼能學佛?所以繼續造惡,肆無忌憚。如果你能承認真的旁邊就有鬼神看著,承認佛講的話,天人都有天眼通、他心通,都能知道我們所作所為、一切的想法,你自然就戰戰兢兢,所謂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自然就有了,學因果就有這個好處。這樣便覺得與前日不同了,前日是放肆,放任自流、隨隨便便,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怕得罪天地鬼神。現在不同了,『前日只是悠悠放任,到此自有戰兢惕勵景象』,戰戰兢兢是很謹慎的樣子,惕是警惕,勵是策勵,不敢懈怠、不敢輕忽,這種景象、氣氛出來,這個人就不一樣了。你真正相信有因果、有天地鬼神,你就變樣了,你自然就會收斂、警覺,就能夠防範惡行、惡念。『在暗室屋漏中,常恐得罪天地鬼神』,暗室就是只有你一個人,私居獨處的時候,沒有人在旁邊,你能不能慎獨?就是獨處的時候還是這樣的謹慎小心,不敢作惡。 

  什麼是惡?身造殺、盜、淫,這是惡,身的三惡;口造的是妄語、兩舌、綺語、惡口;意造的是貪、瞋、痴,這就是十惡。一般在眾人面前、光天化日之下不敢造惡,但是在暗室屋漏中,偷偷的時候,這就難保了,尤其是念頭裡面的罪惡,那些染污的念頭全翻騰起來。不要以為這些念頭神不知鬼不覺,其實鬼神都知道,他們有報得的他心通,他看得很清楚,我們如果不能收斂,鬼神都會生氣。特別是學佛的人,你皈依了,你跟著善知識聽經聞法也有一段時間,怎麼還不肯改習氣?怎麼還在善知識面前一套,自己背地裡又一套?天地鬼神都能察覺到,他們能不震怒嗎?你是搞假的,你是欺誑善知識、欺誑佛菩薩、欺誑天地鬼神,鬼神最痛恨的就是這種人,偽君子比小人更可惡。小人至少不會表面一套、背地一套,他就是這麼差,那還算是一個誠實的人;偽君子狡詐、虛偽、諂曲、自欺欺人,鬼神就不會饒他,所以暗地裡的報應就特別的重,遭的報應是天譴,所以怎能夠不生恐懼心、敬畏心?『遇人憎我毀我』,這是難免的,尤其是現代社會,你幹壞事,大家都會推著你幹,幫助你成就你的這個壞事;你要做好事、做好人就很不容易,大家不是笑話你、侮辱你,就是毀謗你、障礙你,你做的好事愈大,障礙就愈多,他會用種種的手段、編造種種毀謗的言語讓你退心。這是末法時代法弱魔強,魔就是專門攪亂人家的好事,所以好事多磨。 

  尤其是你要弘揚正法、要續佛慧命,魔是最害怕你幹這個事情,因為你弘揚正法,人家覺悟,都出三界,他的人就沒有了,他要控制、要佔有,所以不容你在這裡教化眾生,要把你踢出去,甚至要把你置之於死地。面對這種情形,那就是真實考驗,你能不能夠恬然容受?恬然是很安然、泰然,你不生煩惱,容是能包容,受是忍受,逆來順受,這就是你的修養功夫。如果你能夠容、能夠受,你的境界就上檔次,往上提升;如果你不能夠容受,你生煩惱、退心,你考試沒過關,那你就下去了,魔就歡喜,他得逞了,他就是讓你退心,就是讓你生煩惱,你上當了。所以修行人遇到什麼境界都要如如不動,順境我們不生貪愛,提得起、放得下,沒有絲毫的沾染;逆境,人家來憎我、毀我、障礙我,不生瞋恚,如如不動、不生煩惱,你就過關了,成就自己的功德,也成就魔的功德。魔這麼一障礙你,你過關了,他有功勞,如果不是他這樣障礙,你這境界不可能大幅提升。所以魔也不是不好,也是好,沒有他,我們的修行太慢、提升太慢;有了他,提升特別快,就像坐火箭一樣往上衝。要訣就是不生煩惱、不退道心,逆來順受,就像水一樣,那邊有障礙,就繞著流過去,不會跟它硬碰硬,一味的忍讓,這樣愈忍心裡愈安、愈法喜,為什麼?你所做的跟聖賢教誨相應,佛菩薩歡喜讚歎。了凡先生真正開始改過就努力的在心地上去對治,把貪瞋痴慢的這些習氣改掉。心一改,命也就改了。底下我們來看: 

  【到明年。禮部考科舉。孔先生算該第三。忽考第一。其言不驗。而秋闈中式矣。】 

  這是他第一次改造命運的效驗。『到明年』,這是他遇到雲谷禪師之後第二年,禮部舉行考試,『考科舉』,就是秀才考舉人,按照了凡先生的命,他是得不到舉人的,孔先生給他算過。這是第一次考試,考舉人也是分好幾次考的,第一次考應該是第三名,竟然考了第一名。你看孔先生說的就不靈驗了,不是他說的不靈驗,是這個命運已經在改,改了一點點,不多,從第三名考到第一名,跳了兩級,但是這就給了凡先生很大的信心,原來命運真的可以改。到了秋天,『秋闈』,這是科舉考試在秋天,考的院試,闈就是考試的院子,這是秋試。結果中式矣,中式就是合格,也就是他考上舉人,這就跟他原來的命數不一樣了。了凡先生於是就繼續努力的改過自新,他看到光明了,確實雲谷禪師說的沒錯,命自我作,福自己求。這個事情不用再去算命算卦,也不用去問什麼神、問什麼仙,求神問卜都不需要,自己可以改,看自己,於是就更加努力的改過。底下他說: 

