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7400|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二十四集


太上感應篇彙編  黃柏霖警官主講  (第二十四集)  2013/6/1  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24 

  尊敬的各位同學、各位大德,大家早上好!末學是台灣台北的黃柏霖警官,今天在台北地藏淨宗學會孝廉講堂,來跟各位報告《感應篇彙編》第二十四集,在《感應篇彙編》的課本是第十三句,「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 

  今天這個因緣很不可思議,也令我很感到震撼,就是說這真的是突然來的一個安排。那麼很感謝淨空師父上人慈悲的允准,還有定弘法師的提攜,要末學來擔任這一個網路電視《感應篇彙編》的續講的工作。這個工作原來是由定弘法師他在香港錄製的。據定弘法師跟我講,交報告的同學,就是紮根班的同學,中國大陸偏多,大概將近有一千人。這個因緣為什麼會出現?是在今年二O一三年五月十七號。 

  定弘法師三月十八號奉淨空師父上人的慈令,到台灣的南投戒律最嚴謹的道場正覺精舍學戒。我在今年的四月八號曾經去參訪過一次,因為末學跟正覺精舍的果清律師也很熟悉,去請法,同時也去看定弘法師。結果弘師就回到香港簽證,四月十二號再陪老法師一起到正覺精舍去參訪,那個時候也都還沒提到這個事情。一直到五月十三號,定弘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到正覺精舍去處理一下他們寺裡面的一個工程,我就去了。去了以後我就處理,處理到差不多快十二點,我就到大雄寶殿去禮佛。結果禮佛時候看到定弘法師沒有午休,在那邊繞佛,正覺精舍的大雄寶殿四周有繞佛的走道。我就跟師父報告,我說我現在在孝廉講堂即將要講《感應篇彙編》,學講;也在台北新莊的地藏庵為這些新北地方法院的受刑人也要來講《感應篇彙編》,他們這些受刑人是屬於輕度勞動役的,就是可以出來活動,不用關的,來跟他們講《感應篇》。結果講完大概一、二分鐘以後,定弘法師就突然間跟我講說,你來接這個《感應篇彙編》講座好不好?我當時……雖然我年紀虛長他很多,而且我是一個警官,可是當時真的是,心裡有點就是嚇到,說不要,不要,這個要全球播出的,我不敢承擔。後來實在是沒有辦法,鼓起勇氣,就到大雄寶殿裡面去跟菩薩、跟佛發願說,好,我來承接,那麼希望菩薩能夠慈悲護念。 

  那就從五月十七號,這個因緣到五月十七號成熟,來擔任這個工作,非常感恩。我希望抱著學習的態度,我跟定弘法師說,我沒有你的智慧、沒有你的學問、沒有你的道德、沒有你的修持,我實在是無德、無學、無能來承擔這個工作。弘師跟我講,說沒有關係,你只要發心就好。我說對,我只有一顆真誠的心。 

  我跟地藏菩薩以及跟《感應篇彙編》的因緣很深,在二OOO年,到現在已經十三年了,在公元二OOO年,末學當時還在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擔任組長的工作。當時警察大學,我們是中央警察大學畢業的,我有個同學叫蘇俊源居士,他也是非常好學的一位同學,當時他就到我服務的單位去找我。是公元二OOO年以前,我們在那個單位服務的時候,有三個是我們同學,那個蘇同學就只會去找我泡茶,每天泡茶,常常去泡茶,不曉得要做什麼,然後大家就聊一些事情。一直到大概是一九九八年,我調到士林的一個民管中心當主任,我同學又去了,去了以後我就給他一本佛陀教育基金會所印的這個,就是我們現在各位桌子上的這一本《感應篇彙編》的原文加注音。然後就跟我同學講,說你把它翻出來,我同學他跟我講,他沒看過這本書,但是他通儒釋道。我看一下這個《感應篇》,我們都曉得它也是儒釋道的精華。我跟我同學講說,你一年時間把它翻出來。我們就開始發願,他負責翻,我負責校稿、潤稿跟整理,還有出版的事情。就在二OOO年的時候,我同學終於把它翻出來。翻出來以後,也有一些很特別的感應。 

  有一次我同學,因為稿子還沒出版,這個到後來《感應篇彙編白話註解》,就是我現在拿給各位看的這一本,這一套,其實外面流通不多,因為生產的成本還滿高的,我們流通的量,大概現在第六版,大概是七千多套。當時我發了願,就是要給各道場,或者是各宗教團體,他們的講師、他們的同學要研究的時候,可以參考這一本。我聽說澳洲淨宗學院現在用的就是這一套,一套四冊,裡面非常完整的有原文、有字句解說、有白話。經過這樣發願,然後再翻一年(我校稿就看兩年),這等於二OO二年才出來,總共用了三年。當時要翻這個的時候,我跟我同學講,我說你到中國大陸去買一些工具書,我說這裡面人名,書、經名,還有人名,還有地名,還有些地名搞不好是古代的城市,可是現在已經改了,那現在拿給現代人看,他會弄不清楚,說怎麼會有這個城?那他再去到中國大陸買工具書,回來之後做核對跟校對的工作,所以已經做到一個差不多接近事實的這個地步。 

  後來我又跟我同學講,我說把這裡面的故事抽出來,抽出來以後編成《感應篇彙編白話故事集》,這一套六小本。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給上班族坐公車、坐高鐵、坐捷運,可以在車上看。所有的故事先把它抽出來放在一起。在台灣不管是推《弟子規》的,或者一些佛教團體,都非常喜歡這個小冊子,因為白話,大家都喜歡聽故事。後來我再跟我一個朋友(現在已經出家了,在靈岩山寺),我們就印了這一本小冊子《太上感應篇》,還有《文昌帝君陰騭文》的讀誦卡。……我們這還寫,《太上感應篇》叫「護國息災,傳家之寶」,《文昌帝君陰騭文》,我們說「金榜題名,傳家之寶」。就是遵照印光大師、還有淨空老法師、祖師的教誨,家裡的小孩從小要讓他讀誦《太上感應篇》還有《陰騭文》,讓他知道因果,讓他知道善惡的道理。我當時還寫一個卡片,是在二OO二年二月十九號寫的,我說「修行者宜將《陰騭文》、《感應篇》列入晚課,視如戒律,讀誦、奉持,天天警策,時時治心,方能保住人身,不墮三惡道」。我來題這個小卡片,白色的,放在裡面,來提醒拿到這本小冊子的人,他可以早晚讀誦。我想各位同學也可以養成這個習慣,你早課禮佛、拜佛完了以後,《彌陀經》誦完了,佛號念完了,你就把它加誦這一本讀誦卡(講堂這邊也有流通,《太上感應篇》跟《陰騭文》),把它讀一遍,讓你今天就會知道善事要多做,惡事不要做。 

