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3618|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二十一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定弘法師主講  (第二十一集)  2013/2/24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檔名:57-109-0021 

  尊敬的諸位大德同修,大家好!我們繼續來學習《太上感應篇彙編》,請大家打開經本第七十七頁倒數第四行,這裡我們繼續看宋朝顏丙居士的開示。這篇「普勸修行文」是勸導我們知道人命無常,在身體還健朗、頭腦還清醒的時候,及時行善、及時辦道,不要等到將來後悔莫及。我們看倒數第四行,第二句開始。 

  【世上才經七日。陰間押見十王。曹官抱案沒人情。獄卒持叉無笑面。平生作善者。送歸天道。仙道。人道。在日造惡者。押入湯塗。火塗。刀塗。鑊湯沸若崖崩。劍樹勢如山聳。灌銅汁而遍身肉爛。吞鐵丸而滿口煙生。遭剉磕則血肉淋漓。入寒冰則皮膚凍裂。身碎業風吹再活。命終羅剎喝重生。】 

  我們先看到這裡。這段是講平生作惡之人,到了命終之後,就要到閻王殿前去接受審判,按一生所造的罪惡去接受刑罰,在地獄裡面受刑,這些都是真實的狀況。佛家、道家這些聖者,他們能夠斷煩惱,有親證的功夫,所以他們都能看到,絕不是危言聳聽,全都是事實真相。這是講命終之後,過奈何橋,告別陽間的親人,入鬼門關,準備要去見閻王了。在世上經過七天,在陰間要見『十王』,這是道家、佛家都有講到的。地獄的十王,就是十位主管,分別是秦廣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卞城王、泰山王、平等王、都市王、五道輪轉王,這十王。每一王都有一個殿,居中央的就是我們比較熟悉的閻羅王殿,這十王是分別審判罪人。『曹官抱案沒人情』,曹官就是判官,他們將罪人一生的檔案抱來,按照這一生的檔案去判處這個罪人的刑罰,這裡頭沒有情面可講的。在陽世間可能你能夠賄賂這些官員,你能夠從輕發落,但是在閻王殿裡就沒人情講,絕對是公平。判了之後,獄卒就要把罪人押下去受罰,所以『獄卒持叉』,拿著刀叉,沒有笑臉,看起來是非常的嚴酷,沒有任何的情面可講。 

  平生行善積德的人,這時候就得到解脫了,可以被送上『天道、仙道、人道』,這是善道。在陽間造惡的人,此時就被押入三途受苦,這三途分別是『湯塗、火塗、刀塗』。湯途就是指畜生道,常常要受燒煮,被人吃,這是湯途;火途是地獄道,地獄是猛火去燒煎罪人;刀途是指餓鬼道,餓鬼道,他們總感覺有人在追殺他們,拿著刀子追殺,很害怕,所以稱為刀途。這裡特別講到地獄裡頭的狀況,實際上地獄裡面也有湯、也有火、也有刀,樣樣都俱全。『鑊湯沸若崖崩』,鑊就是一個大鍋,裡面是熱油、熱水,沸騰的,這個溫度決定是比人間沸騰的溫度要高出好多倍,猶如崖崩,就是可以能夠沸騰得如翻江倒海。『劍樹勢如山聳』,刀劍一條一條的豎立起來,就像高山聳立。罪人往往此時就會被趕上刀山劍樹他怕地獄裡頭的這些惡鬼夜叉來追,所以他們拼命跑,跑上刀山劍樹,身體就被刺爛了,還是要在這上面,不能下來。『灌銅汁而遍身肉爛』,這是烊銅灌口,那銅燒成銅汁了,你想想,那是幾千度高溫,變成液體,往這罪人口裡頭灌,一灌進去,當然肉身就壞爛。『鐵丸』也是燒得通紅的,夜叉把鐵丸塞在罪人的口裡,『滿口煙生』,皮肉全都變成了火炭,冒煙。『遭剉磕』,剉是磨,磕,這是把罪人的身體拿來磨、拿來鑿,把他們的身體磨碎了,都變成了漿水,這裡說『血肉淋漓』。 

  剛才講的是佛家一般稱為八熱地獄,八熱地獄裡頭的溫度很高。八寒地獄就相反,溫度極低,零下不是幾十度,可能是幾百度、幾千度,寒冰地獄,而且罪人是沒有衣服穿的,就在這個寒冰地獄裡頭,皮膚都凍裂,變成像青蓮花一樣,整個都綻放出來。『身碎』,這是在地獄裡面受極刑,身體碎壞,但不是死一次就了(音瞭)了,被業風一吹,神識就復活了。地獄裡面很奇妙,都是化生的,它沒有父母胎生,所以身體可以一下子就恢復原形,一活過來就繼續受地獄的苦報。『命終,羅剎』,這些就是夜叉惡鬼,有的是全身鋼鐵、青面獠牙,非常的恐怖,他們把罪人折磨致死,再大喝一聲,就讓他們重生了。就是如此,在地獄裡面,一日一夜萬死萬生,從來不會停止受苦。 

  【人間歷盡百春秋。獄內方為一晝夜。】 

  在地獄裡面的時間跟我們人間有很大的差距,不同的地獄時差也不一樣。這裡講到的是其中一種情況,在人間過了一百年,可是在地獄裡面只有一晝夜,一天而已,就是地獄裡面一天等於人間一百年,這還算時差比較小的。過去李炳南老居士也在講六道的狀況,還提到有一種地獄,人間二千七百年才是地獄的一晝夜。換句話說,中國號稱是上下五千年,在地獄裡面還不足兩天,而一入了地獄之後,壽命就是論劫來計算,所以那裡頭你就可想而知,痛苦無窮,求出無期。 