  【然行義未純。檢身多誤。或見善而行之不勇。或救人而心常自疑。或身勉為善而口有過言。或醒時操持而醉後放逸。以過折功。日常虛度。】 

  這是他改過的一個心路歷程,很難得,跟我們分享得這麼好,每個人都會遇到。要知道這些過錯、這些惡習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那冰結得太厚了,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融化得了的。所以改過也要有耐心、要精進,不能夠覺得難而退惰,也不能夠覺得一有點靈驗就開始輕忽,「勿畏難,勿輕略」,要持之以恆。他這裡說,『然』,然而,轉折,『行義未純』,發現自己斷惡修善事確實在幹,但是做得很不純,也就是行為裡面還夾雜著很多惡,想改卻改得不完全,身口意還是不清淨,『檢身多誤』,發現身上的毛病還是很多。一天下來,因為了凡先生是用功過格,這一檢查就能檢查出來了。所以功過格非常好,大家要做,檢查檢查,犯了還是這麼多條,有些可能重複的犯,犯了又犯,這些都是很正常的。我記得在十年前,我當時還在昆士蘭大學教書,我就經常開車到圖文巴淨宗學院親近師父上人,師父上人特別愛護我,每次留我吃飯,跟他同桌。有次吃完飯了,我就向師父老人家請教一個問題,我說,「師父,聽您講我們學佛要真幹,什麼叫真幹?有過一定得改,一定得斷惡修善,要改習氣、改毛病,要懺悔罪業。但是我發現自己確實很想改毛病、很願意懺悔罪業,也知道自己有什麼毛病、有什麼罪業,每天也在佛菩薩面前發願,我今天一定不犯,結果到晚上一反省,又犯了。於是第二天又振作起來,又在佛菩薩面前發願,今天我一定不能夠再重複的造那些惡,結果到晚上一看,還是犯。如是日復一日,那個過錯想改都改不了,到最後自己都灰心了。我這是真幹嗎?我這有沒有在欺騙佛菩薩?」自己都懷疑,說著說著自己眼圈都紅了。 

  師父表情很嚴肅,沉默了幾分鐘,然後跟我講,「你這樣就是真幹」。我聽了,當時眼淚就下來,感受到佛菩薩那種寬容、慈悲,對待業障深重的凡夫給這麼多的機會,不會放棄他,也不會鄙視他,還是那樣的等待他真正把過失改掉,能回頭。所以諸佛菩薩幫助眾生,生生世世追隨著你。我當時就有這種感覺,我那個過失可能都不是這一生的,多生多劫的,習氣深重,就是因為這些習氣,所以出不了輪迴。佛菩薩也不捨離我們,什麼時候真正覺悟,咬緊牙關把這些過失斷乾淨,這就出輪迴了。了凡先生在這裡給我們也是做如是的示現,就感覺到自己身上毛病還是沒改完,很多很多,這是從改過的角度講。從行善的角度講,『或見善而行之不勇』,這也是我們常有的問題,明知這是善法、這是好事,想做又畏首畏尾、瞻前顧後,不肯下定決心,沒有那種勇氣。行善得要有勇猛心,你要努力、要奮力去圓滿這個善。譬如說見到別人修行很努力、很認真,你也很讚歎、很敬佩,但是就不肯學他,怕苦。教你每天拜一千拜,你看到別人拜一千拜,心裡也很羨慕,但是自己又不肯幹,這就是見善行之不勇。聽到劉素雲老師每天十個小時聽經聞法,你聽了也會覺得很振奮,輪到你去幹,你也不肯幹,這就是沒有勇心。聽到善法能夠歡喜,這是善根,但是善根還不足,人家的善根足,人家成就了,我們的善根不足。 

  下面也是,『或救人而心常自疑』,這也是善根不足的表現,知道救人好,但是心裡很多疑惑,「該不該救?這樣救會不會產生什麼負面效果?」這疑心一起來就沒有勇心,不肯去承擔。我講個最簡單的例子,你在路上走著走著,忽然見到一位老人家暈倒在地,你不認識他,旁邊的路人見到了也不肯伸出援手,從他身邊走過,不理會他。這時候你看到,你能不能夠立即去救他,或者馬上送他到醫院,叫部的士車就送醫院,自己掏錢,讓他入院趕快治療,你能不能幹這個事?可能第一念想去幹,馬上第二念想到,「這個人是真是假,他真暈倒嗎?他要是詐騙我,拉著我說是我把他推倒的,讓我賠償損失怎麼辦?或者是他真的暈倒了,我把他送醫院,結果他兒女找上門來,說我把他推倒的怎麼辦?」這些念頭都起來了,這念頭一起來,於是就不敢幹了。所以疑是大煩惱,斷人的善根,斷人行善的功德,那都是因為對因果不相信,或者不十分相信,你要對因果十分相信,你就不必去疑了。如果真的他是騙我的,那也是我欠了他,上輩子我欠他,我這生就還他,我這麼做是對的,對得起我良心,這符合天理。他需要幫助,我就去幫助,甭管那後果如何,即使後果不好,也是應該我受的;如果我救人的後果都不好,那你說我的業障多重,這不是消業障嗎?如果我不救他,那後果就更差了。你深信因果就沒什麼疑的,該幹就幹。 