  接下來就講末學的一些學習過程。在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七之間,我就在台北市的佛陀教育基金會內典研討班,跟老法師的學生、我的老師簡豐文老師,參加這個研討班,他來指導。簡老師很慈悲,告訴我,他說你可以來學習講「地藏三經」。那《地藏菩薩本願經》跟因果有很深的關係,《地藏經》實際上就是因果經,也是孝經,所以跟《感應篇》也都有因緣。那我一直到現在就是主修這「地藏三經」,就是《地藏菩薩本願經》,還有《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還有《占察善惡業報經》。尤其這個《占察善惡業報經》,蕅益大師編了一本《善惡占察業報經行法》,這有點像大悲懺,非常殊勝。各位如果要懺悔業障,那我也特別推薦《占察善惡業報經行法》。你如果懺悔業障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你回過頭,用佛陀特別慈悲允准的《占察善惡業報經》裡面的前半卷,全卷就是上卷跟下卷,上卷裡面它有木輪相法。你占這個輪相,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業障到底怎麼樣,現在情況怎麼樣,就可以問,地藏菩薩就會跟你講。這是我學習講經的一個過程。 

  在公元二OOO年,那時候也是因緣又是一樣來,淨空老法師當時跟台灣的一個導播,好像談到要拍《地藏經》的故事,老法師他說取的題目,就跟我講說「城隍廟的故事」,就是拍因果。那結果片沒有拍成,倒是成就我完成了《現代因果報應錄》,這樣手頭上我沒有放在這裡。就在公元二OOO年,師父他教我,說黃居士你去編寫,民國元年就等於一九一二,一九一二年以後的《現代因果報應錄》。我就把它編一百集,有善跟惡跟輪迴,還有地獄篇。然後呈給師父,師父就帶到新加坡交給觀世音學佛會那個會長。那觀世音學佛會就把這一本《現代因果報應錄》放在《玉曆寶鈔》的後面,《玉曆寶鈔》是講十殿閻羅、地獄怎麼樣,就成簡體字。因緣就這麼湊巧,就這個《玉曆寶鈔》的簡體字的,後面就把那個《現代因果報應錄》編成簡體字。那整本流到台灣來,正好我到我蓮友陳居士那裡,他拿給我看,說老法師最近帶了這一本回來。我一看後面這個《現代因果報應錄》,這就是我翻的。所以我就交給台灣的和裕出版社,就把它在台灣也流通這個《玉曆寶鈔》附《現代因果報應錄》。以上做一個簡單的介紹,就是我跟地藏菩薩、跟《感應篇彙編》、跟因果的關係。 

  我們今天要來討論的是第十三句,「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我遵照定弘法師的方式來講,第一個就朗誦本文,我們這個經文的後面都有一段(一篇)古人所寫的非常精華的開示,那朗誦本文。第二個就是字句解釋,第三個就是白話的譯文,我會按照這個段落來跟各位把白話講出來,講白話譯文的時候,我同時會附帶稍微提一下跟我們修行有關的。第四個就是我加了一個智慧啟示,就人生啟示。你學這一段,譬如說「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這段文裡面從九十五頁到九十八頁,這一段我們學完以後,這裡面有哪一段話,或者哪一句值得我來學習,做為我的人生的修行的指南跟準則,有沒有?有,我待會就會講出來。這個在我們現在的術語叫key word,key word就是關鍵字,你挑一個重點出來,一篇裡面挑一個重點來學,這樣你整本學下來,絕對會有幫助的。 

  另外一點就是,我會再附現代的因果報應故事,因為它這裡面的大部分,幾乎全部是古代的故事。老法師說現在的人不信因果,所以一定要用現代的因果報應故事出來。各位如果要看現代因果報應,我在台灣的新竹教育大學所講的「古往今來X檔案-迷信、理智、人生價值」,這個片子裡面有六集,有講的很多因果故事。那在二O一O年的十月二號,在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講的「明因果、解業力-幸福圓滿人生」,這個裡面有八集的因果故事,裡面都有講到冤魂索報的故事,各位可以去參考。如果你沒有機會拿到帶子,你也可以用網路搜尋,在台灣的話是Google,那在大陸就用百度去搜尋,一樣可以找得到。 

  在這個學習過程裡面,我這個裡面有六點跟各位共勉。第一個,我們每週一段經句,你今天讀了、學了這裡面這一段經文,你把它背下來,譬如「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你把它記下來。《太上感應篇》總共是一千二百八十八個字,如果你把它記下來,你每個禮拜背一句都不困難,三年下來,整篇《太上感應篇》你就朗朗上口了。老法師跟我們講,說要讀一百篇或者背一百篇的古文,因為文言文非常美,現在因為科技發達,我們很少接觸到文言文,所以你把它背下來其實是受用無窮,這是第一個。我們就把它當成讀一百篇的古文,定弘法師也是這樣說。 

  第二個,因為每個禮拜天播一集,所以每個禮拜講一集事實上是什麼?是慢工出細活,就在一門深入,長時薰修,就在薰這個《感應篇彙編》的因果精華。所以第二個是修定,因戒得定,因定發慧。你能夠寫功過格,你能夠明白《感應篇彙編》裡面的道理,這是修戒,我剛才講說把它當戒本、戒律來讀誦,修戒。那你在薰習的過程裡面就能夠安住不動,這就是由戒成就了就能夠得定,那麼定成就了,自然而然智慧就開出來,這是第二個,慢工出細活。 