  【魂魄雖歸鬼界。身屍猶臥棺中。或隔三朝五朝。或當六月七月。腐爛則出蟲出血。臭穢則薰地薰天。】 

  這是講人斷氣之後,魂神已經到三惡道去了,鬼是餓鬼道,有的會到地獄道,有的在畜生道。在人間的這些親友不知道他上哪裡了,只看到他的屍體還躺在棺材當中。或者隔三天、五天,一朝就是指一天,或者甚至隔六個月、七個月,當然屍體就會腐爛,腐爛的屍體就會長蟲,甚至流膿血,臭穢不堪,那個味道出來真是『薰地薰天』,方圓多少里都能聞到。 

  【胖脹不堪觀。】 

  膨脹起來,不忍去看,太難看了。 

  【醜惡真可怕。催促付一堆野火。斷送埋萬里荒山。】 

  人看到這種屍體,當然會覺得很可怕,趕緊催促把他燒了,一把火燒掉,把骨灰埋在荒山裡頭。你看,人到最後就是這個結局。所以,縱然你生前富貴、不可一世,到最後是「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自己的身體帶不走,你還能帶走什麼?那身體,生前是愛惜得不得了,去打扮它、保養它,到此時此刻,可能連野狗都會厭棄,都不肯走近。 

  【昔時耍俏紅顏。翻成灰燼。今日荒涼白骨。變作泥堆。從前恩愛。到此成空。自昔英雄。如今何在。】 

  這都是發人深省的話語。『昔時』是過去,生前這人是個大美人,『耍俏紅顏』,耍俏就是賣俏、誘惑人,這種紅顏美貌,總有死的一天,最後就是一把火燒盡了,有什麼值得驕傲,有什麼值得愛戀?今天看看,只是荒涼白骨一堆,變成泥堆,歸於塵土了。人從生到死不就是這樣嗎?所以能夠從這裡面覺悟,把那個會生死的身體放下,求那不生不死的佛性,這就是有智慧的人。帶不走的趕緊放下,我們修那帶得走的。從前恩愛夫妻,到此時已經成空,你走了,對方也不會追隨你。『自昔英雄』,過去曾經是個英雄好漢,馳騁沙場、萬夫莫敵,『如今何在?』留下屍骨一堆,可是那魂神還不知上哪一道了。如果殺人過多,有被無辜殺害的,將來都必須要還命債,還可能受地獄的苦報。 

  【淚雨灑時空寂寂。悲風動處冷颼颼。】 

  這是托物抒情,這些文詞都很優美,也很哀婉動人,勸我們覺悟。看到人死了,難免會流淚,尤其是至親眷屬,淚如雨下。『空寂寂』是表示,只是面對這種事實無可奈何,『悲風動處冷颼颼』,也是講這個意思。 

  【夜闌而鬼哭神號。歲久則鴉餐雀啄。荒草畔漫留碑石。綠楊中空掛紙錢。】 

  這是將屍體所在的地方,那種景象給我們描繪出來了。到了晚上,夜深人靜,『夜闌』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只聽到『鬼哭神號』,這是荒郊野外,這些都是沒有去投胎超生的鬼,在那裡哭泣。『歲久』就是年代久了、時間久了,屍首已經被那些鴉雀給吃得差不多了。『荒草畔漫留碑石』,這是在生的人把他埋了,在墳墓前安了一塊碑,可能很久都沒有人來掃墓,所以荒草都長起來了。『綠楊中空掛紙錢』,也有親友來祭祀,給他燒了紙錢,有的沒燒盡,掛在綠楊枝上,這種情景看起來令人覺得非常悲涼。 

  【下梢頭難免如斯。到這裡怎生不醒。】 

  『下梢頭』是宋朝的時候那種俚語、口頭語,就是結果、結局的意思。你看,一個人結果是什麼樣的?就是這樣。難免如此,誰都逃不過,誰都有這一天。看到別人走了,我們看看那個地方,屍首埋在那裡,怎麼能不覺醒?什麼時候就輪到我了。 

  【大家具眼。休更埋頭。】 

  『大家』就是指我們,我們大家讀到這篇文,『具眼』就是要有一種慧眼,就是智慧,要覺悟,別再糊塗了。『埋頭』就是指糊塗、不覺悟。 

  【翻身跳出迷津。彈指裂開愛網。休向鬼窟裡作活計。要知肉團上有真人。】 

  覺悟之後要修行,『翻身』是指覺悟了,回過頭來,『跳出迷津』,迷津是比喻六道輪迴,如果不出六道輪迴,那生生世世就搞這個生死活計,所以真正要發心出六道。『彈指裂開愛網』,要懂得六道的根源是什麼東西?就是愛欲,人就是因為有愛欲,所以離不開生死輪迴。而愛欲是虛幻的一個妄念,今生愛這個人、這個物,死了以後,到來生遇不到那個人,遇到別的人,又愛上了。生生世世就在這裡頭放縱愛欲,造生死業,這就是佛家稱為可憐憫者,在愛網裡頭出不來。什麼時候覺悟了,決心放下愛欲、放下情執,這就裂開愛網,裂開愛網就是裂開生死輪迴的網。『休向』,休就是別,別再『向鬼窟裡作活計』,鬼窟是代表三惡道,餓鬼是三惡道的一道。 

