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6941|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二十九集(2)

  我現在講「濟宗黨」,最前面的這個濟宗黨。台灣有一位刈包攤販。刈是台語。東北的菩薩說,有時候我講一、二句台語他們聽不懂,但這是為了表達。這個六十七歲的廖榮吉,在台灣很有名,他不是像剛才講的市名之心,他沒有求名,他是真的一念慈悲。大家稱他叫「刈包吉」,國語也叫刈包吉,因為他賣刈包。大陸不曉得有沒有刈包?我是不知道,台灣的刈包是兩片,麵粉做的,翻開,裡面它就會放,不管是放素肉或者是放一般的肉,還是放一些台灣的酸菜,放在裡面,再撒一點花生粉,就是刈包。我也滿喜歡吃的,素刈包很好吃。他就是很慈悲,因為他住在我們台北市萬華,台北市的萬華是台北的一個老社區,房子都比較低,不像東區這麼高級。萬華這邊中低收入的人也稍微多一點,所以就很多「街友」,有些人可能是做生意失敗了,或家裡很窮的,在那邊就變成所謂的街友,就是沒有家可以回去的,我們稱他叫街友。台灣很多人喜歡做關懷的工作,像桃園,現在二十四小時的超商,大家都熱心的認養。所以大陸有很多觀光客到我們台灣來,他們看了半天,然後說,台灣的風景好像沒有比大陸好看。但是他說,台灣最好的風景是人的善心、良善,這是真的。當然,歡迎大陸同學到台灣來,也是可以參學、觀光的。這位廖榮吉就是這樣,他就是每年過年的時候,就看到那些街友無家可歸。人家大家都在家裡,每一個家都很幸福的在吃年夜飯,在快樂、在歡樂、在放鞭炮,就只有那些街友心酸的躲在街角,在那邊沒有東西可以吃,身體又穿的破破的衣服。廖榮吉每天在收攤的時候看到他們,就覺得於心不忍,「他們怎麼這樣?」他就發了這個心以後,悲心就出來了。 

  二十六年,不是做了二十六次,是做了二十六年,他今年六十七歲,二十六年,他是幾歲?四十一歲就開始做。他每年就從小年夜,就是過年,一直辦到農曆初五(正月初五),五天辦流水席,統統來吃,盡量吃。他自己本身也會煮,人家也會送飯菜來,全部都在那煮,我們台灣叫辦桌。辦得怎麼樣?辦得積蓄全部用盡,沒有錢,銀行存款歸零。如果換成你,你敢做嗎?不行,我要留一點健保費、看病、棺材本。為什麼你不敢花?老和尚說,你想太多,將來那些錢就是,你想醫藥費,將來全部花在醫藥費上,一切法從心想生。你看人家廖榮吉,你能說他不是善人嗎?能夠傾家蕩產,他是善,他是無我。雖然他沒有學佛,他也沒有聽經聞法,可是人家這樣去做,他的「我」就不見了。他也等同無我,他沒有「我家」,不為自己私身,他沒有為天下私身,他為天下修身。他是個很好的好例子,我提出來,我很讚歎他。我每次看到他那燦爛的笑容,鄉土味十足。一個好像也沒讀什麼書的人,老法師講,你不要看他沒讀書,好像看他也沒念佛,他心清淨得不行,這種人我們要給他讚歎。我們為什麼要聽經聞法?我們的習氣重、我們執著深,不聽經放不下執著,聽經就是講給我們這些人聽的,個性固執。 

  他把積蓄都用盡了。結果報紙登出來,說他沒有錢可以辦街友的年夜飯,感得一位徐姓的海軍中將,退休的老將軍義不容辭的跳出來。老將軍幾歲了,你知道嗎?八十五歲!人家是活到老,行善到老。他從來不會想說,「無常來了,我明天要走了」,他不想這些。他看到這些人沒有飯吃,他馬上送二十萬台幣,我相信他不是市名之心,而是一念慈悲,為什麼?因為聽說這位徐姓老將軍的太太比他更喜歡布施。人家都去逛百貨公司、珠寶店,他太太看報紙,哪個地方有苦難,就跟她先生講,「我們開車去送東西給他們吃,好不好?」這個徐將軍不簡單,為什麼?因為徐將軍的太太、老岳丈是開醫院的,老岳丈往生,把家產留一大半給徐姓將軍跟他女兒,善有善報。結果他不因為老岳丈給他這麼多錢,他就全部把它花掉,他把它去行善。 

