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31161|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二十二集(2)

  【時正月晦。睡至四更。妻忽叫醒。云。適見一星。冠皂服神。乘馬奔行。隨帶有文簿。向我指畫而去。不知何說。神威赫赫。不覺驚醒。】 

  這天剛好是一個月的月末,月晦之日。這個士人、這個讀書人因為酒醉,就非禮婢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結果就睡了。睡到四更天,就是第二天清晨,他的妻子忽然在夢中驚醒,就跟他講,『適』,適就是剛剛、剛才,剛才見到一個星神,戴著帽子,穿著黑色的服裝。『皂服』就是黑色的服裝,這是灶神爺一般穿的服裝,後面我們看到,《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講的灶神示現,他也是穿黑色服裝,就是一個道人模樣的一個打扮。乘著馬在奔行,還帶著文簿,是檔案。對這個妻子,向她指指畫畫,沒聽到說的什麼話,他就走了,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因為在夢中,只是記得這個神,『神威赫赫』,很威風,正氣凜然的樣子,他的氣場很盛大、很有威嚴,不覺驚醒了。他妻子就把這個夢告訴丈夫,妻子不知道她丈夫幹了壞事。結果 

  【士人毛骨悚然。不敢明言。但云。定是灶神無疑矣。】 

  這讀書人心裡知道怎麼回事,所以他『毛骨悚然』,害怕,幹了虧心事,灶神爺都知道了,通過他妻子的夢來做示現。這個讀書人也不敢明說,不好意思對他太太講,就只是說,「這一定是灶神爺」。因為讀書人都知道,灶神是主一家的善惡,而且正是月末,他要上天去稟奏。 

  【後將此婢配人。因向婦言曰。】 

  這個讀書人還算是有良心,知道自己錯了,對不起人。雖然沒跟他太太講,趕緊先將家裡這個婢女許配他人,把她嫁了,也算是將功贖罪。然後再向他的太太說: 

  【汝昔夢灶神。向汝指示者。由我昔曾戲此婢。力拒得免。不意夜間。即有此警。想事雖未行。此心已欺。故為司命所錄耳。】 

  這個讀書人很老實,向他太太一五一十的懺悔。跟她講,「妳那天晚上夢到的是灶神,他向妳指示,就正說明我那天晚上喝醉了酒,戲弄、非禮那個婢女,婢女奮力抗拒,就得以脫免。就沒想到」,『不意』就是沒想到,「那天晚上灶神爺就出現在夢中,來警示我,給我警告了。想想這事情雖然沒有,這個壞事沒有幹成,但是心已經自欺,就是欺心,已經心上犯了罪。所以司命之神,就是灶神,把我的這個罪就記錄下來了」。 

  【向不言者。恐汝見疑。難為此婢。今明言者。一以表此婢之操。一以彰我之過也。】 

  這個讀書之人真是明理,難得,向妻子懺悔說,「過去我沒有跟妳說,就怕妳知道之後,會疑心我跟這個婢女會私通,所以會難為這個婢女。現在趕緊把她嫁了,才跟妳講,一方面是表這個婢女的節操值得人尊敬,另外一方面是彰顯我的罪過」。這讀書人能夠發心懺悔,我相信灶神爺也就會把他那條罪惡的檔案勾銷了。人只要懺悔,後不再造了,神明也就會原諒我們。從這個例子看到,確實是有灶神,這是在夢中示現的。 

  底下一個故事就是我們都很熟知的《俞淨意公遇灶神記》,這個示現就不是夢中,是真人了,確有其事,把它記錄下來的。而且這段文字把心造的惡會得什麼果報,給我們都講得很清楚。所以不可忽略起心動念,不要以為起心動念神明不知,他們都很清楚。我們來學習這篇文章,這篇文章我們在過去二OO七年,我記得我剛剛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學講三個根的相關教材,我第一篇講的就是《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我記得是大年初一開講,因為俞淨意公也是年三十遇到灶神,年初一發心改過。這篇文章可以跟《了凡四訓》合在一起來學習,都是通過改過自新來改造命運。了凡先生改造命運從事上改,用的時間長,俞淨意公改造命運從心上改,更快速、更徹底。對淨土學人來講,尤其是知識分子,這篇文章是不可不讀的好文章。我們來學習。 