  什麼是鬼窟里的活計?三惡道的業因是什麼?佛家講,貪是餓鬼道的業因,瞋是地獄道的業因,愚痴是畜生道的業因。如果我們起心動念跟貪瞋痴相應,這就是在造惡道的活計,在勇猛精進向三惡道鑽。我們自己要好好反省,既然學佛了,既然學了聖賢教育,我們要不要出輪迴?如果真下定決心出輪迴,那就要真幹,把心中的貪瞋痴連根拔除,不要再有什麼貪欲,無論貪什麼都是餓鬼的活計。世間的名聞利養要放下,五欲六塵的享受要放下,這個享受包括物質上、生活上的享受,還有精神上的享受,這些享受實際上都會迷惑人,讓你生起愛戀,不肯捨掉這個輪迴。瞋恚的習氣更要放下。過去很喜歡生氣,一天到晚可能得發好多次脾氣,現在就要慢慢的淡化這種習氣,要控制,慢慢的減少發脾氣的頻率,最後把它斷掉。即使遇到人家來毀辱我、傷害我,我都能夠恬然容受,為什麼?我不再造那個地獄活計了。愚痴是畜生道業因,這個最難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愚痴,愚痴的人要是知道自己愚痴,他也就快不愚痴了,就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愚痴,還以為自己挺聰明。什麼是愚痴?對事實真相不明瞭,就是愚痴。事實真相,一般的人都做不到「生而知之」,必須要「學而知之」。不學,自己去悟,是很難的,幾乎不可能,所以要學。儒釋道這些經典都是講事實真相,我們一定要學習,不學習就墮入愚痴裡頭,糊裡糊塗過完這一生,即使沒有造過什麼罪業,來生還是要到畜生道,這是愚痴的業感召的,所以要修行。 

  我們修行的法門,最簡便的就是念佛、聽《無量壽經》。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就翻身跳出迷津了,這一生就能夠到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輪迴。真正覺悟的人,一定是把這件事當作最重要的事情來辦,這件事沒辦妥,都不要想別的事,這個事情不是小事,而是大事,無量劫最大的一件事。我們這一生有這個緣分遇到佛法、遇到淨土,可真的得好好把握,不能錯過這一生,錯過了再想遇到,那真的是太難了,百千萬劫難遭遇。所以要明白、要覺悟,你手上的這些東西,你還留戀、還執著,就是你還沒有覺悟,你還沒有把往生淨土當作最重要的事情來辦。特別是人到中年之後,這個事情就要更為重視,不能夠耽誤了光陰。 

  【要知肉團上有真人。】 

  『肉團』就是指自己的肉體,肉體裡頭有個『真人』,真人代表什麼?就代表佛性。道家講真人,佛家講佛。佛,人人本來就是,就在你的身體當中,就有一個圓圓滿滿的佛性,只是你現在迷惑顛倒,沒認清楚,它不起作用。就像一面鏡子,本身是放光遍照,這是如自性寶鏡,但是上面的灰塵太厚,把光明給擋住了。修行就是把障礙光明的灰塵洗刷乾淨,讓自性光明就透出來了。所以 

  【是男是女總堪修。若智若愚皆有分。但請迴光返照。便知本體元無。】 

  這幾句話就把佛家修行的原理講出來了。是男是女都要去修行,都可以修行,都能修成。佛性無分男女老少,無分智愚、賢不肖,這是眾生平等,人人有分。我們每個人本來就是佛,現在為什麼好像不是佛了,得不到佛的智慧、福德、能力,這些都失去了?就是因為我們有妄想、分別、執著障礙。妄想是你的念頭,念頭太多了,想這想那,全是妄念,全是不懂事實真相。在那裡瞎操心、瞎動念,動的念頭無非就是分別執著,這就是生死活計,把這個放下。『但請迴光返照』,意思就是回過頭來、回歸自性,心不要再往外攀緣了,外面的一切境界全是虛妄,如同夢境。現在從夢境裡回頭,就知道『本體元無』,本體就是我們的自性,這個自性本自清淨、本自空寂,本來無一物,什麼都沒有。但是,自性雖然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它不是物質、不是精神,可是它能起作用,它的作用是什麼?能現出境界。萬法皆由自性所現,它的作用廣大不可思議,你去找也找不到,六根接觸不了,眼見不到、耳聽不到、鼻嗅不到、舌嘗不到、身觸不到,連你的意都想不到。它不是你六根可以緣得到的,所以叫不可思議,不可思、不可議,說不出,也想不明白。怎麼辦?那就別說、別想,把你的妄想分別執著放下,你就見到了,這叫證得。證得之後,那個作用是大用無方,遍法界虛空界原來就是你的身,你能入一切眾生心想,你有轉動乾坤、改變宇宙的能力,因為整個宇宙就是你的心性所現而已。 

  講到自性大用無方,我舉個比喻大家可能就容易理解。雖然自性看不見、摸不著,但是不能說它沒有,它有作用。好比磁場,磁場你看不見、摸不著,但是你把一個鐵針放進去,它就動了,你就能分出南極、北極,磁力的作用你就能看到;沒有那個鐵針放進去,磁場還是存在,你不能感知而已。所以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不能說它不存在,它有作用,而且大用無方。假如你把一個線圈放在磁場裡頭一轉動,它就發電了,這就是發電機的原理。或者你把線圈通上電,它就能轉動,在磁場裡就轉動起來,這就是電動機的原理。學物理,這些基本常識都會知道。你說,發了電,這電的作用可就是大用無方,沒有電就沒有現代社會,沒有電動機就不可能有現代的這些機械。可是電動機也好,發電機也好,這個作用從哪兒來的?從磁場來的。磁場雖看不見、摸不著,作用可大了。就好比自性,看不見、摸不著,六根都接觸不到,但是整個宇宙都是它變現出來的。我們如果能夠回歸到自性,就能夠跟宇宙合為一體,你也是大用無方。怎麼來修,怎麼回歸自性? 