  有時候看到這個故事,我就會想到我曾經看過一則報導,有一對退休的老師,很幸福快樂,全世界去遊了七、八十個國家,自己開一個Facebook網站,Facebook大陸不曉得叫什麼,微博?大陸沒有開Facebook,我們台灣有Facebook。他在六、七十個國家,風景、去哪裡玩、吃什麼美食,全部把它曝上網,每天在那孤芳自賞。結果六、七十個國家遊完以後,他太太五十幾歲就死掉了,他現在變成孤獨老人,每天看那些相片徒自傷悲,「想當年我跟她去哪裡玩,想當年我們去哪裡……」也沒學佛,也沒智慧,往下日子怎麼過?所以我們要學聖賢道理,就是這樣。你看濟宗黨,心中富貴得不行,心中法喜快樂得不行,為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濟宗黨。這個濟宗黨,我就是用這樣的一個例子。 

  接下來,我們台灣大家都認識她,賣菜的陳樹菊。我很讚歎她,她做到台灣的馬英九總統給她召見。她每賣一把菜,她都捐一點錢做善事,自己身體也不是很好,走路也不是很方便,每賣一把菜就捐一點錢,總共累積了台幣四百五十萬元,給台東的仁愛國小蓋圖書館。現在的武訓,她跟武訓也差不多。蓋圖書館,可以給人家讀書,至少他是讀好書,總是會做好人。我看到台灣有企業家幾個兄弟,非常好,很團結,福報也很大。父母給他們一輩子的家產,這麼多,他們不會去買什麼名車、住豪宅、奢讌會、結緣權貴,沒有。他們在台南家鄉蓋了一座外形非常法國化,歐洲巴羅克式的圖書館,蓋完以後捐給當地的政府管理。了不起,為天下修身,不為自己私身。我每看到這則新聞報導就讚歎,這麼有福報。人家這樣的喜捨,蓋好就送給政府去管理,讓大家一起用,這樣來紀念他爸爸跟媽媽。我想他們的爸爸媽媽在天上,一定非常的滿意微笑說,「我有個好子孫」。助義舉,濟宗黨。陳樹菊樸素、儉約、謙卑,她的善行感動了美國TIME(《時代》)雜誌,評給她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她也不是要求那個名,人家叫她去,她還不想去,後來跟她說,「妳只要是善,一定要揚善,要鼓勵人家學習。妳沒有求名的心,但是妳做這個善行要讓人家學習」。所以我們這邊,政府和民間都鼓勵她去接受表揚。 

  菲律賓的麥格塞獎,麥格塞是很有名的一個獎,就是獎勵亞洲的比較傑出的這些公益人物。她得到亞洲菲律賓的麥格塞獎,她把那個獎金,大概是美金幾十萬,美金拿回來以後,原封不動的送給我們台灣東部的基督教醫院,馬偕醫院,蓋醫院。你看她又蓋學校、圖書館,又蓋醫院救病苦,賣菜而已,不是做什麼大企業,一把菜也不過十塊、五塊錢,這樣累積,她可以捐這麼多錢。所以出版社為她出一本書,叫《陳樹菊,不平凡的慷慨》。慷慨需要不平凡?沒有,只要有心就可以做到,不凡的慷慨。她的座右銘是什麼?她說,「我要省吃儉用,我用儲蓄下來的錢去行善,讓窮人可以安心吃飯、看病、上學。生命最好的方式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情,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這句話要聽清楚,「工作中倒下來」,這是說享受到往生?不是的,她是說「在工作倒下來,我會活一天,行善一天」。你能說她不是善人嗎?她是菩薩示現,沒有菩薩的心,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心量跟德行?她也沒有讀很多書,人家前世修得好,這一輩子才有這麼好的善心大願。我們也希望跟她學習,做人就要做這樣,不要為自已打算,不為自己私身,要為天下修身,人生是短暫的。這個是陳樹菊的善行。 