  譬如說我們現在要發心弘法利生,這是救人,救人的法身慧命,這是好事,是世出世間法最大的好事,但是困難重重,你做這個事情會不會有疑?首先第一個,我能不能做?我又不是佛菩薩再來,我是個凡夫,這事我能做嗎?這個疑一起來就不敢做了,那都是佛菩薩的事業,護世息災、續佛慧命,那是佛菩薩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我做不來。懷疑自己的善根,那你就做不來了。或者是自己還是很想做,但是懷疑說,「我能力不夠,雖然說佛菩薩應該會加持,但能加持多少?如果說佛菩薩加持我,為什麼還遇到這麼多障礙?」對佛力也有疑惑。就像《無量壽經》講到最後「邊地疑城第四十品」,兩種疑惑,一種疑自力,自己的善根,一種疑佛力,這兩種只要有一種,往往心就會退;如果兩種都有,那你肯定幹不成。所以疑乃菩薩最大的障礙,斷菩薩的精進善根,有疑就不能精進,護持正法也是要精進。在遇到障礙的時候我們可以退讓,但是絕對不退心,退讓是為了以後更好的成就,退心那就完了,前功盡棄。所以這個疑一定要把它斷盡,深信自己善根,自己本來是佛,這件事情就是我要做的,我本分內事,別人不做那是當然,他沒發心,我發了心,我就要承當,整個世界沒一個人承當,我一個人能承當,正法復興就我一個人來做,我都要做。然後也相信佛力加持,這件事當然不可能是我一個人做的,十方諸佛一起做,所有聖賢、佛菩薩一起來幹,凡夫不肯幹,佛菩薩怎麼會不肯幹?我沒有能力,佛菩薩有能力。所以,只要這是好事,我們認定方向,我們就一直做下去,中間肯定有考驗,考驗都是幫助你提升的,但是你要相信最後一定能絕處逢生,而且你的成就會意想不到。 

  我們看師父上人一生,他的弘法路程那是很多坎坷、曲折,往往都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為什麼?因為他沒退心,佛菩薩就能加持得上;如果退心、不幹了,佛菩薩也就加持不上了。那你就眼看著佛法衰亡在你手上,你忍心嗎?你要是不忍心,就要承擔,再苦再累、再多的委屈都要承受,而且要恬然容受。不是說覺得很苦,憋在心裡,那不叫恬然,恬然是很歡喜,心還是那麼安穩,順逆境界都是那麼歡喜、那麼安穩,滿懷著信心、滿懷著願心去做我們自己本分的事情,相信最後佛菩薩加持一定能成功,我們善願必定能成就。我自己出家就是為了走弘法利生的道路,如果是為了自己了脫生死、求往生,不必出家,我出家前把教理都學得很通,我都開始講《無量壽經》了,怎麼往生我知道,不必要出家,而且在家更容易。《無量壽經》裡面你看在家人居多,在家的菩薩有十六位上首列名,出家的菩薩只有三位,就顯得這個淨土法門在家人容易修,適合在家人。那我為什麼要出家?就是為了弘法。以出家身分弘法方便,而且真正要復興佛法、紹隆佛種,就要紹隆僧種,要自己以身作則,帶起僧團回歸佛陀教育。當然這件事情絕不是我一個人的能力能做到,但是我有信心,我有這個願,就等著阿彌陀佛、佛菩薩給我安排。所以師父常常提醒我們,只要你真心為佛法、為眾生,什麼樣的安排都是對你最好的,那都是佛菩薩安排,你自己不用操心。我就學著不操心。這是講不能疑。 

  下面說『或身勉為善而口有過言』,身體行為勉強的去行善。譬如說見到別人行善,自己跟著做,不做不好意思,勉勉強強;看見人家印經布施,自己不好意思不掏點錢,隨喜一下;看見人家做義工,覺得挺讚歎,「好吧,我也跟你做兩天」,很不情願,不是發自內心真心去行善,當然這個果報就不會那麼殊勝。而且還會口有過言,那就更麻煩了,這是怨天尤人。譬如說你看見人家行善做好事,你不好意思不做,你跟著做,做了之後有點麻煩,心裡就抱怨,甚至說抱怨的話,「你看我早跟你講不要幹了,你偏偏要幹,幹到現在你看多麻煩」,這是口有過言。這些都是我們初學的人常常會犯的過失,口業很容易造,尤其是批評人。所以《無量壽經》裡講善護三業,第一就是「善護口業,不譏他過」,不能批評人、不能講人過失,尤其是背地裡講人過失,損陰德。下面,『或醒時操持而醉後放逸』,清醒的時候能把持得很好,能夠斷惡修善、能夠恭恭敬敬,但是一喝酒喝醉了就放逸,了凡先生還沒有戒酒,五戒沒持好。本來酒戒不是性戒,是遮戒,就是喝酒本身沒罪,喝醉了容易犯罪。 