  第三個,認識中華文化的文字之美,格言,還有經典文句。 

  第四個,紮下很厚實的因果根基,一生受用,為什麼?因為你知道道理了,就不敢去做,老法師說,明白因果不敢去犯,這道理一樣。那你終生不犯,那麼念佛必定往生,淨業三福裡面的第三福「深信因果」,你就可以做到了。 

  第五個,這個金剛種子種下去,生生世世不昧,種下未來成佛之因。我們淨土宗的祖師徹悟禪師開示的,他說「深信因果者,終必大明乎心性」,這什麼意思?就是說深信因果以後,你最後會把習氣毛病改掉,你會把煩惱斷掉,你會把執著放下來,最後你就我執放下來;我執放下來,法執再放下來,你智慧就開了,那就是大明乎心性,大明就是你明心見性。這個跟《金剛經》裡面講的,「持戒修福者」一定可以相應《金剛經》裡面的那個境界,一樣的道理。這個是第五個,跟各位共勉。 

  第六個,一次學好儒釋道三家修行精華。一千多年了,這本善書已經一千多年了。現在的老師不好找,淨空法師說,老師找學生,學生找老師,大家都在捉迷藏。師父跟我們講,印光大師也跟我們講,以古德為師。像蕅益大師他就是以蓮池大師做老師,讀蓮池大師的全集來成就的,蕅益大師的這個成就。一樣,我們就是以《感應篇》這些祖師大德他們的開示,做為我們的老師,這叫以古德為善知識。以上是談了一下我們的一個學習過程,接下來我們就進入今天的學習。 

  【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 

  這個前面各位同學有學過,『紀』就是十二年,『算』就是百日,就一百天,等於三個月左右。它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人造了罪過,罪過大的譬如說強盜搶奪、縱火,像這個都很重的,會被削減壽命十二年。那小過呢?小過就是過錯比較小的,這個就是被削減一百天的壽命。有時候也會,老和尚講,也會損你的福報。我們來朗誦下面這一段的第一段文章: 

  【此一節。總結上文之意。言人之一生一身。一心一家。處處皆有鬼神。森羅周布。故大小之過。無時可逃鑑察。而奪紀奪算。確乎不爽也。凡人受生。紀算皆記在諸天。太上敕諸神考校。】 

  『校』,這個字念教。 

  【三日一言。十日一奏。百日一結。若修善立功。便可延年。萬一造罪。立見減奪。過有大小。而奪紀算亦殊焉。太上不憚。】 

  『憚』,這個字念淡。 

  【苦口繁言。發明莫見莫顯之義。】 

  『見』,不是見,這是念現。 

  【無非教人慎獨而已。】 

  這一段裡面就蘊藏智慧在裡面,我們現在先把一些簡單的單字解釋一下。第二行,這個『周布』,周布就是遍布,『森羅』就是密密麻麻的,像警察站崗一樣,密密麻麻,森羅,就有鬼神在站崗。這個森羅,天羅地網,周布就是遍布。第三行,『太上敕』,這個敕,道家也是用很多,以前皇帝下聖旨也是用這個敕,這個敕的意思就是委任的意思,委任。第四行,上頭這個『考校』就是考察比較,我們現在講的術語叫考核。第五行『延年』,延年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延年益壽,延壽,這大家最喜歡的,延壽。接下來第六行『苦口』,大家都很知道,苦口婆心。『不憚』就是不厭其煩,太上道祖也是菩薩示現,菩薩就是不疲不厭,這個不憚就是不厭其煩。『發明』,這個發明,不是說我們發明創作的發明,它這是古代比較常用的一種說法叫發明,實際上發明就是什麼?發明用現在的話就是闡述,你要來敘述,我們叫發表論文,發表論文你要闡述、論述、闡發,這個意思叫做發明。 

  『莫見莫顯』,這一句出在哪裡?《禮記•中庸》全文是這樣,「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睹是目字旁那個睹,就是你看東西那個「睹」。戒慎,戒慎恐懼,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我把它翻譯成白話,它說,君子在看不到的地方,他非常的謹慎小心。我們常常會忽略到所謂的細節跟小節,這個現在的術語叫做,細節的地方就是魔鬼藏的地方,會出事情,就是台灣有一句話說,「早知道我就這樣了」,早知道你就變成億萬富翁了,早知道!對不對?我們台灣人,長輩都會跟我們這樣講,早知道怎麼樣怎麼樣。你如果真正有智慧,你如果是君子,他做事情就是非常的卓越,因為他這個智慧流露出來。所以君子戒慎,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恐懼乎其所不聞,他沒有聽到的他就會很害怕,害怕他道德會不會損傷,害怕他的修行會不會怎麼樣,這是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就是那個隱藏起來的地方,你看不到的;莫顯乎微,那個很細微的地方,你是不容易發現的。所以君子就是我們這裡第六行的最後『慎獨』,慎其獨。 

  接下來慎獨的意思,這個解釋叫做獨處中慎謹不苟,這個也是出在《禮記•大學》,它說「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這一句就比較簡單,內心真誠,外表行為就端正,我們講的所謂,佛門講的「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他為什麼?他心清淨的,所以他不管行住坐臥,他就有三千威儀八萬細行的那種威儀,非常讓人家仰慕。你看老法師,他走路出來那種就是三千威儀八萬細行,這叫什麼?這叫慎獨的結果。接下來我們來解釋這一段的經文。 

  它說這『一節』,這一節是總結以上,這個『總結上文』,就是總結以上的文義,談到人的『一生一身,一心一家』,到處都有鬼神在遍布。所以不論過的大小,很難逃脫鬼神的監察,因此奪紀奪算是確實而絲毫不爽,這『確乎不爽』就是絲毫不爽。接下來,『凡人受生』,這個人只要來到人間來投胎叫受生,我們講說轉生受身。你離開這個世界,壽命結束了就是要去轉生,轉生到哪一道不知道;你再來當人叫受生,轉生受身。就是凡人受生,『紀算皆記在諸天』,那是一定的。我們講說業隨身,「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就是我們佛家講的業力隨身。那這裡邊在講太上老君就派諸神來人間『考校』,考察。『三日一言』,就是三日一小報,我們公家的用詞,「小報告」,三日一小報,小報告。『十日一奏』,你要寫一篇很大的報告了,譬如說我們這邊發生重大刑案的,我們就要跟上級寫一個檢討報告,那就寫很厚了,叫做一奏。 