  接下來,「為天下修身」,我舉幾個公案。美國的微軟,比爾.蓋茲,他把所賺的錢全部去買醫藥,濟助到全世界窮苦地方所要的這些醫藥、醫療。比爾.蓋茲,他這人也是很謙卑,我想他也常到大陸去。台灣的全世界有名的長榮航空、長榮海運,在大陸現在也做得很大,張榮發總裁,在我們台灣是大家非常敬重的一位人物,道德非常高超,還辦了一本雜誌叫《道德》雜誌。在我們台北的中山北路最熱鬧的地方,他買了以前國民黨的辦公大樓,他買起來以後變成公益使用。他跟大家講,他說,「我百年以後」,就是他往生以後,他所有的家產全部要捐出來做公益,不留給子孫。台灣潤泰集團,大潤發,也在大陸有投資,總裁尹衍梁這個人也很了不起。他現在把頭髮剃光了,很有豪氣。他在大陸有一個光華基金會,他早期去大陸投資,他就是專門去幫助大陸那些貧苦學生。我聽說很多後來苦學出身的,到現在在大陸上都是屬於台面上的人物,都是他幫助出來的,拿他的獎學金。尹衍梁,了不起,我也很佩服這個人,他也講他往生以後,幾百億財產、幾千億財產全部都捐出來。香港的李嘉誠也是一樣。香港有一位慈善家叫余彭年,有一次在北京演講,他講的話我很讚歎。他總共捐出九十三億港幣給社會,還給大陸這些需要的人,他說他一生想要捐到一百億港幣。他也不留給子孫,他在北京演講的話非常讓我們省思。他說,「兒子強於我(兒子比我強),我留錢給他做什麼?兒子弱於我(兒子比我弱,軟弱),留錢給他做什麼?如果兒子有辦法,他會比我做得更好;如果兒子沒有辦法,我留錢反而害了他」。他說,「歷史證明如此,特別我要奉勸有錢的人,將錢捐給社會做慈善,絕對正確」。 

  接下來,「營窟宅」,就是你把這個房子一直守著,這個房子經營得很好,心中就只有這個東西,只有一個睡覺的地方而己,這是營窟宅。台灣曾經有報紙報過一個新聞,有一位富商,做鋼鐵的,住在我們台灣中部的一個豪宅,很漂亮,裝潢得很漂亮。結果有一天,他大概是喝完酒回來,在家裡大概有抽煙,煙蒂就亂丟。因為家裡都是易燃物的裝潢,所以煙蒂一丟以後,他因為可能抽久了,就睡著了,整個家裡都燒起來。他衝出去的時候,忘記把太太、小孩救出來,結果他的太太、兒子、兩個女兒全部葬身火窟,營窟宅的結果是這樣。後來記者問他,他也滿有趣的,他醒過來,喝酒已經醒過來了,他說,家裡房子不要裝潢得太豪華。講的來不及了,都已經燒起來了,講不要裝修太豪華。台灣北部有一個地方選的民意代表,他的房子是那個地方的標誌。你只要經過,要到台北機場的時候,你要經過他家附近,可以看到他家,很漂亮,聽說是那個鄉鎮裡面最漂亮的豪宅。豪宅是豪宅,大家都看得到,小偷也看得到。結果有一天晚上,兩個強盜跑進去了,跑進去以後,他看到強盜就嚇到了,強盜就給他嘴巴貼個膠布,就綁起來。他就因為沒有解開,膠布貼起來,五十幾歲而已,就嚇得心臟病發作暴斃,死在自己的家裡面,它是豪宅。營窟宅結果是這樣,如果你居陋巷,小偷都不會去光顧。 