  所以佛制五戒,前面四條是性戒,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這是本來就有罪,你不持這個戒,你造這個惡也是一樣有犯罪,也一樣有果報;當然,如果是持戒、受了戒還會犯,那就是罪上加罪,不僅有性罪,就是本來的罪,還加上破戒罪。飲酒這一條叫遮戒,遮是防止,防止你喝醉了造殺盜淫妄;如果你酒量很大,像鄭康成「會須一飲三百杯」,三百杯下肚,一點小小禮節都可以不缺,一點都不亂,這種酒量就沒問題,他絕對不會犯殺盜淫妄,一般人不行。所以佛要制定這個戒,就是防止你破性戒。了凡先生就是喝醉了就放逸,功夫就破了,所以酒一定要戒。這裡講『以過折功,日常虛度』,他做功過格,了凡先生就是用《感應篇》做功過格,功要記下來,過也要記下來,然後看看抵消之後還剩多少條功,結果以過折功,最後剩下的沒幾條,也可能沒有,甚至還有負數,日常虛度,這天就虛度了。這就是剛剛開始改過的人往往出現的狀況,我們都有,你知道這是正常的,但是要突破,不能原地踏步,更不能夠這時候退縮,要繼續努力精進。下面說: 

  【自己巳歲發願。直至己卯歲。歷十餘年。而三千善行始完。】 

  這是他發願先修三千件善事,求中舉人、考功名。他是『己巳歲』發願,我們統計看他的歷史,他那時候應該是三十五歲遇到雲谷禪師,當時發願修三千善事。『直至己卯歲』,這是十一年後,『歷十餘年,而三千善行始完』,頭尾十一年才把這三千善行做完,不容易。他這三千善行是以過折功,就是以惡折善之後剩下的,這麼積累下來三千條,虛度的不算,譬如說這一天幹了十條善事,又幹了五條惡事,那十減去五剩五條,只能算五條,積累到最後三千條,相當不容易。就是因為原來的過失抵消的很多,所以善他也是拼命幹,但是抵消也太多了,所以十一年才完滿他的三千善事的願。我們可以學他,也可以發願修三千善事,你也用功拿出十年斷惡修善。那善和惡怎麼來算?你用《感應篇》就行,《感應篇》裡講到的善就算功,講到的惡就算過,一天到晚你看以過折功剩幾條。其實這個積累也很快,因為《感應篇》總共這個功過格有一百九十五件事情,犯了就剔除,很快。等了凡先生四十五歲這年就圓滿三千善行了。 

  【遂起求子願。亦許行三千善事。辛巳生男天啟。】 

  這是發的第二個願。願不要老發,人家了凡先生十幾年才發一個願,你得幹完,圓滿了一個願再發第二個願,別天天發願,都不能兌現,發到最後自己都變成一個老油條了,隨口就發願,全都是打妄語。所謂君子發長願,小人常發願,別做小人,天天發願,要發就發長久的願,希望能夠把這個願心一生都堅持不懈,你成就了,一個願就成就了。你看法藏比丘當年發四十八願,無量劫來成就,人生能夠圓滿一條願就不簡單了。『辛巳』,他求子,也許行三千善事,第二個三千善事。因為命中無子,這在古代社會就覺得很對不起祖宗,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既然已經成家,那就要有後才行,德不夠就沒有後。曾經我在北京大學做演講,那是二OO九年,北京大學請我去講傳統文化,底下有五百師生聽課。我講完之後,因為我講孝道,有一個人提的問題很尖刻,他問我,『孟子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那您現在怎麼還沒成家,您怎麼還沒後?你是談孝道的』。我說,「是,這個問題我首先給你講什麼叫後。後,不是說你生了兒女叫後,能生就叫後,那簡單,豬狗都叫有後,對不對?豬狗都是孝,那人怎麼能跟豬狗相媲美?豬狗生的還多。你拿這個做標準,豈不是太下劣了?這個有後,是有真正好的後代能夠承傳祖上的家風、家學、家道、家業,而且能發揚光大、光耀門楣,這才叫有後」。 

  我就問他,「傳統文化從我們中國老祖宗,堯舜禹湯、文王、武王、周公、孔孟這樣傳下來,幾千年了,歷代都有人能夠發揚光大。傳到今天,傳統文化幾乎沒有人肯去學了,我們能對得起老祖宗嗎,老祖宗看了會不會傷心?我們老祖宗就沒有後了,那我們算不算孝?」然後我跟他舉了個比喻,我說,「老祖宗就好像一個父親,養了十個兒子,九個兒子成家立業了,都生養了後代。第十個兒子最小,他在那想,這九個哥哥工作很忙,他要為了維持家業全心全力去做,自己的兒女往往教育就會疏忽。而如果兒女不去教,他將來又怎麼能承傳父親的家業?他會敗家的。這第十個小老弟於是就發心,全心全意為他的九個哥哥來教育他們的後代,自己犧牲了,不成家,他的任務就是做老師教這些孩子,把這些孩子都教成人,教成優秀的聖賢人物,讓自己父親的家業有後」。然後我跟他們講,「你們都是那九個哥哥,我願意做那第十個小老弟,你們的兒女我來幫你們教,我全心全意投入到教育事業,讓我們的老祖宗有後」。他聽明白了。所以人的心量不能太小,就想到自己一家、自己那一支有後,老祖宗很多分支都希望要有後,我們都是炎黃子孫,不能搞自私自利,要著眼於至少是一個民族來傳承後代,這是最起碼的心量。實在講一個民族都不夠,全世界所有的民族我們都要幫他們有後,優秀的傳統文化,各民族的、各宗教的文化我們都要去傳承、都要去護持,讓正法興隆,那是人類有後。這是大事業,要犧牲奉獻才能做得到。 