  【明嘉靖時。江西俞公。諱都。字良臣。】 

  這篇文章不是俞淨意本人寫的,是他同鄉的人聽他講述自己的改過經歷,把它記錄下來的,所以用的人稱是第三人稱。明朝嘉靖年間,這個時期跟了凡先生所在的時期是同一個時代。俞淨意比了凡先生好像只是大十幾歲,同一時代的人,估計彼此都相識也有可能,因為他們倆都是進士。在江西這個地方,『俞公』,就是俞先生,公就是對他的尊稱。『諱都』,這個諱就是忌諱,因為對他尊敬,所以稱他的名字,前面加個諱字,他叫俞都,這個「都」是名,前面加個諱,這是很尊敬。因為古人一般對於人不稱名,而稱字或者稱號,對人的尊敬。稱名只有兩種人可以稱,一種是父母,一種是老師。其他的人,連皇帝都不能稱人的名,如果稱人的名,是這個人犯死罪了,這就可以稱他的名,判決的時候寫他的名字。所以這裡介紹他,名前面加個諱。他的字是『字良臣』,字是他成年以後,二十歲行冠禮,成人了,同學、朋友送他一個字,所以是俞良臣先生。 

  【多才博學。】 

  很有才華,學問也非常的好,博文強記。 

  【十八歲為諸生。每試必高等。】 

  他十八就考了秀才,『諸生』就是做生員,秀才還不算功名,還屬於學生,等考了舉人才能夠屬於功名。他每次考試,秀才至少得考三次試,他考得都是名次很高,因為他很有才華。 

  【年及壯。家貧授徒。與同庠生十餘人。結文昌社。惜字放生。戒淫。殺。口過。行之有年。】 

  十八歲考上秀才,於是一年一年,他也不斷的成長。到了壯年,壯年也就是三十歲,家裡愈來愈貧窮,他再沒考上去了,只好去為別人做家教,給人做教書的,『授徒』是教學生。另外,跟同縣的,『同庠生』,庠生就是都考上秀才的這些生員,十幾個人,都是同鄉的,結了一個文昌社,這個學社專門是學《文昌帝君陰騭文》的,學因果的。古代讀書人沒有一個不用《文昌帝君陰騭文》、《太上感應篇》做自己修身的標準,特別是明朝,這個風氣非常盛,《感應篇》、《陰騭文》,那個時候很興旺,人人必讀。按照《陰騭文》的教誨,『惜字』,珍惜字紙,『放生』,這是愛護生命。戒淫、戒殺、戒口過(口過包括妄語、兩舌、綺語、惡口等等),也就是修十善業,十善業裡頭身三、口四,七種業。『行之有年』,就在文昌社,大家一起修學有好幾年了。就這樣,每年 

  【前後應試七科。皆不中。】 

  每年都去考,希望能考舉人,考了七次(一般一年就考一次),都沒中上。可能他未必是年年考,反正總是考了七次,都沒考上。 

  【生五子。四子病夭。其第三子。甚聰秀。左足底有雙痣。夫婦寶之。八歲戲於里中。遂失去。不知所之。生四女。僅存其一。妻以哭兒女故。兩目皆盲。】 

  這是敘說俞公的不幸,除了考不上功名以外,家裡也是很大的不幸。生了五個兒子,本來這是很大福報,多子,結果四個兒子病死了。他的第三個兒子本來是很聰明、很秀美,一表人才。這個孩子『左足底』,腳底有兩顆痣,天生的。這個交待了,後面就會用得上,因為這個孩子後來失蹤,又找回來了,就靠這腳底的雙痣認出來的。這裡先做一個鋪墊,好文章。夫婦兩個人對這個僅存的第三子視若珍寶。結果八歲的時候,在鄉里中玩,就丟了,『遂失去』,失蹤了,不知道他上哪裡,『不知所之』,這個之就是去的意思,不知道他的去向。除了五個兒子(一個都沒剩下),還生了四個女兒,結果也死了三個,『僅存其一』,就剩一個女兒了。你看,前後生了九個孩子,這很不容易,結果死的死,失蹤的失蹤,最後只剩一個女兒。他的妻子因為悲傷、哭兒女的緣故,兩個眼睛都盲了。 