  【若未能學道參禪。也且勤持齋念佛。捨惡歸善。改往修來。移六賊為六神通。離八苦。得八自在。便好替天行化。不妨代佛接人。】 

  這是教我們修行,用的法門不同,殊途同歸。有的可以『學道參禪』,可是這條路不太容易成功。學道就是教下,要大開圓解才能夠回歸自性;參禪也要明心見性、破參,才能夠回歸,就能證得佛境界了,這些都屬於難行道。相比難行道,還有一個易行道,很容易成功的,是這裡講的『持齋念佛』,修念佛法門,持戒念佛。持戒是做一個善男子、善女人,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蒙阿彌陀佛接引,靠他力往生極樂世界。到極樂世界就是回歸自性,這一條道容易、方便、簡單,比起學教、參禪,念佛就容易太多了,學教、參禪靠自己的力量,念佛是靠他力。只要你能深信切願求生淨土,阿彌陀佛一定保證在你臨終的時候來接引你,你就能看到他,你就真的跟他往生極樂世界。一往生就能夠開悟,見佛聞法就能開悟、就能成佛。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斷惡修善,把惡的都捨掉,回歸到善,至少能夠落實五戒十善,這是往生很重要的條件。你看《阿彌陀經》裡講,善男子、善女人才能往生,念佛念一日至七日就能往生;如果我們不善,念佛別說七日,念七十年也往生不了,因為極樂世界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即使是一生作惡,沒有聞過佛法,到臨終的時候,遇到善知識勸導他,他也『捨惡歸善』,他能懺悔回頭,就是善人,此時乃至十念也能往生。但是不肯捨惡歸善的,對不起,往生就沒指望了。咱們不要等到臨終的時候才來捨惡歸善,這太危險了,平時都不能捨惡歸善,你能確保你臨終的時候捨惡歸善嗎?人家捨惡歸善是他一生沒有遇到佛法,沒有機會去懺悔,我們有這個機會,遇到佛法了,還不肯回頭,說明我們不想往生,這可不能搞假的,要從真實心中作去。 

  所以要『改往修來』,往就是過去的種種業習煩惱,不如法的都要改掉,修將來,就是以後。從今開始,我們重新做人。『移六賊為六神通』,六賊就是我們的六根,在攀緣外面六塵境界的時候就會造業,這六根就是造業的渠道,所以稱為六賊。眼見色可能就會起貪愛,耳聞聲也會起種種的分別執著,等等。所以六根接觸外面六塵境界,現在要把我們的分別執著放下,捨惡歸善就是在這個時候來做的。過去,眼看見好看的就貪愛,看見不愛的就會排斥、就會嫌棄,這種分別執著現在要把它捨掉,這就在轉,轉你的六賊變成六神通。六種神通,所謂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這是我們本來具有的能力,不是學來的,本性中自己有的德能,而就是因為我們的分別執著,把這六神通給障礙了。把分別執著轉掉、放下了,六神通自然現前。六神通得到了,就證得阿羅漢果,就是出輪迴了。 

  『離八苦,得八自在』,把八苦轉了。每個人,只要是凡夫,都會受八苦,哪八苦?生、老、病、死,這是四苦;還有愛別離,你所愛的偏偏要離開你,不管人也好,物也好;怨憎會,你討厭的偏偏就在眼前,這很苦;求不得,所求不順意,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很苦;最後一種是五陰熾盛,五陰是色、受、想、行、識,色是物質,受想行識是精神,就是你身體這種物質上,還有精神上,都要受煎熬。這都是苦,八苦。八苦怎麼來的?就是因為分別執著來的。有執著,八苦就離不開;放下執著,八苦一下子就沒有了。八自在,這是八種自在的能力。第一種是能小,就是你的力量能夠把自己的身體或者別人的身體,甚至物質、世界都能縮小,縮小到微塵,這是如來神通自在;第二種是能大,你也可以放大;第三是能輕,可以把身體和世界都變成像鴻毛一樣的輕;第四是能自在,就是你的變化力,能夠大小長短,把這些萬物隨意的轉化;第五是能有主,以自己的變化力可以化出人、化出物,而自己的心還是平等的,可以降伏一切、攝受一切,就是你自己有主宰了,隨意所欲;第六是能遠至,就是你的變化力能達到遠方,很遠的地方,譬如說你身體可以飛行到遠處,到另外一個星球,這邊消失,那邊就出現了,或者乾脆就把距離給縮短,把遠方拉到近距離來了,還有甚至一念就遍十方法界,這都是自在力;第七是能動,使大地、宇宙都有六種振動;第八是隨意,這種隨意就是你能想到的,隨心所欲,做什麼都行,譬如說踩著水過河,燒著火無動於衷,踏著虛空飛行,可以化地為水、點石成金等等。這些能力,八種自在,要知道,完全是我們自己每個人自性本自具足的能力,只要放下我們的妄想分別執著,立刻現前。 

  有了這些智慧德能,你就能『替天行化』,意思就是代佛菩薩、代聖賢去教化眾生。沒有這些能力,要教化可難了,你沒有智慧,你怎麼教化人?說不定還把人教錯了,自己都是個糊塗人,怎麼能讓人產生智慧?你沒有能力,沒有這些神通自在,你怎麼能服人?所以,為什麼要先要自度而後度人?自己沒覺悟,自己沒有證果,要度眾生,難。知其先後,則近道矣,你要知道順序,先後不要錯亂,要從根本起修,根本是從自己。儒家《大學》也講,「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你得自己修自己,這個是根本,然後你才能夠替天行化,這不妨礙。你『代佛接人』,你能自度,就能度人,你代表佛來教化眾生,接引眾生來入佛道。 