  這是個小插曲,講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個事情我們就明白了,什麼叫大孝,什麼叫小孝?只為自己家有後,那是小孝;為整個民族、整個天下人有後,這是大孝。了凡先生在這裡起了『求子願』,他是求自己有兒女,他就又發願做三千件善事,結果感應很快。辛巳這一年,你看從己卯到辛巳就是過兩年而已,這「天干地支」大家會算,就只過了兩年,也就是他四十七歲這年生了一個男孩,取名『天啟』,袁天啟,這感應很快,三千善事沒做完,馬上就已經有感應。他第一次發願也是這樣,發了願行三千件善事,第二年就考中舉人。但是願不能虛發,不能說這願已經成就,舉人到手,我就後面不再履行那個願望了,那不行。他是兢兢業業的把三千善事做完,然後再起第二個願。你看這個人多好,老實,不自欺、不欺天。他第二次這個願兩年成就了,但是要完成三千件善事恐怕還得十年,也得幹。底下說: 

  【余行一事。隨以筆記。汝母不能書。每行一事。輒用鵝毛管。印一朱圈於曆日之上。或施貧人。或放生命。一日有多至十餘圈者。至癸未八月。三千之數已滿。】 

  這裡講了凡每行一件善事都以筆記下來,很認真,這個誠敬難得。『汝母』,這是對他兒子講,因為《了凡四訓》是寫給他兒子的家訓,說「你的母親」,就是了凡先生的夫人不識字,所以不懂得寫,她怎麼做?跟她先生一起幹,每行一事就用鵝毛管印個朱圈,朱是紅色,印一個圈在那個『曆日』上面,就是日曆上面,看這一天有幾個圈,就是幹了幾件好事。這裡面很多,舉幾個例子說,或者布施貧人,或者買放生命(放生)等等。一天有的多到十餘圈,一天可以幹十幾件好事,這樣積累,至『癸未』這一年八月,你看從辛巳到癸未也是又過了二年,這一年是四十九歲,『三千之數已滿』,第二個願圓滿。 

  【九月十三日。復起求中進士願。許行善事一萬條。丙戌登第。授寶坻知縣。】 

  這是了凡先生發的第三個願,他起了『求中進士』的願。原來是命中沒有舉人、沒有進士,他第一個願是中舉,中了;第二願求子,得子了;第三願他要求進士,這是最高的功名,他發的願是很大了。『許行善事一萬條』,他許的願也比以前的大,大概也有信心了,你看三千、三千都幹下來,這回發了一萬條善事的願。第一次的三千善事用了十一年,第二次的三千善事用了四年,第三次他想按這個速度應該很快,所以他就敢發一萬條善事這個願,結果沒想到感應很快。『丙戌登第』,丙戌就是癸未之後,癸是最後一個天干,再就是甲、乙、丙,又過了三年,就是五十二歲這年登第,進士考中,滿願了。朝廷封他一個官叫『寶坻知縣』,寶坻就在現在的天津市(天津古時候就是個大市,現在也是直轄市,就在北京旁邊,明朝的首都是北京,天津是很重要的一個港口),在那裡做知縣,知縣就是縣長,是個很重要位置的縣官,他命中本來在四川做一個小縣官,這個官就完全不同了,命運都在改。下面: 

  【余置空格一冊。名曰治心編。晨起坐堂。家人攜付門役。置案上。所行善惡。纖悉必記。夜則設桌於庭。效趙閱道焚香告帝。】 

  這幾句體現出了凡先生真幹,你看他用一個小冊子,『置』就是放置在案頭,『空格一冊』,就是這個冊子裡頭都是空格,專門是給他記善惡功過的,這個冊子就叫『治心編』,對治心裡的毛病習氣。『晨起』,早上起來,『坐堂』就是上班,當知縣要斷案子,『家人』,家裡的這些僕人就會把這個《治心編》也帶著,『攜』就是帶著,『付』是交給,『門役』,衙門門口看門的人,就是讓他轉交到了凡先生的辦公室。『置案上』,放到辦公桌上,讓了凡先生每天別忘了做這個事情,就是記錄自己的功過。『所行善惡,纖悉必記』,纖悉,纖是非常細小的善惡,哪怕是起心動念都不放過,悉就是全,全記下來,必定記下來。晚上把一個供桌設在他的庭院裡面,效法趙閱道『焚香告帝』。趙閱道之前我們有介紹過,是宋朝的一位御史大夫,為人剛正不阿,人稱「鐵面御史」,專門彈劾那些不如法的官員。他學佛修禪,最後開悟,臨終預知時至,坐著往生,他這種修行功夫都是從斷惡修善、老老實實真下功夫來的。你看他每天晚上焚香告帝,把今天所作的一切善事、惡事全部稟告上天,一點不欺瞞,不敢告訴上天的就不敢做,用這個來激勵自己。袁了凡也學趙閱道,把他一天的功過格拿出來,也向上天稟告,這樣來真誠的斷惡修善。下面說: 

  【汝母見所行不多。輒顰蹙曰。我前在家。相助為善。故三千之數得完。今許一萬。衙中無事可行。何時得圓滿乎。】 

  這是他的夫人為難了,見到現在當了官,寶坻知縣,不像以前那樣可以很多時間行善,所以所行的不多。於是,『輒』就是總,總是『顰蹙』,就是皺著眉頭,就是很憂慮,說「我之前在家裡幫助你去做善事,一條一條我們都很認真的幹,所以三千善事數目很快就能圓滿。可是你這次許願一萬條善事,而你又當官了,在衙門裡平時很少能夠有機會去像以前那樣做善事了」,『無事可行』。像施貧人,你不能親自跑去外面施貧人了;買放生命,因為你的工作關係,你也不能天天去幹,那何時才能夠圓滿這一萬條善事?了凡先生也覺得挺憂慮,真是不容易,一萬條,這幹到何年何月?結果有了感應。 

  【夜間偶夢見一神人。余言善事難完之故。】 

  晚上睡覺,了凡先生做了個夢,夢到一位神人、天神,於是了凡就在夢中跟這個神人說了心裡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說,「這一萬條善事什麼時候能完?很難」。結果神人怎麼對他說? 