  「邀權貴」,「奢讌會」。我就舉我一位朋友,他已經往生了。我不要說他姓什麼,反正是我的好朋友。我還沒有學佛以前認識他,後來也看他一路飛黃騰達。他從一個很普通的旅長,做到變成國大代表,做到國大代表。他就是在這個過程裡面,他就是這裡講的邀權貴、奢讌會,每天出入大飯店、宴席,每天就是這樣,不斷跟這些權貴來往、交往。他也一直處心積慮的培養他兒子接班,他給他兒子製造機會,先到一個媒體去工作,有曝光的機會。結果他六十幾歲就往生了,我認識他二十幾年,他這二十幾年,從一個旅長爬到變成中央級的國大代表。就在那個時代,他還認識當時的最高當局,陪他們出去,很有面子,這就是奢讌會、邀權貴。但是他後來到晚年時候就不行了,我就比較少跟他接觸,他也聽不進去了,因為身分地位都不一樣。他培養他兒子去接班,就讓他兒子去選議員。結果選選選,他兒子大概用不正確的方法,有牽涉到被人家講賄選,賄選以後,人家就檢舉,檢察官就偵辦,偵辦以後,兒子就判刑了。判刑,他當然也要官司纏身。他晚年時候也不知道能夠去行善積德,他還去代理了一個進口的歐洲紅酒。他又進了這個紅酒以後,他當時兒子選議員被人家說是賄選,就跟紅酒有關,那個酒真的是害了他。你看,奢讌會也是酒,後來又去賣酒,賄選也是酒,就敗在酒裡面。他最後往生的時候才六十幾歲而已,得肝癌死掉,每天坐賓士車,每天晚上節目都排得滿滿的。一天絕對趕三攤以上,從晚上六點開始喝,喝到凌晨二、三點還在喝,再健康的身體都會喝垮,這是奢讌會。這個是我看過的故事裡面,是讓我最感慨的。我看他,親眼看他高樓起,又親眼看他高樓塌,就是這個公案。所以祖先跟我們講奢讌會、邀權貴,我想沒有必要,我們學佛的人不需要這樣。 

  接下來是「廣束脩」,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台灣有一個政治人物,他就是因為行為很清高,我們稱他叫政治聖人。監察院長王建煊,台灣人很多人都很敬佩他的善行。王建煊幫助有一個台商,在大陸上海,叫張君達。張君達成立一個「新華愛心教育基金會」,他們有一個扶助大陸貧困生「拾回珍珠計畫」。珍珠,他們在大陸落後的偏遠地區找出「蒙塵珍珠」,就是他是個人才,可是因為家窮,沒有辦法發揮,沒有辦法散出他的光芒,這叫「拾回珍珠計畫」裡面的蒙塵珍珠,擦亮他們的光茫。他們一年都選八十幾位這些學生出來,然後給他們考重點大學,每人給他們的獎學金是二千五百元。 

  還有,我們講「廣束脩」,這裡面我還特別提頒獎學金。我在台北市認識一位我很敬佩的師兄,也是佛教徒,他的哥哥喜歡齋僧,當我們齋僧大會的理事長。每年都是捐很多錢去行善布施,他所辦的那所高中,我們台北市很有名的私立高中(我就不好意思幫他打廣告),在我們台北的木柵。每年報名都額滿,大家都想擠進去,升學率超高,只要送進去就可以考上台大。所以善怎麼沒有循環,善因善果怎麼沒有循環?兩個兄弟都是菩薩示現的。這位師兄姓陳,我也認識他,他哥哥是這所私立學校的,就講出來好了,東山高中的校長,創辦人還是我們一位佛教的出家師父,口碑非常好。他弟弟陳達志更了不起,我很敬佩他。因為他哥哥是在這個學校,學生上學一定要交通車,就坐交通車。人家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他是取之於學生用之於學生,為天下修身就是這樣,每年從這個學校撥款繳交通費,因為學生搭交通車要繳交通費,也滿貴的。他賺的錢頒獎學金,頒到哪裡?頒到我們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子弟獎學金。每年都發兩次,每次我去參加,我只要看到他在台上,他在台上就講善法,要怎麼樣孝順父母、要怎麼樣做子弟,要怎麼樣報效國家、回饋社會,我都很感動。每年一捐都是幾百萬元,我們台北市所有的警察子弟都跟他申請獎學金,這個叫做廣束脩,現代版的廣束脩,不是建圖書館。這些都是好事。 