  【對眾。為大眾宣揚。歸家。為一家解說。使處處齊知覺悟。教人人盡免沉淪。】 

  這就是講經說法,對我們這一方眾生,幫助他覺悟最好的方式就是講經說法,為什麼?這是《楞嚴經》上文殊菩薩告訴我們的,「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這是我們這一方眾生的根性。地球上的眾生,六根裡面耳根最利,你讓他看,他未必看得懂,聽就容易聽得懂。所以釋迦牟尼佛一生沒有寫書,而是用口來說,講經說法,就是對眾宣揚,在他座下聽經聞法得度的很多很多。中國的孔老夫子也是如此,孔老夫子也留下一些著作,但是相比來講並不算多,主要還是用講說,你看一部《論語》,就是他平常日常的這些言語,後人把它記錄下來,這就是《論語》。 

  講經說法,不管是對大眾宣揚,還是回到家裡對一家人解說,首先你自己得有修有學,不要求有修有證,有修有學,這可是必要條件。你自己都不修,你自己都煩惱重重,你去教化人,那就是己之昏昏,使人昭昭,可乎?不可能的。甚至自己還在煩惱苦海裡頭,你對經教的理解難免有偏差,你講出來的可能十句話裡頭九句是對的,其中有一句是錯的,那一句就是毒害人的。就好像一杯上好的醍醐,醍醐是上好的飲料,或者是甘露,這裡頭放了幾滴農藥、「敵敵畏」,那就整杯全是毒藥,喝進去就喝死人了。所以自己心中的煩惱餘毒未清除,教化人就很危險。古人有個公案,「錯下一個字轉語,墮五百世野狐身」,可不是鬧著玩的,因果報應絲毫不爽。這裡頭最怕的是自以為是、好為人師,覺得自己挺好、挺不錯,都懂了,然後去教別人,這難免在說法中有過失。沒覺悟,講,可以去練習,但是絕不能以老師自居,要以學生的身分對眾匯報,不是宣揚,是匯報自己學習心得,請大家來指正。台下坐的是老師,我自己台上坐,是學生,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如臨深淵,怕講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懂的就別亂講,講的決定是對的,確定是正確的才講。最好就是複講,老師怎麼說,我就怎麼說,講出來句句有根據,沒有根據的絕不亂說,這才能避免過失。『使處處齊知覺悟,教人人盡免沉淪』,講經說法能幫助眾生破迷開悟,破迷開悟了就能夠盡免輪迴,輪迴是苦,覺悟了就能夠出離。 

  【上助諸佛轉法輪。下拔眾生離苦海。】 

  這就是助佛宣化。一個人真正破迷開悟了,就是寶,他可以幫助佛菩薩來教化眾生,『轉法輪』就是指講經說法,這是人師。沒覺悟,按照經典講,沒講錯,叫經師;真正覺悟,入境界了,這是人師,能夠拔除眾生的苦惱根源,讓他們永脫苦海。對末法眾生來講,我們宣揚淨土法門,這就是最容易、最究竟幫助眾生一生脫離苦海的方法,而且最容易講,就教人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這些大經大論裡頭的境界我們不知道,不能隨便亂講,自己沒破參,禪宗的這些境界你也不能隨便說,禪宗公案你自己沒悟透,你怎麼能說?怎麼辦?教人念佛求生淨土,準沒錯,這條就是『上助諸佛轉法輪,下拔眾生離苦海』。 

  【佛言不信。何言可信。人道不修。他道難修。莫教一日換了皮。縱有千佛難救汝。火急進步。時不待人。各請直下承當。莫使此生空過。】 

  這都是苦口婆心的教誨,佛的話你都不信,你還信什麼話?佛講的是最真實的話語,宇宙人生真相都給我們講出來了。六道輪迴確實存在,西方這些醫學家、死亡學家都有大量的案例證明人有輪迴。我在七、八年前就蒐集了很多這些案例,當時還是在家身分,在世界各地講「因果輪迴的科學證明」,講了五十場,我全都是用科學證明,有根有據的科學報告,這是科學,沒有說佛法,不由得我們不信。相信將來科學愈昌明,這些事實真相就會愈發明出來。但是我們別等將來,等科學進步了才給我們做證明,現在我們如果能相信佛的話,那就真得利益。『人道不修』,現在還是人身,你還不及早修行,你想到哪一道修?六道裡面,人道修行最容易,三惡道是很難的,三惡道太痛苦,苦得死去活來,哪有閒心思去修道?那天道,天道是很快活,但就是因為太快活了,他也不想修。所謂富貴學道難,你看世間的富貴人,誰肯去以苦為師、以戒為師?他覺得不用到極樂世界了,「我這就挺好的,能享受生活就不錯了」,他不想修行。六道裡面,人道屬於小康水平,天道是發達國家,三惡道屬於貧賤、貧窮國家。小康的水平是最容易,他又有苦、又有樂,苦多樂少,苦還不至于太苦,樂也不會太樂,讓我們容易覺悟。所以得人身不容易,六道裡面,人身的壽命是最短的,其他的道都壽命長,天道壽命很長,三惡道一進去,出來很難,是論劫數的。像畜生道,不是牠一期生命很長,像螞蟻,淪落為螞蟻,牠的生命很短暫,可是牠死了以後又墮螞蟻,無量生都做螞蟻,所以牠的壽命也很長。人道壽命短暫,要趕緊修行,別蹉跎歲月。 