  【神曰。只減糧一節。萬行俱完矣。】 

  『只』是只是、僅僅,你曾經減糧這件事情,一萬條善事就圓滿了,底下就把這原委說出來。 

  【蓋寶坻之田。每畝二分三釐七毫。余為區處。減至一分四釐六毫。委有此事。心頗疑惑。】 

  他在夢中夢到神人給他這麼說,他就想起,說寶坻那個農田要徵稅,這些農民就等於上繳所得稅,每畝上繳二分三釐七毫,這稅相對比較重。了凡先生說,『余』,余就是我,我為區處,『區處』就是處理、安排的意思,我為這些農民做一個調整、安排,把原來的稅收減至一分四釐六毫。你看減了一半,減了不少。這件事情確實有,『委有此事』,委就是確實,確實有這件事情,神都知道。『心頗疑惑』(原文是「心頗驚疑」),頗是很,心裡很疑惑,不明白為什麼神這麼說?這只是一件善事,頂多算是一件,為什麼說一萬件都圓滿了? 

  【適幻余禪師。自五台來。余以夢告之。且問此事宜信否。】 

  『適』是剛巧,剛巧這時候有位出家人幻余禪師,也是一位善知識。你看從幻余,他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他知道「我」是虛幻,不是真的,所以叫幻余,假的,沒有我。這位禪師從五台山來,當時了凡先生跟這些佛門的大德交往很多,於是大概就向他請教。他以夢告之,把這個夢匯報給幻余禪師聽,而且問他此事應不應該相信,這神人說的話可不可以當真? 

  【師曰。】 

  就是幻余禪師的話。 

  【此心真切。即一行可當萬善。況合縣減糧。萬民受福乎。】 

  你看這位法師真的是有見地,過去出家人為什麼士大夫都佩服?你看他講出來的話就是不同凡響,所以了凡先生進士出身都要虛心向這些法師請教,人家有道德、有學問。我們自己要慚愧,我們自己沒有道德、沒有學問,人家看不起佛法,我們也有責任,所以自己要真正好好修,才能振興佛法,所謂「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幻余禪師說,你的心真切,『真』是真誠,『切』是懇切,用這種真誠懇切的心來行善,則能『一行可當萬善』,做一件事就等於萬善了,用心不一樣。有的可能萬善還不如人家一行,很努力的幹了很多事情,他的功德可能當不上人家一次做善事。了凡先生後面又舉例說,有一個貧女,很貧窮的時候拿兩文錢去布施寺院,這是她全部財產,全布施出去了,結果老和尚親自給她來迴向(大概老和尚有他心通,是一位證果的高人)。後來這位貧女福報現前,被皇上看中,選為妃子,入宮做了貴妃娘娘,她就感念當時曾經在那個寺院裡面修的一點福報才有今天,所以她要還願。於是帶著千兩黃金去那個寺院布施,結果老和尚沒有親自出來見面,叫一個小和尚代表,給她迴向。這貴妃娘娘心裡很不爽,就找到老和尚來詢問,說:「我過去做貧女,只布施兩文錢,你老人家還親自給我迴向。為什麼我現在布施千兩黃金,你只是打發一個小和尚來,馬馬虎虎就了事?」這個老和尚講:「過去妳雖然布施兩文錢,但是此心真切,兩文錢超過千金。但是現在妳富貴了,傲慢習氣都起來了,千金對妳不算什麼,妳布施的心遠不如往日真切,所以不需要老衲,只需叫個小和尚足矣。」這就是說明修福、修積功德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心要真切,真誠懇切,不在乎事的大小,在乎你的心是不是真切。 

  底下說『況合縣減糧』,禪師跟了凡講,你做寶坻知縣,你給全縣人民減糧,『萬民受福』,你這個恩惠惠及萬民,這縣裡不只一萬個人,可能有幾十萬都受福了,所以你看這是不是一行可當萬善?了凡先生明白了,真的原來公門裡面好修行,當了官要行善積德很容易,一個好的政令下去,萬民受福,這比以前修善方便多了。你看以前修善,第一個三千件善事修了十一年,第二次三千件善事還修四年,這第三次,一萬條善事一天就搞定了,一念之間。有權有勢,修善積德太容易了,反之,如果是造惡也很容易,它成比例的,一個錯誤的決定可能萬民受災,所以不能不謹慎。了凡先生明白了,於是: 