  【公潦倒終年。貧窘益甚。自反無大過。慘膺天罰。】 

  這位俞先生是終年潦倒,真的很不順利,怎麼考都考不上舉人,而且是『貧窘』日甚,愈來愈貧窮和窘迫。自己反思,一生也沒幹過什麼大的過惡,怎麼這麼悲慘,受到天罰?這個『膺』是受的意思,『慘膺天罰』,就是慘遭天罰。 

  【年四十外。每歲臘月終。自寫黃疏。禱於灶神。求其上達。如是數年。亦無報應。】 

  這個人對灶神爺能夠篤信,所以一直到四十歲開外了,年年都能夠這樣做。每年的臘月最後一天,就是臘月三十,自己必是書寫一個黃疏,用黃紙寫一個疏文,就像我們現在牌位用的黃紙,這是可以化掉給鬼神的。用這種疏文把自己這一年做的這些善事、功德也都記錄一下。然後向灶神祈禱,希望灶神爺能夠上到天庭稟奏,跟上帝說一說,求個情,降一點福報。民間有一句話說,灶神爺是「上天奏好事,下地保平安」,所以他就求灶神爺了。可是就這樣,好多年過去,一點消息都沒有,並無報應,也沒個回音,也沒有個回應。 

  【至四十七歲時。除夕。與瞽妻一女夜坐。舉室蕭然。淒涼相弔。】 

  於是年復一年,到了四十七歲。你看,從十八歲就考上秀才,緊接著愈來愈貧困潦倒,到四十七歲,三十年了,真不容易。結果這年的除夕,臘月三十,俞公與『瞽妻』,瞽就是眼睛盲了的人,因為妻子哭瞎了眼。跟這個盲妻,還有僅剩的一個女兒對坐。因為家裡窮,家具可能也沒多少,空蕩蕩的,叫『舉室蕭然』,蕭然就形容這個屋子空寂蕭條,很悲涼。『淒涼相弔』,夫妻倆抱著女兒,愈想愈淒涼,互相慰問。人家臘月三十都在歡慶新年,這一家人愈想愈覺得淒涼,甚至在那裡流淚,相弔就是互相的慰問,來安慰。 

  【忽聞叩門聲。公秉燭視之。見一角巾皂服之士。鬚髮半蒼。長揖就座。】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就聽到有人叩門,這是令人很奇怪的事情。本來臘月三十晚上,家家都團圓,都吃團年飯,這個時候很少人出來,更不會有人去給他拜早年,去拜訪他。因為他在這鄉間也是大家都知道,這個人是沒有福報、沒有功名,一個窮書生,誰來討好他?所以他聽到叩門聲,他就很奇怪,馬上拿著燭(蠟燭)去開門。開門一看,見到是一個『角巾皂服之士』,頭上扎著角巾,是個道士的模樣,身上穿著黑色的服裝,就是個道士的打扮。『鬚髮半蒼』,鬍子和兩鬢,和頭上的髮,都已經一半蒼白了,也是個上了年紀的長者。於是俞公就給他行禮,對方也行禮,彼此作揖,『長揖』就是一個大禮,讀書人抱拳,互相作揖行禮。於是俞公就請這位道人進屋就坐。 

  【口稱姓張。自遠路而歸。聞君家愁歎。特來相慰。】 

  這個人說自己姓張,從遠路歸來,路過這家,聽到這家裡頭愁嘆的聲音。可能夫妻之間愈想愈悲涼,痛哭流涕,被外面這位張先生聽到了,所以特別敲門來安慰他,這是好心人。 

  【公心異其人。執禮甚恭。】 

  俞公,就是俞良臣,心裡就覺得這個人很奇異,「從來沒見過有這樣的人,也從來沒有在大年三十的晚上遇到有人敲門,來安慰我的」。所以對他禮節上就很恭敬,再加上這是一位「鬚髮半蒼」的長者。兩個人坐在一起就開始聊起來。 