  『莫教一日換了皮』,就是指換了身體,換身體那一天,尤其墮了三惡道,後悔莫及,縱然有千佛來救你,也救不了。所以『火急進步,時不待人』,要猛力提起精進,不要再蹉跎時光了。真正學佛修道,要常常捫心自問,我現在有沒有把握往生極樂世界?真正把握是見到佛了,阿彌陀佛現前,給你授記,告訴你,「將來我會來接引你」,甚至告訴你什麼時間來接引你,這就有把握了,佛說的話絕對沒錯。你怎麼才能見佛?「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你還沒見佛,說明你憶佛念佛不夠,就不能叫做真正有把握。所以,千萬自己別覺得太美了,聽了一些經,就感覺這念佛往生也不難,很容易,於是該幹什麼就幹什麼,該吃館子就吃館子,該看電視就看電視,這就很危險,這是自欺。你怎麼能保證臨終的時候你還想得起念佛?臨終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是業障現前,再加上冤親債主來搗亂、索命,可能整個自己就變成不省人事、昏迷顛倒,別說念佛,可能連親人都認不得了,這個時候真是『縱有千佛難救汝』。所以火急進步,不能有一刻鐘空過。 

  古人修行,連晚上睡覺的時候忘了佛號,自己第二天早上起來都痛哭流涕的懺悔,「怎麼就忘失正念了?」真修行,那絕不能自恕,自己太寬恕自己了,沒有對自己嚴格要求,沒有去盡自己的心力,那不叫真幹。總要盡自己最大的能量,能夠做到什麼地步,盡量去做,盡了心、盡了力,阿彌陀佛悉知皆見,他知道我們。可能我們還有業障,我們還達不到一心不亂,但是我們盡了心,這就是真誠。真誠,阿彌陀佛一定來接你;自己不真誠,懈怠懶散,這心不真,阿彌陀佛也很難接你。阿彌陀佛不起心動念,完全是感應道交。你說念佛容易嗎?說容易也容易。它不要求你斷煩惱,也不要求你消業障,你只要盡心盡力的念,真誠的念,真願意求生淨土。自己過錯盡量的改,盡了心,對自己負責任了,臨終的時候,佛願力加持你,你就能心不顛倒,你就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可是最怕自己不能夠盡職盡責,對自己都不負責任,那阿彌陀佛也沒法對你負責任。所以火急進步,時不待人。『各請直下承當,莫使此生空過』,真正覺悟的人,不要再等來生了,「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自己本來是佛,怎麼還忍心埋沒佛性,去搞六道輪迴?現在咬咬牙,奮力修行,這一生時光很短,過幾年或幾十年,你就到極樂世界去了。人生須臾間爾,後生無量壽佛極樂國土,快樂無極,無量壽永無生死,直至成佛。細細思考,你還會浪費時間嗎?不要使這一生空過。這就是宋朝的顏丙居士對我們的勸導,這一大段對我們念佛人都是非常好的一種勸誡。下面我們再看經文: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 

  這是從前面講下來的,一個人造惡,就會被司過之神奪去壽算,導致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除了天地間的司過之神,這裡還有『三台北斗神君』,也來記錄人的罪惡,按照罪惡來奪去人的壽命。註解這裡講: 

  【此一節。言人之一身。行住坐臥。皆有鬼神鑑察也。】 

  這是真的,頭上三尺有神明,我們這一身當中就有鬼神,『行住坐臥』,處處都有鬼神監察我們。即使你一個人在暗室之中,也逃不過鬼神如電光一樣的眼目。 

  【三台六星。上台司命。中台司福。下台司祿。主人生死壽夭。北斗乃紫極都曹。為天地日月江河海之元。合陰陽木火土金水之德。宣威三界。統御萬靈。斡旋氣運。斟酌死生。】 

  先看到這裡。這裡解釋『三台』和『北斗』,三台是指三位天上的神明,三台有上、中、下三台,上台星『司命』。三台有六星,『上台』的星是主管人的命運,『中台』的星主管人的福報,『下台』的星主管人的祿命,這就是福、祿、壽,各有主管的神明。『主人』,就是這個人『生死壽夭』,他的命運都會被神明所主宰。當然神明主宰絕沒有私情,完全是按這個人的善惡來給他做一個判斷。這裡講的北斗也是星,北斗星也是一種神,道家裡講的神明。『乃紫極都曹』,紫極也是一種星名,後人又稱為帝王的宮殿,道家裡講,是天上這些神明或者仙人所居住的宮殿。紫極都曹就是天上的這種神明。『為天地日月江河海之元』,元是根源,他是天地日月江河海的根源,聚合了『陰陽』、『木火土金水』這五行之德。他宣揚,把自己的威德在三界中來宣揚。『統御萬靈』,就是所有的生靈都受他統管。『斡旋』就是指運轉,運轉『氣運』,天地之氣他能夠運轉,一切生靈的死生由他來做決定。 

  【人有罪過。錄入惡籍。量度重輕。奪其紀算。】 

  當人有犯了罪、犯了過錯,就會被天上的神明錄入『惡籍』裡頭,籍就是檔案,善惡都有檔案簿。量度他罪惡的重或者輕,重罪奪去的壽命就長,輕的就短。『奪其紀算』,紀是十二年,算是一百天,一直把壽命減除殆盡,人就死了。 

  【又管輅曰。】 

  『管輅』是三國時代曹魏的一個術士,可以說是通天文地理、《易經》占卦等等,是一位高人。他曾經說過: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從南斗過北斗。若有祈求。宜向北斗。】 

  管輅也是講道家的很多學問,說『南斗』就跟『北斗』一樣,他也是個星神,他主管記錄人的出生,北斗主管和記錄人的死,一生一死。『凡人受胎』,就是入胎的時候,皆是從南斗移過北斗,也就是這個人因為出生了,要出生,他的檔案就從南斗移向北斗,由北斗處理。所以出生以後要祈求,就要向北斗;一個人出生之前,譬如父母要求兒,可以向南斗,他是管生的,北斗是管死的。 