  【吾即捐俸銀。令其就五台山。齋僧一萬而迴向之。】 

  『吾』就是我,了凡就馬上把自己的俸銀,就是俸祿、薪水,把薪水所得的銀兩全捐出來,交給幻余禪師,請他,『令』就是使,叫他,『其』就是指幻余禪師,『就』就是回到五台山,『齋僧一萬』。你看供萬僧齋,過去的出家人都有修行,這一萬個人裡面往往都有佛菩薩再來,所以供養萬僧齋功德很大,等於供養佛菩薩一樣。現在估計很難,現在一萬個出家人裡面能有幾個真修行就很難說了,所以功德相對就比以前少,少多了。一定是要提倡佛陀教育,真正以戒為師、以苦為師,真有道心的出家人,你供養他,這個功德才大,它是人天福田。這裡了凡先生是敬奉三寶,供萬僧齋迴向,也就是他一萬件善事圓滿了。這是他一生改過得福、改造命運的經歷,給我們很深的啟示。底下是講他的一些結語、結論,非常的精闢。 

  【孔公算余五十三歲有厄。余未嘗祈壽。是歲竟無恙。今六十九歲矣。】 

  孔先生曾經給我算命,說五十三歲我就得要壽終正寢,這個『厄』就是困厄、災難,就是該走了。但是我未嘗祈壽,我從來沒有去祈求壽命,一生就發了三個願,第一願中舉人,第二願生子,第三願中進士,都得了。沒有求過壽命,但是壽命也得了,到五十三歲那年竟然無恙,『恙』是病,沒有病苦,平安度過,今已經六十九歲了。了凡先生寫這篇家訓的時候是六十九歲,他實際上是七十三歲離開人世,你看五十三歲到七十三歲,多活了二十年,改造命運很明顯。 

  【書云。天難諶。命靡常。又云。惟命不於常。皆非誑語。】 

  《書經》所說天道難相信,這個『諶』就是相信,天道就是因果,因果一般人不肯相信,但是它是事實。『命』是天命,『靡』當無字講,『靡常』就是無常,天命沒有說恆常不變的,它是可以改的。怎麼改?根據你的心在改,不僅你自己的命運可以改,家有家運,國有國運,世界有世運,都可以改。你看馬雅人幾百年前就預言,二O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號有災難,現代的科學家也發現太陽黑子活動劇烈了,可能會引發很多災難,不都有嗎?結果我們大家努力的祈禱、努力的念佛迴向,護世息災,不就改了嗎?馬雅人的預言不就不靈了嗎?天道難相信,天命沒有恆常的,都是可以改的,世界有世界的運,改的方法都是斷惡修善,這個原理原則不會變。但是大家可不能懈怠,一懈怠,「行了,這已經沒災難了」,甚至說「原來災難都是假的、騙人的」,繼續為所欲為,可能變本加厲的造惡,那就完了,災難可能在你根本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就會出現,難說,為什麼?天道無常。『又云,惟命不於常』,這個命就是天命,只有天命是沒有長久的,都在改,隨著人心在改。這些都不是誑語,就是不是欺騙人的話,都是真實的話。 

  【吾於是而知。凡稱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乃聖賢之言。若謂禍福惟天所命。則世俗之論矣。】 

  所以這裡了凡明白了,我們也明白了,凡稱禍福都是自己求得的,這是聖賢之言,聖賢是這樣教我們的,就是「禍福無門,惟人自召」,自作自受;如果說禍福是惟天所命,這是天安排的,上帝給你注定的,這是世俗之論,也就是迷信之論。所以懂得這個道理我們就可以改。下面說: 

  【汝之命未知若何。即命當榮顯。常作落寞想。即時當順利。常作拂逆想。即眼前足食。常作貧窶想。即人相愛敬。常作恐懼想。即家世望重。常作卑下想。即學問頗優。常作淺陋想。】 

  這幾段話特別的精彩,可以做為自己的座右銘,不斷的來警醒自己。這是了凡對他兒子講的,說「你的命不知道如何?」其實了凡先生得到孔先生的邵子《皇極數》正傳,他能夠算,但是他不給兒子算。你看他這裡說,「你的命我也不知道」,這就比孔先生要高,他會算都不算,為什麼?命是可以改的,何必要去算?所以即使你的命運當榮顯,應當是榮貴顯耀的命,大富大貴,也常作落寞想。這樣好,心能夠卑下,不會傲慢,福報大的人容易傲慢,我常作落寞想,落寞就是潦倒、不順利,那我就不敢放肆,不敢窮凶極欲,不敢放縱自己的欲望。即使時當順利,你現在很順利,考試都能及格,成績很優秀,努力設定目標都能達到,這就是很順利,『常作拂逆想』,拂逆就是不順,那你就不會生傲慢。譬如說你遇到好的緣分,你不能覺得「這是我命中該有」,你要想到「萬一我失去這個緣分怎麼辦?」很可能當你正在傲慢的時候,這緣分已經失去了,你就會痛苦。有這樣的緣分趕緊珍惜,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想。 