  我的警政最高長官,曾經他的岳父要往生的時候,叫我去給他關懷,在我們台北的一個大醫院裡面。長官打電話給我,他說,「黃柏霖,你去某某醫院,去關懷我岳父」。我聽到電話嚇一跳,「報告局長,什麼事?」說,「我岳父癌症,沒辦法斷氣,你到醫院去關懷」。我不是邀權貴,各位不要誤會。我就趕過去了。他岳父,你知道福報有多大嗎?我們不要看人家富貴,人家絕對不是一生一世是這樣的,累世就有種善因,不要看他過去怎麼樣,看他現在的善行就知道了。結果我去了,他沒辦法斷氣,呼吸器那個儀器一上一下,很微弱。我去跟他說法,說了很久,安慰他,希望他順利的捨報。奇怪,以往我只要一講完以後,大概都快要走了,獨獨這一位沒有走,我就很好奇。我每次去跟亡者說法,我都要跟地藏菩薩講,我說,「地藏王菩薩、阿彌陀佛,你要幫助我。佛菩薩我幫你說法,給安慰他」。結果說了半天,沒有捨報斷氣,是怎麼回事?我就跑出去醫院的門口,我跑出病房,我就跟他女兒(因為我長官沒有去,我長官派他妹妹去,他妹妹就在旁邊),我說,「妳爸爸一定有一件事情放不下,妳再想想看,什麼事情?」她想了半天說,「有了!」我說,「什麼事?」「我爸爸曾發過一個願,要回他的家鄉福建蓋小學、蓋學校」。我就教她,我說,「妳去跟妳爸爸講,妳說:爸爸你放心的走,跟著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你這個善願,你蓋福建的小學,我會幫你蓋好,你安心的走,你放心,我一定蓋的」。講完不到三分鐘,她爸爸就斷氣了。他爸爸一定說,「對了,這個孝順的女兒,我就是這一條還放不下」。這個人也是沒有牽掛,人家是放不下太太、妻子兒女,放不下家產,放不下錢,他是放不下這個善願。好事,我們要學習。 

  你知道他的福報有多大嗎?他從大陸到台灣來,早期到台灣來,因為程度還滿高,在大陸念大學。一九四九年,那時候的台灣還很窮,他是前世有善因,所以有這個福報。那時候他英文不錯,在大陸有念大學,英文底子好,早期,四、五十年前,台灣英文好的人不多。那時候美軍有協防台灣,美國有派軍隊到台灣來協防,他就跟著美軍,美軍就把他提拔,做生意。做什麼?好像是做拆船的,拆那些廢棄的船舶,比方這一艘船不要了,一艘船不要了,就當廢鐵賣,賣掉以後,他就把那個廢鐵的錢再給回收工廠,再生產鋼鐵出來。他做這個廢鐵,拆船賺了很多錢。後來,因為他有跟美國有來往關係,所以他就常到美國去,在美國加州開了一家美國加州最大的染整工廠,做衣服的。我常常講,福報是沒有腳的,福報要跟你才有用。我這個長官的岳父,這也是廣束脩的一種,我也是很讚歎,你看他最後的臨終遺言,交待的就是他想去蓋學校。 

  另外一個,「救荒儉」。這個是台灣八十五歲的獨居老人,獨居的退伍軍人,我們台灣叫退伍軍人「榮民」,他叫尹殿甲。這個人了不起,他退休金、退休俸只有三萬塊,國家給他三萬塊。他二十五年來省吃儉用,把退休俸捐給十一個弱勢團體,總共累捐台幣七百萬元,他一個月才領退休俸三萬塊,一年也不過三十六萬,他還要吃。他身體好得不行,八十五歲了還很健康。他也沒有讀很多書,也不是聽了很多佛經或者儒家的道理,可人家做得到。你猜他怎麼講?記者去問他,他說,「人生在世,再多的錢,每人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他都知道這個道理,借你用而已,登記在你名字而已。他說,「每個月三萬塊退休俸,夠用就好,多了反而是負擔。家財萬貫也逃不了生死輪迴,錢再多也救不了命,就讓它發揮最大效益,幫助弱勢貧苦的人」。你看他講的,這就是等於放下、捨得。 

  在台灣跟大陸都很有名的一位企業家叫郭台銘,他是我們台灣鴻海(在大陸叫富士康)的老闆,也很樂善好施,也捐了很多錢給台灣跟大陸的慈善單位。尤其郭台銘在夫人往生以後,見於癌症的痛苦,他也捐一百億台幣給台大醫院專門研究癌症。第二段我們就研討到這裡。接下來看下面這個故事,一百一十六頁的第二段: 