  【因言生平讀書積行。至今功名不遂。妻子不全。衣食不繼。且以歷焚灶疏。為張誦之。】 

  俞淨意公跟人聊,大概就是聊他自己這種苦酸的事情。所以談著談著,就把自己生平讀書、積德,跟這些同鄉的秀才們建文昌社,一起在推動因果教育,說這些好聽的話了。但是,到今天還是『功名不遂』,考不上舉人,家裡這麼多的不幸,九個兒女就剩一個女兒了,妻子還瞎了眼睛,貧窮得衣食都不能相繼。怨天尤人,滿腹牢騷,把自己肚子裡的苦水全都倒出來了。說著說著,還要在屋裡把他自己歷年來所寫的,給灶神爺的疏文都拿出來。大概他自己也有備份,一式兩份,有一份燒了、化了,給灶神的,一份留給自己的。這幾十年也是厚厚一沓,拿出來給這位張先生讀誦出來。 

  【張曰。予知君家事久矣。君意惡太重。專務虛名。滿紙怨尤。瀆陳上帝。恐受罰不止此也。】 

  也沒想到,這張先生竟然一下子就說出這樣的話,說「我知道你家的事很久了」。然後直截了當就說出來,說『君』,君就是對俞淨意公的尊稱。說您『意惡太重』,而且『專務虛名』,所做的這些善事都是為了虛名,沒有一樣是從真實心中作。還要把自己這些怨氣全寫在疏文裡頭,要化掉呈給灶神爺,讓他上報給上帝,這就是褻瀆上帝。『瀆陳』,這個陳是陳述,給上帝陳述,這就是褻瀆,為什麼?你不是真的,你就是發牢騷而已。恐怕你要受的懲罰還不止你現在受到的,你現在受到的只是這裡講的,功名不遂、妻子不全、衣食不繼而已,雖然也是很嚴重了,但是後來的懲罰會更嚴重。 

  【公大驚曰。聞冥冥之中。纖善必錄。予誓行善事。恪奉規條久矣。豈盡屬虛名乎。】 

  這俞先生還有點不服氣,聽了張先生這番話,很驚訝,就說,「我聽聞在冥冥之中,有鬼神監察我們的行為,而且對我們所有的善行,哪怕很微細的(這叫『纖善』),都必定記錄下來。我發誓在文昌社裡帶大家行善事,譬如說前面講的,戒淫、殺、口過,惜字、放生等等。我在這個文昌社裡頭,規條(每個人都得遵守的規矩)我都很恭敬的奉行」,『恪奉』就是恭敬的奉行。時間也很長了,從他壯年開始,就算三十歲,結文昌社,到現在四十七歲,十幾、二十年了。「那我所做的一切這些善事,豈能說是『盡屬虛名乎』?」全是虛名,沒一個真實嗎?俞先生不服氣,感覺很委屈。 

  【張曰。即如君規條中。惜字一款。君之生徒與知交輩。多用書文舊冊。糊窗裹物。甚至以之拭桌。且藉口曰勿污。而旋焚之。君日日親見。略不戒諭一語。但遇途間字紙。拾歸付火。有何益哉。】 