  【又七真曰。】 

  『七真』,道教稱為北斗七星,也是天上的星君。七真君說過: 

  【吾每月初三。及二十七日。必一下降。受人醮祭。察人善惡。】 

  天上北斗七星,這星神說過,「我每個月初三以及二十七(這都是指農曆),必定會下降人間一回」,幹什麼?受人的拜祭。『醮祭』,這個醮就是設壇來祭祀,道家有祭北斗七星的。他下來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監察人的善惡,也就是每月兩次下來給人做一個總結,每個人都逃不了。下面: 

  【又業報因緣經曰。七星之氣。常結為一星。在人頭上。去頂三寸。其人為善則光明。為惡則光暗。大善則光愈著。大惡則光滅沒。人不見而鬼神見之。今曰在人頭上。錄罪奪算。詢非誣矣。】 

  這是又引了《業報因緣經》講到的,都是事實真相。說『七星之氣』,就是剛才講的北斗七星,『常結為一星』,就等於是七合一,合成一位神明,在人的頭上,『去頂三寸』,這不是三尺,是三寸,距離更近了,頭上三寸有神明。人行善,這個星神光明就顯發出來,光就很明亮;如果人造惡,他的光就很暗。就是人身上的星會放光,從光的明暗就能夠判斷這個人的善惡。實際上我們稍稍心比較清淨,觀察一個人面門上的光,也能看出一點。一個人惡念很多,他的氣氛、磁場就不好,那個面門的光是暗的;如果一個人心地光明磊落,他面門的光也是亮的。大善,心地是純善,那個光愈顯著,你就覺得這個人是光彩照人。那是他的正氣沖天,所以讓人就覺得這個人真是正大光明。大惡之人,光就沒了、滅了,就看到一個人面上黯然失色,甚至是造極大惡,業障現前,壽命都要到了,這裡講算盡則死,快死的這種惡人,那個面如死灰,死相都能夠看出來,光都隱沒了。這些我們不難覺察,只要留意都能看出來,所以隱瞞不了人。『人不見而鬼神見之』,這個「人」是一般普通人,見不到,實際上明眼人都能看到,鬼神看得就更清晰了。這就是經文裡面講的,鬼神在人頭上,錄其罪惡,奪其壽算,《感應篇》這裡講的確確實實,絕沒有虛假。『詢』就是確實,『誣』是妄言、虛話,絕對沒有虛話。下面引唐朝的一個歷史故事: 

  【唐婁師德。高宗朝。勳隆寵優。一日晨起。忽見星官。謂曰。汝曾誤殺二命。罪當奪紀。星光將盡矣。其日隨即神昏。因告人曰。我一生謹慎。只因誤殺二命。今遂早死一紀耳。未幾果卒。】 

  唐朝的『婁師德』是一位很著名的大將,曾經在唐高宗、武則天兩代做過大臣。他抵禦吐藩,可以說是每戰必勝,戰功顯赫,而且這個人非常的謹慎,非常能夠忍讓,是一位很有德行的將領,他是七十歲過世的。他在高宗的時候,唐高宗這個時候做官,『勳』就是功勳,『隆』就是顯赫,立了很大的戰功,『寵優』,得到皇上的恩寵。到他七十這年,有天早上起來,突然見到了『星官』,這就是北斗七星。按照《業報因緣經》裡面講的,七星是化成一個星,就是每個人頭上就有一個星官,顯現出來對他說,「你曾經誤殺了兩個人,罪當奪紀」。就是你的壽命應當被奪去十二年,減壽十二年,你現在壽命到了,你的星光、你的光明將要盡了。結果那天婁師德就變得昏昏沉沉,意識都不太清醒了,這是將死的徵兆。稍微清醒之後,他就告訴別人說,「我一生謹慎,只是因為誤殺了兩個人命,所以現在要早死十二年,一紀」。當將領能夠當到這種程度也是不簡單,建立顯赫的戰功,一生只是誤殺兩個人,婁師德尚且如此,那一般的將領就可想而知。所以當皇帝、當將軍的,都沒幾個不下惡道的,真的。『未幾果卒』,沒過多少天他就死了,果然就去世了。假如他沒有誤殺,可以多活十二年。下面說: 

  【張拱辰曰。】 

  這是明朝的一位官員,為官清廉,他評論婁師德將軍說: 

  【婁公夙稱明恕。為唐重臣。尚不免於奪紀。況常人造惡多端乎。可不慎哉。】 

  婁師德,『婁公』,這是對他很尊敬,稱呼他婁公。『夙稱明恕』,夙就是平生,一直都被人稱讚,這個人廉明,能夠寬恕人,能夠忍讓人。他是唐朝的重臣,為國家立了大功,但就是因為誤殺兩條人命,不免要奪紀,更何況常人?那些造惡多端的,壽命就奪得更多了,豈能不謹慎?說明《感應篇》所說的,神明奪人壽算是真實的,這都有歷史證明。下面經文: 

  【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 

  註解講: 

  【此一節。言人之一心。幾微萌動。皆有鬼神鑑察也。】 

  這一節的經文是講,一個人內心之中最隱微的波動,念頭一動,哪怕那個念頭非常隱微,甚至連自己都覺察不了。『萌動』是剛剛萌發,還沒有付出行動,這個念頭已經被鬼神覺察、監視了。因此我們每個念頭都逃不過鬼神的眼目,而我們身上就有這樣的鬼神,這裡講『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個人身上都有這三種神,哪三尸神? 