  『百日一結』,譬如說我們現在在抓這個黑幫,組織幫派,我們警察局每個禮拜都要開專案會議,每個給你算,你哪一個分局落後了、哪一個分局領先了,落後的請你到警察局報告,我就去那邊報告過,在那邊頭低低的講不起來,因為沒有績效,叫百日一結。你想想看,人間都會這樣,何況是天上?如果沒有三日一小報,沒有十日一大報,沒有百日一結,請問一下,誰到極樂世界去,誰到天堂,誰到地獄?難道是台灣的殺人犯陳某某可以上天堂嗎?那不可能。資料拿出來,就像我們警察如果抓到小偷了,或者詐欺犯,我們在辦刑案時就是這樣。 

  我在文山第一分局,在辦那個竊案的時候,他這個小偷,我們現在刑法改了,一個竊案就一罪一罰。因為現在竊案太多了,所以我們法律就修改,真的,你只要偷一件就一罰,然後合下來就不得了。那小偷就這樣,以前沒有一罪一罰,所以他認幾件算幾件。那我們現在不是,因為法律已經修改。我們就抓到以後,證據說明一切,那我們就會把錄影間的照片洗出來給他看,說這個是不是你?那個小偷,我就曾經抓過一個小偷很有意思。兩個一組,他們先觀察四周以後,然後就上去了。上去以後,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人知道,因為那個大樓沒有管理員。然後他們兩個一個是禿頭,一個沒禿頭。那禿頭、光頭的這個他就用假髮戴起來,然後先兩個左邊右邊散開,然後先觀察旁邊有沒有人,然後再上去了。他不曉得錄影間已經監拍進去了,拍進去以後,兩個上去以後,然後就搜刮,把所有的東西拿走,然後剛好那個人家裡有百貨公司的紙袋,他就把它拿走以後,就裝在袋子裡面拿下來了。這個案子我到現場去,左看右看,我後來就問一句話,我說他怎麼出去的?為什麼?因為進來是戴假髮,衣服也不一樣,那出去把假髮拿掉變光頭,衣服又變了,他本來穿,譬如說他穿黑色變成紅色的。奇怪他到哪去了?後來我們就開始追,就是先看他下去有兩個鏡頭,我們就開始追了。後來就追到了,追到他去哪裡開車子,沿路都有錄影監視系統拍下來。他因為另外一個案子被拘在看守所,我們刑警就拿這個證據給他,這個是不是你?他說是,這個我認了。就逮到了。 

  這就是什麼?百日一結,十日一奏,三日一言,所以現在科技都可以證明。老和尚講量子力學裡面都證明我們的念頭,沒有物質存在,是念頭在決定,量子力學已經證明了。科學其實它都解釋到佛法裡面的道理,它現在唯一解釋不出來是哪裡?真如跟阿賴耶解釋不出來。真如你是緣不到的,阿賴耶就是我們的記憶,我們的回憶,累世的這個記憶。所以這個我相信,三天一小報,十天一大奏,一百天做一個結。我昨天才剛組織一個會議叫「治安個例人口分析」,我們的螢幕秀出來,統統是前科記錄的,都是這個嫌犯,嫌犯裡面那個吸毒的、竊盜的、搶奪的、性侵的,我仔細一看那個相片都好像是什麼?都好像是歹徒的樣子,好像「歹徒」都寫在臉上。我看那些前科記錄裡,有些女生長得都還算很漂亮,奇怪為什麼這樣會糟蹋自己,變成一個前科記錄的對象。那我就會考詢,就會問那個勤績警員,我說那你起來報告,你對他的了解怎麼樣,那個情形?他就跟我講,我前幾個月都碰到他,他在哪裡工作?在洗衣廠,他在洗車了,他在哪個地方當泊車小弟。我就說,好,他講得很好,大家掌聲給他鼓勵一下。為什麼?他有考校,他有考察。 

  你想想看人間這些司法,法院的警察人員都會這樣去考核這些作案的、犯過錯的,我們這個治安故歷,就是他已經犯案,被抓去關,關完以後放出來,還要警察機關隨時給他監控,為什麼?因為怕他再犯罪。有一些性侵害的,有那種性侵害傾向,他一出來還會馬上再犯這上篇的一個報告記錄。所以我們前面也有研討過,說人一出生,我們左邊右邊各有一位善惡童子,一個同生、一個同名,他在幹什麼?記錄我們的善惡記錄。所以這個是千真萬確的。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然後三尸神在你的身中,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所以這森羅周布是一點都不虛。我常常跟我們同仁開玩笑,我說現在那個錄影監視系統滿街都是,全世界都是一樣,不但是台灣,我想中國大陸、美國也是一樣,都用錄影監視系統做辦案的利器。所以我常說,科學的說法,用佛法角度來講,這個錄影監視系統叫天眼洞視。你逃不過的,它二十四小時在錄影。我們警察如果要辦案,我們向檢察官申請監聽票,然後到那個場房去監聽,監聽作案的人,他們同仁通電話的資料,這個監聽我們通常叫做天耳徹聽,這一段的大概意思是這樣。 

  『若修善立功』,就是如果修善立功的人,就可以延長壽命;萬一造罪的,立刻被削減,『減奪』就是立即被削減壽命。這老法師有開示,老法師說,不只是幽冥陰間它會做這樣的一個記錄,他說四天王天、還有忉利天也有善惡檔案。老法師說,小惡奪算,減你的福報跟壽命,大惡就奪紀,就是減你十二年的壽命。所以人的一生一身、一心一家,都有鬼神在圍繞。古聖先賢教我們斷惡修善,慎獨。一人獨處,容易原形畢露。獨居一室,我們一個人在房間裡面,沒有欺誑之心、不善的心,這個才是,老法師說是修行的根基。所犯的過錯有大小,而奪紀奪算也會有所不同。太上道祖「不憚」,他是不厭其煩的苦口婆心的解說。發明就是他來闡述你看不到的地方、你聽不到的地方,這些細微的地方,這些道理他來告誡你,這些你不容易去看到、不容易去發現的這些細微的道理,他來告訴你,無非是教人獨處的時候要謹慎。那麼這一段的白話大概是這樣。 