  張先生也不客氣,打開天窗說亮話了,直接用他文昌社的規條來講。『即如君規條中,惜字一款』,你提倡大家惜字,珍惜字紙。為什麼要惜字?因為文字是老祖宗流傳下來智慧的符號,所謂文以載道,道德仁義都是文字所流傳,特別是古時候,都是印聖賢書,所以字紙一定要珍惜,這是對老祖宗、聖賢的恭敬。當然我們現在也講要珍惜紙張、資源,紙張都是木材做的,我們為了維護環境,也需要珍惜字紙。張先生這裡講,「您」,對俞先生講,「您的『生徒』」。你的學生和你的知交朋友,都大多用書文舊冊,這些字紙來『糊窗裹物』。古時候的窗沒有玻璃,通常拿些紙糊起來,他就用字紙糊著,甚至拿那些字紙去包物品,像食品等等,這就是不尊重字紙。甚至還用這些字紙來抹桌子,然後就藉口說,「不要弄污染了這些字紙」,就把它焚燒了。實際上你已經對字紙不敬了,所說的都是虛頭的話。你學生、知交朋友都這麼講、都這麼做,你天天親眼看到,也不去告誡和訓斥他們,一句都不說。只是你自己假裝在途間,走到路上見到有字紙,拾起來,回來就燒了,就說這是珍惜字紙了,『有何益哉?』這樣的舉動有什麼功德?再來,規條裡面講放生的: 

  【社中每月放生。君隨班奔逐。因人成事。儻諸人不舉。君亦浮沉而已。其實慈悲之念。並未動於中也。】 

  文昌社裡每月做放生活動,可是你從來沒有主動去組織過,只是『隨班奔逐』。別人提倡、別人來做,你就說,「隨緣,我來隨緣」,跟隨著大家做,並沒有發自真心去努力的把這放生活動挑起來。『因人成事』,藉著別人來做這個好事,倘若別人不去做,不舉行放生,你也就『浮沉而已』。你做為文昌社的一個主要骨幹,你從來沒有把這個活動堅持下去,人家不做,你也就浮沉,就是你也就不做了,隨波逐流、輕忽懈怠。所以你這心中其實慈悲的念頭並沒有發出來。下面又說了第三條,是戒殺的問題。 

  【且君家蝦蟹之類。亦登於庖。彼獨非生命耶。】 

  這直接又檢舉出俞先生平常的一個過惡,說「你家裡還吃蝦蟹這些水產品,蝦蟹在你的廚房裡都能看到」。這灶神是最知道的,因為灶就在廚房。「那些蝦蟹就不是生命嗎?你那邊放生,這邊還殺生,你有沒有真正動慈悲的念頭?」放生的目的是讓人增長慈悲心,不忍殺生,把牠放了、救牠。「你這是純粹搞一個形式,沒有真正發起慈悲心」。第四條又揀出他規條裡面的口過一節: 

  【若口過一節。君語言敏妙。談者常傾倒於君。君彼時出口。心亦自知傷厚。但於朋談慣熟中。隨風訕笑。不能禁止。舌鋒所及。怒觸鬼神。陰惡之註。不知凡幾。乃猶以簡厚自居。吾誰欺。欺天乎。】 

  這批評是愈來愈嚴重,說他的口過。文昌社也提倡戒口過,要慎言。俞先生『語言敏妙』,張先生說,「你語言很敏捷,很會說話」。因為他很有文采,秀才,博學多聞,當然就很會說話。「你所談論的,聽的人都『傾倒於君』」。傾倒就是被你折服了,甚至對你很崇拜。『君彼時出口』,說「你那時候講出來的話,實際上往往都是批評人的話、譏笑人的話。你在講的時候還有點良心,就感覺說出的話有傷厚道。但是你說這種批評話語的時候還博得別人的喝彩、別人的傾倒」。一般文人在一起講的這些話很刻薄。「你雖然當時還有點良心,感覺不妥當,但是又不能忍住」。『但於朋談慣熟中』,就在你跟朋友交談中,講得習慣了、講得很熟了。『隨風訕笑』,訕笑就是譏笑,講別人的時候,愈講愈起勁,譏笑別人、諷刺別人、毀謗別人,甚至尖酸刻薄、難以入耳的話都會說得出來,『不能禁止』。『舌鋒所及』,那言語出來,舌鋒這個鋒比喻舌頭像鋼刀那麼利,出語就傷人,不僅傷人,還令鬼神都生氣、都觸怒了。所以把你的口過,這些過惡全都記錄下來了,這叫陰惡。可能你講這些話,外人不覺察,還覺得你很會講話,言語很敏妙,但是鬼神都記錄這種口過,不知道有多少了。『凡幾』的「凡」是總共,總共有幾多?不知道,太多了。而你又甚至『以簡厚自居』。簡是簡樸,厚是淳厚。還自己覺得自己簡樸淳厚、心地厚道,其實你是一天一天的刻薄了。『吾誰欺?』我欺誰?我欺天。這是講他,「你不可以自欺欺人,欺騙了天地鬼神,那會遭天譴」。下面又講了一條文昌社裡的規條,戒邪淫。 