  【翊聖真君戒張守真曰。如能潔身守正。不欺方寸。自然默符天理。關聖帝君曰。人之有心。如天之有日。光明洞照。纖悉無私。陸象山曰。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否。只在頃刻間。若一念之不正。頃刻而知之。即可以正。念慮之正者。頃刻而失之。即是不正。此皆在人一心。書云。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千古聖賢。不過察諸一念之微。天地鬼神。多於此處勘人善惡。人能於此俯仰無愧。衾影無慚。又何暗室之可欺乎。】 

  這一段,這個『翊聖真君』也是道家的一位神,我們來看一下這裡面的幾個單字,字句解釋。翊聖真君是道教裡面的四位神明,『張守真』本身也是一個修道人,他就是要告誡這個張守真。翊聖真君為什麼被稱為翊聖真君?他是道教的,在宋朝的時候才開始有的,他在道教裡面被奉為四聖真君之一,他是其中一尊。他在宋建隆年間,他大概是去託夢,還是去給張守真這個修道人感應。張守真那個時候在遊終南山,遇到真君,翊聖真君就跟他講,說,「我是因為輔佐趙匡胤之皇位有功的,封為玉帝輔臣」。玉帝就是我們講上帝,封他為翊聖將軍,又把他加封為翊聖保德真君,這裡頭是這個意思。張守真是道教的三十二代天師,宋朝人,他生平,出生的時候就喜歡吃素,而且喜歡安靜、肅靜,長大以後他就清心寡欲的修道。『方寸』就是心,是指我們人的心,不欺方寸。『關聖帝君』,我想大陸跟台灣都很了解,也是我們佛教的伽藍菩薩,我們警察在辦公室都會供養關聖帝君。關雲長,關公、關帝,他是山西河東解良人,非常靈感。其實我對關老爺因緣不是很熟悉,但是台灣有很多人信關老爺。曾經有台灣的一個協會,他們要辦「關公文化節」,來找我,我還真幫他策劃跟設計。我就幫他設計「二OO八年關公文化節」,展現大概六大項的一個關公的內涵跟精神,我幫他講。關公是非常靈感的,他非常護持三寶。 

  今年的年初,幾個月前,台灣發生一件高鐵的爆炸案。一個胡姓的律師,他本身是律師,真的知法玩法,因為他有操作股票,他想從股票賺很多錢,但是,因為靠平常這樣賺不到錢,只有讓社會發生治安動盪,才有辦法讓大家驚慌,就賣掉股票,他再撿便宜,進去撿股票,存心這麼不好。結果他就找另外一個,也是無知的計程車司機,利用他去買一個車子,還經過好幾個轉手。他想讓警方抓不到,然後在台灣的高鐵上,用兩個行李箱,放一個行李箱在高鐵上,要給它爆炸,放最毒的氰化鉀,氰化鉀放在裡面,要給它爆炸。另外兩個放在台北縣土城的一位民意代表的門口。因為剛好大陸山西的「千年關公」遊行隊到台灣來繞境遊行,也是關聖帝君慈悲。繞境隊伍要經過土城這個地區的時候,因為人多,會放鞭炮,他就把它放在距離郭台銘的工廠也不是很遠的地方,一個民意代表服務處,然後爆炸。結果你看,這關帝多靈感,竟然高鐵的也沒爆炸,服務處的兩個行李箱也沒爆炸。第二天,這兩個歹徒跑到大陸去,就有台灣的司法單位跟大陸的司法聯手,在飯店給他抓到。存心狠,他這是履邪徑、欺暗室,馬上就現作現報,現世報。在那邊也是在飯店裡面嫖妓,當場被大陸公安人員抓到,繩之以法,送回台灣,給法律制裁。這個是天理不容,你要炸死那些無辜的人,天理不容!所以我們講,舉頭三尺有神明,怎麼沒有神明?所以我們一定要相信因果。關老爺是庇蔭眾生、照顧蒼生,他要護持佛法、正法,所以我們奉他為我們的伽藍菩薩。 