  接下來我們來解釋一下,這一段裡面有幾個關鍵字,我挑出來有兩個,第一個是「奪紀奪算」,第二個就是第六行的最後兩個字「慎獨」,這一段裡面我挑出這兩個關鍵字。我們學習奪紀奪算,奪紀奪算是讓你怕。因為人最喜歡的就是壽命,你還沒有開悟以前,就希望「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總是不希望太早離開,你還沒有放下,所以你就會有種捨不得,我們講叫貪生怕死,這是人間的人之常情。這個奪紀奪算我就用故事來做證明,因為現代人不相信,所以我在講因果裡面,我就有講過,有五個相信。第一個什麼?你要相信靈性殺不死,我們這個靈性就是我們的覺性,這個靈性殺不死。第二個相信有鬼神,第三個相信有地獄,第四個相信生命會輪迴,第五個相信有因果報應。 

  這故事裡面我特別舉三個故事。第一個,有沒有鬼神?老法師也常提一個故事,就是朱鏡宙老菩薩的故事。他以前在重慶當官的時候,他當財政廳長,那時候他也沒有配公家車,因為是大學畢業,跟朋友喜歡打麻將,消遣消遣,那時他還沒學佛。有一天麻將打得太晚了,打太晚以後他就回家,回家用走路的。那走路的時候,路上的燈光很暗,有一點微微的燈光。他就邊走邊走,那時候因為太晚了,他也沒去注意,有一點疲倦。他就發現有一個女的走在他前面,可他並沒有注意看,他只是就這樣繼續走,走到一半,突然就想,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走在我前面,而且是個女的?一看她怎麼沒有腳,連個腳都沒有?他嚇了以後,等到他發現的時候那個女的不見了。他到台灣來講這個故事給老法師聽,他說從那時候開始,他就相信鬼神真的存在。他後來的解釋是說,那個女的鬼一定是觀世音菩薩化現的,為什麼?要來度他。這是鬼神是存在的。 

  第二個靈性殺不死,這個我用我自己的一個親戚的故事。我小時候,國中的時候,因為我爸爸他是道教的一個住持,小時候我住在跟外祖母在一起,很近。二舅他娶的一個太太是台灣的原住民,我們台灣的原住民的話叫Omiko,她跟我爸爸很好,為什麼?我們台灣的原住民,他們就是對這種煙酒比較不忌諱,我爸爸對她會比較好,來了以後,他就會給她她喜歡的東西。結果她有一天在曬稻穀,在我們那個房子前面,外祖母的房子前面,在那裡曬稻穀,天氣太熱,所以突然間中暑。中暑以後,大便跟尿就拉在褲子裡面,就這樣中暑以後就送到醫院去,就往生了。往生在頭七,還沒到頭七她就來附身,大陸叫附體,我們台灣叫附身,兩地用詞不一樣。就附身,附在誰身上?附在我三舅媽(她姓肖),我三舅媽的身上,我三舅媽在睡覺,結果她真的被這樣附身,因為這是我親眼看到的。然後我三舅媽就坐起來,坐在床鋪上,然後眼睛就閉起來,就開始講原住民的話。這很奇怪,竟然我三舅媽的聲音不見了,變成我二舅媽的聲音出來,我當時就很好奇,說怎麼會這樣,三舅媽人到哪去了?那時候不知道,被附身了,這很麻煩。我爸爸就問她,妳有什麼事情,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就是附身)?她說沒有。人就有執著,她說我走的時候,我褲子裡面髒髒的,有大便。你看最後一念,李炳南居士講說,最後一念是什麼?最後一念如果是念佛,就帶著你往生淨土。他說最後一念的種子出來,那個強者先牽,強就是那個念頭很強,就把你牽走了。如果你臨終的時候,你斷氣的時候,你念頭還一直想著我的錢、我的鑽石,或者是我的家業,那這樣就是你的這個貪念、貪心起來,你就跟淨土無緣了。 

  你看我這個親戚二舅媽,她就是念頭,最後斷氣的時候,其實身體雖然是假的,我們現在講的就是印象,就是阿賴耶落下那個種子,阿賴耶落下那個種子以後,那個種子就這樣不滅,就帶著離開這個人世了。所以就證明是什麼?這個靈性真的不滅。你把他殺死,殺死他最後死掉的那一剎那,知道誰殺他的,他一定是牽你索債的、索命的,你逃不掉的,這一世抓不到,下一世抓你。因為在他阿賴耶裡面,恐怖就恐怖這個阿賴耶。這個阿賴耶,我常解釋說,各位如果不明白阿賴耶,我用一個最簡單的解釋,電腦裡面的記憶體。你看你資料打這麼多,它都存在裡面,我就把它摳出來以後,台灣叫USB,不曉得大陸叫什麼,中國叫什麼我不知道,台灣叫USB。你看我所有檔案,可以把它儲存在一個小小的USB裡面,我跟你這樣講,台灣就知道這叫USB,資料都在裡面。它是一個裝置,藏了這麼多資料在裡面,幾十萬字都可以在裡面,你想想看。 

  所以佛跟我們講,這個無形無相,講我們這個心,叫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正是如此。你再進一步解釋阿賴耶,我說這個記憶,為什麼善惡記憶會記在裡面,為什麼會有老法師講的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像那個飛機,飛機只要發生空難失事掉下來,絕對第一個找什麼?第一個找黑盒子,飛機的飛行的記錄器,整個過程都記錄下來。你看,連機器都會這樣沿程、沿途的記錄,又何況是人!你來到人間,沿途的記錄那太可怕了,你如果知道這一點,這裡面講的千真萬確,你非信不可,不可能讓你什麼人都不知道的在那邊瞎混的,不可能。 