  【邪淫雖無實跡。君見人家美子女。必熟視之。心即搖搖不能遣。但無邪緣相湊耳。君自反身當其境。能如魯男子乎。遂謂終身無邪色。可對天地鬼神。真妄也。】 

  這條是講戒邪淫,戒男女之欲。邪淫屬於夫妻之外,男女不正常的關係。你還沒有『實跡』,就是你沒有真的造過。可是你見到別人家的美貌女子,必定是『熟視之』,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心裡『搖搖不能遣』,神魂都顛倒了,這種欲念久久不能夠排除。『但無邪緣相湊耳』,但就是只,只是因為你沒有邪緣,就是沒有這種緣分讓你得逞。你自己反省反省,若『身當其境』,如果這時候美色當前,你又在暗室之中,別人還不知道,你能不能像『魯男子』那樣坐懷不亂? 

  這個魯男子有好幾個傳說,一個是講魯國的柳下惠,能夠坐懷不亂。有一天出去外面,看到一個女孩子,凍得很淒涼。他就立刻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給她穿上,然後把她抱回家來,給她醫治,而心裡一點欲念都不生。這是一種說法。另外一種說法,也是魯國,孔子就是魯國人,非常講究禮義。還有一位這樣的男子,有一天下雨,鄰居家裡的女孩子獨居在家,因為下雨,屋子漏雨,晚上就來敲門,想要借宿。這個男子就不開門,他一個人在家,不開門,說「男女有別,晚上妳不能進家門」。這個女孩子說,「那你就不能夠學柳下惠那樣坐懷不亂嗎?」結果男子回答說,「柳下惠能坐懷不亂,我就能不開門」。這個意思是一樣的,都是講他們不動欲念,因為能夠守身,比做那點好事要強。假若他開門了,萬一名節不保,或者是對這個女子將來的名譽有損,那好事就變成壞事了。所以灶神,就是這位張先生,其實就是灶神爺,就問他,「你自己想想,你在這種情境裡頭,你能不動心嗎?然後你就說自己『終身無邪色』」。說一點都不會有淫念,沒有一點好色的意思,可以對天地鬼神,你好意思嗎?你這是大妄語! 

  【此君之規條誓行者。尚然如此。何況其餘。】 

  你看這文昌社裡頭的規條,你們是發誓要去行持的,尚且你都這麼犯,每一條你都犯,更何況其餘?其餘過惡就更多了。 

  【君連歲所焚之疏。悉陳於天。上帝命日遊使者。察君善惡。數年無一實善可記。】 

  他說,「你每年焚化黃疏給灶神爺,其實灶神都向上天稟報了」,因為對面的就是灶神爺。上帝於是就派『日遊使者』下來,專門調查你家,『察君善惡』,看看你的善惡如何,結果好幾年都找不到你一個真實的善行,沒辦法記錄。所以你的善全是偽善,沒有一條是真實的善。 

  【但於私居獨處中。見君之貪念。淫念。嫉妒念。褊急念。高己卑人念。憶往期來念。恩仇報復念。憧憧於胸。不可紀極。此種種意惡。固結於中。神註已多。天罰日甚。君逃禍不暇。何由祈福哉。】 

  這是張先生對俞先生直指人心的呵斥,告訴他,「你的意惡太重了!你不僅得不到福報,你要逃禍都逃不及」。這一段也是很深刻的。 

  時間到了,我們就留做下一次跟大家一起學習。今天有講得不妥之處,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8-24 05:5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