  接下來我們看『陸象山』,第六行這個陸象山,非常有名的陸象山,叫陸九淵,他是南宋哲學家跟教育家,是宋朝心學創始人。他提出了「心就是理」,然後斷言天理、人理、物理在我們的心中,心是唯一的實在,這是陸九淵思想的一個核心點。陸九淵又叫做陸象山,這裡就是講他叫陸象山,實際他的本名叫陸九淵,南宋人,宋朝江西金溪縣人。因為他曾經在貴溪龍虎山建了一個茅舍,在那邊講學,那個山很像大象,所以就號自己稱為象山。世間人,當時的人稱他叫象山先生。陸象山在宋光宗的時候曾經擔任政府官員,他這個官好像有點接近警察跟軍人這種職務。當時他有實行保伍之法,隊伍的伍,保伍之法。在他擔任官的期間內,他管轄的境內沒有盜賊,可見這個人有德行。他常常為了天沒有下雨,他會為蒼生祈雨,祈禱老天下雨。陸九淵就會把一個壇,類似香案,他來禱告祈雨。結果他只要一上香,沒多久,龍天就擁護他,就馬上下雨。所以有修行、有德行的人,人天欽仰,欽佩的欽。 

  這就很像我們淨土宗的第八祖蓮池大師,你們看蓮池大師的《竹窗隨筆》,《蓮池大師全集》我講過,我很喜歡蓮池大師,也很喜歡蕅益大師。他那時修得很好,在雲棲時,雲棲蓮池大師,那時候因為乾旱,很久都沒有下雨。有時候會乾旱,其實這也是一種眾生業感。結果那個縣長就去找蓮池大師說,「師父,聽說你的功德力很強,你會祈雨」。蓮池大師說,「我沒有,我只會念佛」。他說,「念佛就好,你念佛就好!」結果蓮池大師就說,「好吧,你要祈雨就跟著我吧」。他就拿了一個木魚,要走那個田埂,縣長就跟他走田埂,稻田裡面的田埂,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就這樣念,他走到哪裡,雨就下到哪裡,龍天都跟隨他、擁護他,人家修得好就這樣。所以颳風、下雨,我常講過一句話,颳風、下雨、出太陽都是天德,上天是平等的。但是看眾生怎麼發心,善心善行,這個地方磁場就是不一樣,磁場不一樣,善業所感。像大陸東北的劉居士講,他們那邊「太上感應篇共修網」有五百多位同學在研討《太上感應篇》,遼寧跟東北會因為這群菩薩在那邊用功而得以善感,善的感應,國泰民安,這是一定的。 

  所以陸九淵就是用德去教化百姓。我們現在現期就是這樣,我們不要奢讌會,做壞的示範,我們要做好的典範,以德教化百姓。我們希望官員都能夠向陸九淵學習,民俗、風俗因為他的德行而改善。他曾經在鵝湖,天鵝的鵝,鵝湖的地方講學,他注重德行的教育,跟孔子一樣,四科裡面德行擺第一。他曾經告訴他的學生說句話,非常重要,他真的是有體悟。(今天我講得比較多,這個「不履邪徑,不欺暗室」又講不完,但是善法跟好的經典不嫌多,我們多多給它薰陶跟研習,對我們是有幫助的,只要各位能夠得到收穫,這個延長都是值得的)。陸九淵怎麼跟學生講?因為他是理學家,他說,求學如果真正體悟「道」(儒家講,「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他說,「如果體悟了道,那六經都是我的註解」。這個話講得好,經者,徑也,告訴你一條路。六經是《詩》、《書》、《禮》、《樂》、《易》、《春秋》。晚年,有一天他對同僚官屬說,「我將和各位告別了」。當時他正在幫天下禱告求雪、下雪。為什麼要求下雪我不了解,禱告求雪、下雪大概是要滋潤大地。第二天果然下雪,陸九淵就沐浴更衣,然後端坐,經過兩天,安詳去世。這就跟我們淨宗講的一樣,淨宗往生經講的「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你看老法師常講鍋漏匠,他要往生前,他預知時至,去跟親朋好友先話別。人家修得好都是這樣的,都一定會先沐浴,沐浴清淨以後穿海青。台灣台南有個老菩薩就是這樣,沐浴完,穿海青,在佛堂拿著念珠,站著往生。我們的修行也是要跟陸九淵學習,德行具備,德行具備就有這個福報,難道你認為他會到哪裡去嗎?他是菩薩示現,示現在儒家裡面,來教化眾生。 

  今天這個地方,我們只講到一百一十六頁的翊聖真君這一段裡面的一些,解釋到第六行的「陸象山曰」。我們下一回接著來解釋,這裡面還有幾個字我們再把它解釋完。今天我們就講到這裡。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9 07:4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