  所以,我二舅媽這樣交代說什麼,她說是褲子弄髒了。第二個交代什麼?她說她那個兒子太小了,那三個女兒都很小。所以她交代我爸爸說,我二舅叫阿燦,她說你跟阿燦講,不能再娶太太,她怕後娘欺負小孩。我二舅為了這句話到現在,八十幾歲還不肯結婚,還不肯再婚。那後來講一講以後,我爸爸就說,好了,這事情都會答應妳。完後就給她拍一拍,她又躺下去睡著了。我比較調皮,第二天早上,我就去問我三舅媽。我說,三舅媽,三舅媽,妳昨天晚上有沒有怎麼樣?我不敢講說她被附身。她說沒有,昨天晚上很好睡,睡得很飽。你看,她魂被勾走她都不知道,被人家進了她的身體講話她都不知道,她說睡得很飽。我們不可知的世界、不可知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學佛就可以慢慢解開這個祕密。所以我們還沒有開智慧以前,我們的智慧叫寶藏,三德祕藏,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它叫做三德祕藏,這是智慧。 

  接下來「奪紀奪算」,我用什麼來做這個故事來跟各位講一下,前幾天,我就記住這一個,我們這邊一個黑道的公祭就在我們這裡,內湖這裡有個三軍總醫院這裡。因為黑道的一個兄弟他的母親公祭告別式,我們就怕這些黑派、黑幫的火拼,我在現場坐鎮。我跟你講,我還走過那個地方,我還看那些兄弟,我們台灣叫兄弟,不知道大陸叫什麼,就是幫派分子。我還看他,每一個每一個都注意看,因為這是我們職業的一個習慣,我們會先像掃描一樣,我們先掃描一遍,看周邊有什麼異常動靜,結果就注意看那幾個在那嚼檳榔的。那是下午兩點多開始,差不多隔了一個小時,到三點多,突然間發現距離五十公尺,有一個兄弟當場就休克,就躺在現場,口吐白沫,那就是說等於快死掉了,趕快就通報,趕快叫119過來救人。我有看他最後上那個車子,就抬上去,抬上去以後上救護車,到隔壁的三軍總醫院,到五點多就死掉了。魂當場被抓走,他有沒有做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但是人當場死在現場,他本身又是幫派分子。有時候你聽了,心裡自然而然就會警惕起來,真的是有善惡報應。 

  第二個公案就是,我一個朋友鄭居士,他工廠在台北的某一個地方。記得有一年的過年,他跟我講,因為我們台灣的工廠開張,過年開張,就開工的時候,都會拜拜,都會祭拜。然後他剛好到公司去上班,他們裡面的一個幹部,因為他那個幹部本身好像在一個公廟在幫人家辦事,他本身的行為我是不知道。但是他看到一個人突然間活生生這樣死掉在他面前。他就跟我們那個鄭先生講,因為鄭先生看到他的時候,他對著牆壁講話(用台灣話講: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好好講),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商討商討。就這樣對著牆壁講話,對著空氣說話。我們鄭先生說,奇怪,這個人怎麼搞的,一早來就是這樣,對牆壁說話。他看到了,他看到那個所謂的不同維次空間的眾生了,簡單講就是這樣。他說不要這樣,有什麼事情慢慢商量。隔沒多久之後(因為人的習氣種子就跑出來,我們現在講說巴結巴結),他說鄭先生,你趕快去買金紙,買金紙。台灣的金紙、冥紙,就好像陰間的鈔票一樣。這印光大師有講,人家問印光大師說,這個冥紙,冥紙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真的還要用錢嗎,鬼道還要用錢嗎?那你執著才會有。印光大師說,站在佛門的立場,不贊成;不贊成,但是也不反對。為什麼?因為鬼道他執著他就會有。所以他就叫那個鄭先生說,你趕快去買金紙。那我那個朋友鄭先生趕快去買,買回來以後,他一樣在旁邊幫他燒。他就好像說,大家好好商量,你要命?要錢?錢,我現在燒給你。結果他不是要錢,他是要命。當場燒完以後,過不到兩分鐘,突然間,好像是心臟不舒服,一下躺在現場,好像是心臟病,突然間呼吸困難那種感覺。躺在現場以後,就口吐白沫了,就送到台北的某一家醫院。他叫我去跟他關懷,因為我在做臨終關懷,我就過去了。整個人包起來像木乃伊,用白布包起來。那我也就沒有把他掀開,我就跟他說一點佛法,然後給他念佛。就是當場「奪紀奪算」的。這真的是事實,而且我還親眼看到這兩件故事,來特別跟各位分享。 

  那麼另外第二個重點,第一個重點我們講說奪紀奪算跟慎獨,第二個重點就是如何慎獨。知道有鬼神在監察,我們就會乖乖的,不敢造次。老法師說,俞淨意公他為什麼遇到灶神,為什麼突然間他會來懺悔、會改過?因為這個灶神跟俞淨意公講說他命運多麼乖違,怎麼樣怎麼樣。他就跟他講,說你的這個貪念、你的淫念、你的嫉妒念,還有你的這個褊急念,還有你的這個高己卑人念,你自己覺得自己了不起,別人都比不上你;還有你的這個憶往期來念,你就很會幻想,幻想將來會怎麼樣,回憶以前過去怎麼樣;第七個,恩仇報復念。他說你這個意惡,意惡就是我們現在講說,台灣話就是,你心地不好,你心很不好,這個叫意惡,你起心動念不好,意惡。所以意惡,我們學佛人就會知道自己起心動念,佛菩薩不起心不動念,我們凡夫會起心動念,所以我們就要學學去觀照我們有沒有意惡。他就從意惡下手,灶神這麼一點,俞淨意公就嚇到了,從此以後,他的一言一動、一念一聲,他不管忙或是閒,他都像感覺有鬼神在旁邊看,他不敢放肆。 