  【上尸青姑。】 

  【名彭踞。】 

  你看,都有名有姓。她 

  【居人首。】 

  就是人的頭上。 

  【令人多思欲。眼昏髮落。】 

  這個鬼神,她是『青姑』,叫『彭踞』,在人頭上,引發人多思多欲。所以一個人總愛想東西,欲望很多,可能就是這個上尸神在那裡擾亂。思欲多了,自然就會眼花髮落,眼睛不行了。頭腦思欲過度,醫學上講腦供血不足(頭髮是血之末),髮就落了。 

  【中尸白姑。名彭躓。居人腸。令人嗜食多忘。好作惡事。】 

  中尸神管什麼?她是『白姑』,前面上尸神是青姑,白姑的名字叫『彭躓』,都是姓彭,三姐妹,三尸神是三姐妹。中尸神就居住在人的腸裡頭,腸胃、肚子裡,令人好吃、喜歡美味。所以一個人食欲很旺盛,很喜歡吃美食,大概是中屍神太活躍了。多忘性,他健忘,而且『好作惡事』,有喜歡作惡的傾向,這都是中屍神在作用。 

  【下尸血姑。名彭蹻。居人足。令人耽色喜殺。肢臟擾動。】 

  這個下尸神叫『血姑』,名『彭蹻』,她居住在人足部,她的作用是幹什麼?令人沉迷於美色,就是好色(色欲)、『喜殺』。就是淫、殺,這種心理往往是下尸神弄起來的。一個人色欲萌動,他的身體氣血就被擾亂了,『肢臟』,肢是四肢,臟是內臟,都被攪動起來了;殺心起來也是如此。所以久而身體就會出毛病,尤其是多欲之人,他的身體一定會受到損傷。下面說: 

  【三尸利人速死。即出作鬼。享受血食。故於庚申日。乘人睡寐。與身中七魄。上詣天曹。言人罪過。】 

  這三尸神就希望人趕快死,為什麼?人死了,她就出來做鬼,就解脫了。人沒死,她就被束縛在人身上,她出來做鬼,可以享受人『血食』的供養。所以她們就希望人早死,拼命的幫助人作惡,作惡就奪壽算,算盡則死。而且她每於『庚申日』,庚申,庚是天干,十目之一,申是地支,十二目之一,天干跟地支搭配起來就是六十個,庚申日就是六十天之中的其中一天,也就是每六十天循環一次。此時這天,『乘人睡寐』,這個人睡著了,三尸神就跟他身上的七魄(也是七個鬼神,都是在人身中的,所謂三魂七魄,都是身上的神),就一起『上詣天曹』,到天庭,跟上帝述說這個人犯的罪惡,就是希望神明趕快減他的壽命。當然小小的罪過都不肯放過,希望他的壽命趕快減除掉,她就能出來了。 

  【所謂心。口。意。語。鬼聞人聲者。三尸其最也。】 

  所以一個人心裡想什麼、口裡說什麼,意念動的什麼念頭,身口意造作,鬼神都會知道。但是鬼神裡頭,三尸神是最清楚的,因為她就在人身裡頭,每時每刻都沒有離開,而且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日夜來監察,她不用睡覺,她就是觀察人。 

  【今人不知檢身克己。清心寡欲。而徒恃道家守庚去申之法。為斷絕三尸入告之路。適足自欺耳。】 

  因為道家有說到,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就上詣天曹,言人罪過。好了,有的人就有這個對策,他不是自己檢察身的過惡、克服自己的毛病習氣、『清心寡欲』,而只是依靠道家,恃是依靠,『徒恃』是只依靠,道家有一種『守庚去申』的方法。因為她是庚申日的時候,三尸神上天曹告狀,於是道家就有這種方法,在庚申日這天就不睡覺,因為一睡覺,三尸神就能夠上天了,他不睡覺,不讓三尸神上天,『斷絕三尸入告之路』。這個就叫自欺欺人,他不是從根本上來斷絕三尸神告狀的機會,只是做表面的功夫。什麼叫根本上斷除三尸入告之路?自己能夠修身克已、清心寡欲,不犯任何的罪過,那三尸神也無可告狀了,這才是正路。三尸神不能胡編謠言,她胡編謠言,上帝會懲罰她,鬼神裡頭都有規矩。下面: 

  【抑知念慮苟端。鬼神自當退避。三尸亦何足患哉。】 

  這就是正理。我們要知道,當念頭、思慮如果真的端正了,『苟』就是若、如果,念頭和思慮如果都端正了,鬼神自己就會退避。一個人正氣凜然,鬼神躲避都來不及,他怎麼敢欺負人?身上的三尸神也就找不到告狀的機會了。所以『何足患哉?』這個患是憂慮,何足以憂慮?這裡引了程子的一首詩,程子是北宋的大儒程頤,他都知道道家這些鬼神的事情,勸導讀書人來斷惡修善。他寫了一首《霄詩》,詩文是講: 

  【不守庚申更不疑。此心常與道相依。帝天已自知行止。任爾三彭說是非。】 

  真正的大儒,養浩然正氣,所以他不需要『守庚申』,庚申這天該睡就睡,三尸神要上天就上天,根本沒有疑慮,為什麼?心裡沒有對不起天地鬼神的事情,所謂「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俯仰無愧,還怕什麼三尸神告狀?這個心『常與道相依』,與道相應,念念都在修道、行道,身行沒有過惡。上帝自然就知道了,你的舉心動念、言語造作,上天都清楚,人雖不知,老天爺知道。『任爾三彭說是非』,三彭就是三尸神,剛才講的上尸彭踞、中尸彭躓、下尸彭蹻,她們就喜歡講是非、講人的過惡,但她講不出來。任爾,這個爾是「妳們」的意思,隨妳們講,妳們也不敢講。因為就沒有把柄給她。這是儒家君子,修行到這個境界,就真的天地鬼神都相保。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這一課就講到這裡。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1-17 07:48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