  『即眼前足食,常作貧窶想』,你能夠吃得飽、穿得暖,也要常常想到「我要是貧窮的時候怎麼辦?所以現在豐衣足食,我要多去布施、多修福報,等到真正有天災人禍的時候我不至於很難過」,為後來要打算。富貴的時候不懂得修福,福享完了,到窮困潦倒的時候,那真的是很難挨;年輕的時候不懂得修福,到晚年沒有福報,那是最難過。福要留到晚年享最好,年輕的時候拼命享福,都糟蹋完了,到晚年很淒涼,那才是真苦,年輕苦一點沒關係,身體好,能挨過去,到晚年那是真苦。所以有錢多做善事、多布施,給自己修福,也給子孫積陰德。即使人相愛敬,人能對你敬愛,你要常作恐懼想,想想自己的德夠不夠,人家的敬愛是不是太過?太過了,我名不符實,那我就會有災難。特別是你做弘法利生的好事,別以為「我有本事」,那是佛菩薩加持你的,你怎麼能夠把佛菩薩的功勞據為己有?這絕對不可以。即使家世望重,出身於名門貴族,很有聲望,也常作卑下想,自己要謙卑、要低調、要尊敬別人。即使學問頗優,你很有學問,你讀書很多、見多識廣,你常作淺陋想,覺得「我學問還是不夠」。山外有山,我們現在好像周圍的人比不上了,但是跟古大德比起來怎麼樣?真的是太不如了,自己如果是因學問稍微好一點就傲慢、看不起人,這是淺薄,真正有道德學問的人覺得你根本一無是處。所以孔子說,「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你稍微有傲慢、稍微吝嗇,不肯去幫助別人,你那些學問全是假的,不足看了。下面說: 

  【遠思揚祖宗之德。近思蓋父母之愆。上思報國之恩。下思造家之福。外思濟人之急。內思閑己之邪。】 

  這就是正思惟,前面講的「常作落寞想、常作拂逆想、常作貧窶想、常作恐懼想、常作卑下想、常作淺陋想」,這都是正念正見。這裡講我們的思惟,遠思發揚祖宗之德,祖宗雖遠,不能忘記,自己要努力修學,發揚祖宗之德,不能讓祖宗蒙羞。『近』,近處的父母我們能看得到,要常常思惟『蓋父母之愆』,愆是過失,父母難免有過失,你不能張揚父母過失,批評父母、背後說父母,那都是大不孝,要蓋住,隱惡揚善。父母知道了,他也會良心發現,也會改過。這是孔子說的,「父為子隱,子為父隱」,能懂得隱父母之過。對上要思報國之恩,這是盡忠,前面講盡孝,這裡講盡忠,國土、人民對我們都有恩,我們要報。『下思造家之福』,想到自己以後的兒女、兒孫後代,讓他們要有福報,那我們怎麼造福?多積陰德、多行好事,這就是造家之福,這家就能夠長久。『外』,對外要常思惟濟人之急,濟是幫助人,別人有急難趕快幫助,不要猶豫、不要懷疑。『內』,對自己,『思閑己之邪』,閑是防的意思,防止自己產生邪念、邪行,這是對治自己的毛病習氣。 

  【日日知非。日日改過。一日不知非。即一日安於自是。一日無過可改。即一日無步可進。天下聰明俊秀不少。所以德不加修。業不加廣者。只為因循二字。耽擱一生。】 

  了凡先生勸導、勸諫兒子非常的懇切,苦口婆心,我們也要像了凡先生的兒子一樣接受這位智慧的父親的教誨。了凡說『日日知非』,非就是過錯,誰的過錯?不是別人過錯,自己的過錯,你看別人過錯就全錯了,天天要知道自己的過錯,怎麼知道?認真學《弟子規》、《感應篇》、《十善業》你就知道。知道有錯趕緊改,日日得改過,一天都不能懈怠。『一日不知非』,你這一天反省反省,好像沒犯什麼過錯,這就有麻煩了,這就是你一日安於自是,你這一天偷安苟且、自以為是了,覺得自己很美,傲慢心、懈怠懶散都起來了,哪裡說沒有過失?沒成佛之前都不可能沒過失。還有一種覺得自己沒過失,就是一闡提,滿身的過失他看不出來,他覺得自己很美,目空一切,看別人全是過失,自己是最完美的人,這種人是地獄種性,將來必定墮地獄。『一日無過可改,即一日無步可進』,所以修行進步就是天天改過當中得來,說這一天沒有什麼過失可改了,你這一天就沒有進步,你覺得自己很好,那說明你就不能再好了;你認為自己不好,你就能再好。所以改過很重要,《感應篇》、《弟子規》天天不能夠離開,它幫助你認識自己的過錯、改正過錯。天下聰明俊秀的人不少,就是利根的人不少,但是,『所以德不加修,業不加廣』,他不能夠努力的修德、努力的提升自己的道業,都是因為『因循』二字,因循就是懈怠、懶惰、不認真、不誠敬,隨隨便便的過日子,於是就耽擱了一生。本來一生能夠成聖成賢、能夠作佛作菩薩,來生還要淪落為凡夫,還要搞六道輪迴,甚至是下三惡道,這就很令人痛惜。聖賢之道我們既然已經學了,那就要努力去落實,不能夠耽擱一生,不能糟蹋一生。 

  【雲谷禪師所授立命之說。乃至精至邃至真至正之理。其熟玩而勉行之。毋自曠也。】 

  這是了凡先生最後總結的話,雲谷禪師對他傳授的立命之說就是這篇所說的道理,『乃至精』,至是到了極點,至精就是最精闢的,『至邃』是最深邃的,『至真至正』就是最真的、最正的道理,完全是佛知佛見,那才叫至。這種道理我們有幸能夠聞到,要來學習。『其熟玩而勉行之?』不能夠空過,熟玩,熟是細細的、反覆的玩,這個字念「萬」,玩就是玩味、咀嚼,去消化吸收。所以這篇文章要多讀,細細的讀,把它背下來,常常念著,叫熟玩。而勉行,你熟了才能努力去做,勉力行之。『毋自曠也』,毋是不要自己荒廢了自己。「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這一大段就以了凡先生「立命之學」做為一個大圓滿。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就學到這裡,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8-18 08:5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