  一般人都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所謂天知,你要知道,《覺世真經》裡面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那我這裡講慎獨,如何慎獨?如何慎獨,我特別引用一段,非常精彩的一段文,是《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講的,它裡面有一句經文。《文昌帝君陰騭文》也是跟《感應篇彙編》、《太上感應篇》一樣,是一本善書,印光大師非常讚歎。它裡面有一句說,「慎獨知於衾影」,那個「衾」,意思叫棉被。「慎獨知於衾影」,就是被單的影子。那麼裡面,周安士居士,清朝周安士居士他在編《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裡面有提到這一段。他說「君子小人之分,不過為己為人之別,人若有志為己,而於隱微幽獨之處」,幽就是幽冥的幽,幽獨之處。「不能刻刻防閑」,閑就是一個門下面一個木,防閑,刻刻就是時時刻刻。「不能刻刻防閑,戰兢惕厲」,警惕的惕,惕厲。「則為己之功,終有疏漏」,疏忽了,疏漏。「古人云獨行不愧影」,自己走路看自己的影子,走路看自己的影子,獨行,一個人在走路,你要看自己,就是你自己一個人在的時候你要看你自己,這叫獨行不愧影。「獨臥不愧衾」,你一個人躺在房間裡面這麼想東想西的,獨臥不愧衾,你要對不起這塊棉被就對不起你自己。這叫獨行不愧影,獨臥不愧衾。「能到衾影不愧時」,對棉被跟影子問心無愧。能到衾影不愧時,「方是慎到極處」。這種你看多美,意境非常高。所以現在坦白講,現在人都比較不會寫這些東西,不會寫這些東西,這古人的智慧。老法師常講,老祖宗保佑我們,這個就是保佑。老祖宗怎麼保佑你,保佑我們中華炎黃子孫?這就是老祖宗的智慧在保佑我們。你有老祖宗的智慧,你今生就可以幸福圓滿,你就不會遭受災難了,這是老祖宗保佑的意思。 

  「衾影不愧時」,我來解釋個公案,這滿有意思的一個真實的公案。台灣的司法院前院長叫王寵惠博士,王寵惠博士他是廣東東莞人,他早年留學英國、美國、德國、日本,美國耶魯大學法學博士。民國以來,我們講一九一二年以來,國民政府遷到台灣來以後他是擔任台灣的司法院院長,司法首長,是最高的。他的學問非常淵博,仁慈、爽直、淡於名利,生平不好女色。王寵惠博士在留日期間,剛好那時候,在光緒二十六年,光緒二十六年是一九O一年,民國還沒有建立,民國建立是一九一二。光緒二十六年,當時國民革命的這個志士叫秦力山,他因為在大通起兵失敗,就逃到日本去,清朝要抓他,就逃到日本去。王寵惠那時候已經在日本留學,就收留他。那麼秦力山跟幾個大陸去的學生就住在樓下,王寵惠住在樓上。他們請了一位日本的下女,就是傭人,日本的一個傭人來打掃。日本的這個傭人看到王寵惠年少英俊,她就常常用語言去挑逗他,去調戲,王寵惠他當時就不理她。不理她以後,有一天凌晨四點,這個女傭人、日本下女就赤身,就是衣服脫掉,我們台灣的國語叫赤身裸體,她就跑到王寵惠的房間裡面去。那王寵惠博士見狀,就非常驚訝,他馬上跟她說,不可不可。他講不可不可,那這個下女狂奔而走。樓下的秦力山跟中國的幾個留學生就跑上來看,他們對王寵惠他見色不淫的這個定功、定力,非常的佩服。所以他做到文昌帝君裡面講的「慎獨知於衾影」。他蓋被,對不對,他如果是他沒有這個定功的話,那棉被掀起來,她就進來了。他對得起那個棉被,他對得起他自己。所以就是慎獨知於衾影。他後來功成名就,也積的這是陰德,他在一九五八年往生,高壽九十多歲。所以你知道有監察,你就不敢做這個惡的事情。那麼修行人如果知道鬼神在監察,他修行一定會成功的,他成聖成賢都有可能。 

  那麼第二個,這個如何慎獨我們談出了,第二個就是說,俞淨意他剛開始沒有慎獨,他後來怎麼可以改變命運?老法師講說,因為他就是剛開始沒有慎獨。那麼跟一般人,俞淨意公的毛病就是大家的毛病,所謂迷惑顛倒。迷惑顛倒以後,就是愈迷愈深,這個迷,就像泥沼一樣,就愈陷愈深。那麼他怎麼樣?他後來就是善知識(就是灶神)跟他提示,灶神是他的善知識,他就開始修行,他就開始讀聖賢書。老法師說,你怎麼樣才可以知道如何慎獨?你一定要讀聖賢書,他說你常常這樣薰習,長久這樣薰習,接近聖賢,慢慢就會覺悟。俞淨意公可以回頭,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有這個薰習以後,他底子厚。世間人沒有薰習,底子就不好。加上俞淨意公的懺悔,他懺悔力量大。還有剛剛講這個善知識灶神的提示,所以他後來他痛改前非,然後能夠怎麼樣?做到後來動則萬善相隨,靜則一念不生。這個一念不生就是什麼?一念不生就不會起心動念。一念不生,他就改變命運了,這才是真正的積德,積功累德。所以老法師說我們要學俞淨意公就學這個。他後來的發心,他後半段的發心非常的真誠。不管人家知不知道,他不求果報,就是人家知道不知道,他都去做。所以老法師說,如果我們真的去幫助別人,你真的做不到,你發個心,全力以赴。真的做不到,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你發心出來了,那個《楞嚴經》裡面講叫「發意圓成」。發意圓成,你發心了,它是功德圓滿了。 

  第四個,慎獨。我為什麼說挑這個關鍵字?就是警戒最初的一念。我用一個例子給各位解釋,譬如說強姦殺人的一個歹徒,他不知道這些聖賢的道理,他不知道這些因果道理,他去做這件壞事,把人強姦了,把她殺死了。後來被判死刑,要槍殺了,你再跟他講這些道理,他說我早就應該要知道這個道理。因為他沒讀聖賢書。所以,大家都怎麼樣?(歹徒也是會這種想法)假如人生能夠重新來過,我如何如何如何。但是歲月不留人,假如人生能夠重新來過,我一定要怎麼樣怎麼樣,可是你就沒有辦法把握當下。所以我們講說,人生不做後悔的事情。所以任何事情我們都怎麼樣?都要謹記這些聖賢道理以後,我們謹記當初的那個一念。我們講說,如果真發心,成佛有餘,你看成佛的,當初那個初發心那個念頭,但是我們後來,有些人後來就會退轉。做壞事也是一樣,你當初的最初一念有沒有警惕?所以我就講說,如果這個歹徒他當時在要強姦這個女孩子以前,他如果有這種念佛觀,他當時,像剛才這個王寵惠這樣警惕,他就不做了。這就是一種念佛觀,覺照,覺察。 

  所以,當時他如果有念佛觀,他如果念佛,他馬上靜坐下來,念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也許他慢慢心就靜下來了,自然而然,那個淫心就調伏了。那個智慧的水,智慧的法水,念佛的力量就把妄心伏住了。還有因果觀,他如果是知道這個會有下地獄,就會有果報,會有花報跟果報,他不敢去做,他怕法律判死刑,這叫因果觀。他如果有慈悲觀,他說這個年幼者是我妹妹、是我女兒,年長者是我媽媽、姐姐,那就不敢了。這有念佛觀、因果觀,還有慈悲觀,他有這三個觀照的時候,他就不會,他就可以「格物致知」了,物就是物欲,致知是良心、良知就會現前。所以這是最初一念。眾生的毛病最主要是,為什麼不能夠慎獨?主要是最初的那一念控制不了。沒有這種定的力量,我們一般講叫把持不住。所以,最初一念要怎麼做?一定要守住,你盡量要告訴自己要克服,要克服。前面有講過,「克己須從難克處克將去」,換成白話就是,你克服自己的欲望,要從最難克服的那個地方把它調伏下來,這個叫克己須從難克處克將去。 

  慎獨的第二個,這個地方我要解釋一個慎獨的公案。在江西省餘幹縣,有一個陳醫師。陳醫師本身醫術非常精湛,他品德也很好。有一天,餘幹縣有一個病人,姓張,張家人家他得了肺癆病,可是又窮,沒有錢可以醫病。這個陳醫師就幫他醫治,用幾個月時間幫他醫治,不收他的錢,而且送他醫藥,而且把這個張姓人家病都治好了。他非常的感恩,沒有辦法去形容那種感謝。有一天,這個陳醫師又到鄉下去望診,要回到城裡面,時間太晚,天黑了。天黑以後,那旁邊都沒有什麼人家,他就到張家去稍休息一下,結果他就在那邊借宿一晚。那麼陳醫師進到房間裡面去以後,到晚上的時候,突然間這個張婦,就是這個病人他的太太,突然間來敲門。她說你把我先生的病醫好了,我沒有辦法回報,我今天晚上用肉體來奉獻給你,這是我婆婆的意思(這以前古代好像也有這種現象)。然後這個陳醫師就一直推,他說「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不行不行!」就一直這樣推。但是,這個人畢竟他也只是個醫生,他德行是不錯,但是他也不可能是一個木頭,對不對?他也是會動人性的那種欲望,沒辦法克服。他面對這個張婦這樣百般的挑逗以後,他幾乎快把持不住。 

  正在最危險關頭的時候,快要危險的時候他突然間想到這種觀照,我們講說聖賢道理都可以提供給你觀照。他就想到古代那個戒淫文裡面有一段字非常好,它說,「即使邪緣湊合,勿喪良心,惟以慧力照之,正念持之。當念自心之良知,炯炯然其在我也;虛空之鬼神,森森然其鑑我也;頭上之三台北斗,赫赫然其降臨我也;家中之灶神,身上之三尸,凜凜然其伺我也」。這個伺,就是一個人字旁,加一個司法的司,伺就是這樣監視的意思,伺看我。「天堂福樂」,天堂的這個福報,「天堂福樂,一轉瞬而可登」,你就可以跳上去了。「地獄的苦輪」,一失足,就被捲進去,「一失足而將入。臨崖勒馬」,我們講臨崖勒馬,「苦海回頭,於萬難自持之時,存一萬不可犯之想」。古代的這段文章他有讀過,在他那記憶裡面,阿賴耶裡面就浮出來,他用這句話來觀照。觀照以後,那個張婦就一直要靠過來,一直要跟他寬衣解帶的時候,他說「不可不可」,這是第一次講不可。第二次,她又進攻進來了,他又急得滿身都是汗,他說「不可不可」。好,那到第三次,張婦又過來了。弄了整個晚上,這沒辦法休息。到第三次他講,他就在寫一下告訴他,不可兩字最難,不可兩字最難,就這樣講,就寫這幾句話,就抓那個筆,不可二字最難,不可二字最難。那後來,這個事情就這樣一直「不可」以後,整個晚上就保住清白。 

  隔不久,他孩子長大二十幾歲去參加秀才考試,那文章大概寫得普普通通,不是很好,考官後來第一次看到,這文章寫的沒有什麼,就把它放在旁邊了。突然間好像空中有聲音講「不可」,這個考卷就提起來了,不可?他又拿出來看一下,這寫的也沒有怎麼樣,結果把它又放回去了。「不可不可」,然後就又放回去了。第三次的時候因為他又聽到聲音說不可不可,他又把文章拿出來一看,「不可兩字最難,不可兩字最難!」他又再看一看,嗯,這好像有點可取之處。好,就把他錄取了。這就是什麼?就是因為這一位陳醫師做到了,沒有犯《太上感應篇》裡面講「見他色美,起心私之」(我們以後會讀到)。他觀照了《太上感應篇》的力量,就做到慎獨。那麼這一段,時間的關係,我們就研討到這裡。接下來就是「天台王璧如大師」,我們來讀,朗誦這段文: 

  【明天台王璧如大師。諱立轂。領萬曆丙午鄉薦。授新淦令。幼受殺盜淫妄四戒。後以居官而廢。戊午入覲。舟泊蕪湖。被攝至冥。見殿坐一王。二官側坐。王呼名叱曰。汝命該盡於丙辰八月。所以延至今者。齋戒力也。汝奈何棄之。語畢。命取簿以示。見名下年月皆有註。至丙辰八月輒空之。王覽畢。叩首謝曰。居官。勢不得不爾。王曰。是固然。奈陽算盡何。命驅入獄。即有猙獰鬼來。若捽縛之狀。】 

  『捽』這個字念「昨」。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11 22:02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