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6710|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三十集(1)

太上感應篇彙編  黃柏霖警官主講  (第三十集)  2013/7/6  孝廉講堂  檔名:57-109-0030 

  各位尊敬的同修大德,大家好!今天我們來研討《太上感應篇彙編》第十六句,「不履邪徑,不欺暗室」。請各位同學翻開《感應篇彙編》課本,一百一十六頁第二段,我們再把第二段經文念一遍,上一回我們講到「陸象山」的解釋,我們現在把第二段的經文念一遍: 

  【翊聖真君戒張守真曰。如能潔身守正。不欺方寸。自然默符天理。關聖帝君曰。人之有心。如天之有日。光明洞照。纖悉無私。陸象山曰。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否。只在頃刻間。若一念之不正。頃刻而知之。即可以正。念慮之正者。頃刻而失之。即是不正。此皆在人一心。書云。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千古聖賢。不過察諸一念之微。天地鬼神。多於此處勘人善惡。人能於此俯仰無愧。衾影無慚。又何暗室之可欺乎。】 

  這一段是「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的第三段,我們上次解釋完了『陸象山』。接下來,我們再看一百一十六頁的第七行,『念慮』,第六行跟第七行都有,念慮就是我們所謂的念頭。我們現在還證不了清淨心,所以我們現在都是用緣慮心。心也叫念頭,我們的心臟叫肉團心。真正清淨心是本有的,緣慮心就是我們的妄心,念慮就是念頭。接下來第八行,這個『書云』的書就是《尚書》,據說《尚書》是現存最早關於上古時期的典章文獻的彙編,相傳是孔子寫的,儒家列為經典之一。這個是「書」,這個地方書的意思。下面這句,『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這句話怎麼解釋?唯聖罔念,這個聖是聖人,我們要了解,《尚書》是儒家的一本書,所以這句「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應該是從儒家的角度來解釋。我們上一回有提到老法師講,儒家有分三個等級,第一個是君子,第二個就是賢人,第三個就是聖人,這是儒家三個標準,你最起碼要做到君子。佛家,老法師有講三個等級,叫阿羅漢,接下來是菩薩,再上去就是佛,所以佛家也有三個等級,阿羅漢、菩薩、佛。不管是儒家的三個等級,或是佛家的三個等級,上一回我們提到老法師有講,一定要做到「不履邪徑,不欺暗室」,你才可以做到最基本的儒家的君子、佛家的阿羅漢。我們講不履邪徑、不欺暗室,今天這一集已經是講到之三,等於分了三次來講不履邪徑、不欺暗室。「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真的在整個《感應篇彙編》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轉折點。上次我們提過,善人跟惡人從這開始分。 

  剛才講到這一句,唯聖罔念作狂,儒家的解釋,照字面上是這樣解釋,就是聖人如果失去正念,罔就是失去,失去正念,他就變狂人,作狂就是變成狂人。唯狂克念作聖,就是如果狂人能夠克制意念,克念就是克制意念,他就作聖人,這個是儒家的角度來解釋聖人。但是,如果你從佛家角度來解釋,我們會提出一個問題說,聖人怎麼還會變成凡夫?譬如說,孔子就不會變成凡夫,孔子就是聖人。當時有人問李炳南老居士說,孔子、孟子算不算中國的菩薩?他們是佛法在東漢還沒傳到中國來以前,孔子、孟子就已經有了。所以老法師說,李炳南老居士說孔子、孟子算不算菩薩?他說,「理上講得通,事上沒證據」,這是李老師的結論。佛法是佛陀滅度一千年以後才傳到中國來,就是東漢永平十年。在佛法還沒有傳進來以前,可能佛菩薩先安排中國聖人,著儒家的四書五經,先安排孔子、孟子來宣說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些做人的道理。但是,因為儒家是講今生今世,佛家講三世,就是過去、現在、未來。所以,上一回我們提到,這兩個如果比較來講,佛家的深度跟廣度比較深、比較廣。這一句如果我用佛家的角度來解釋,那境界更高了,因為我剛才已經講過,聖人等於佛,佛不可能退轉,各位如果去讀《佛說阿彌陀經》,阿鞞跋致菩薩翻成中文叫不退轉菩薩。所以,你只要成就分證佛跟究竟佛,就不會退轉。 

  我們講圓教有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五十二個位次。圓教就是三界外,離開三界的、三界外的利根人在修的,叫做圓教。老法師常常說,「圓人說法,無法不圓」,那是圓教的境界。圓教的境界,他在初信位就開悟了,他在悟後起修,他到初信位。他到第八信、九信、十信就破塵沙惑,初信到七信是破見思惑。如果你是圓教初住位,十信、十住,到初住位的時候他就破了根本無明,再破一品根本無明的習氣。就是他已經把見思惑破掉了,把塵沙惑也破掉了,把無明惑也破掉了,再開始破一品根本無明習氣,他就是分證佛,分證佛就是法身大士。各位看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他有些是分證佛,地藏王菩薩是可以成佛,他不成佛,所以他們都叫法身大士,證法身了。證法身的圓教初住菩薩,分證佛,他的威德力跟智慧有多大?他可以在一百個三千大千世界示現作佛。你看釋迦牟尼佛就到我們這個三千大千世界來示現作佛,成釋迦牟尼佛。 

  所以,如果你從圓教初住位的角度來解釋,圓教初住位的菩薩也叫分證佛,他已經破根本無明,他怎麼會退轉?因為只要證得分證佛的佛果,他就證得三不退。第一個就是位不退,他不會再退到凡夫,那個位次他不會退到凡夫;第二個,行不退,他就不會再退到小乘、二乘人,這是行不退;第三個就是念不退,念不退就是他的念頭不會退轉,他始終就是常住真心,住在一真法界裡面,也就是老法師在講經裡面常講的不起心、不動念,就是念不退。我們沒有辦法,我們不要說一念,我們的念頭剎那在生滅,我們一下就退轉了,剎那間就退轉。你如果真正做到分證佛,他念不退,他念頭念念消歸薩婆若海。薩婆若海是印度話,翻成中文叫功德海、智慧海。他念頭是不會再退了,在這個境界上就是《彌陀經》裡面講的阿鞞跋致菩薩,就是不退轉菩薩,他絕對不會再退。你只要到極樂世界,你就不會退轉,不會退轉到凡夫或者小乘,你一定是法身大士、菩薩,跟觀世音菩薩一樣,你可以到處乘願再來救度眾生,這就是不退轉菩薩的境界。所以,如果你按照圓教初住位的分證佛來講,聖人怎麼還會失去正念?他不會失去正念,所以他就不會變狂人。 

  後面那一句跟佛法是相通的,唯狂克念作聖,這怎麼解釋?佛家佛陀有講,一闡提可以成佛。一闡提是印度話,翻成中文就是沒有善根,斷了善根的人叫一闡提。佛陀說,斷了善根的人都還可以成佛。所以你不要看那些眾生在造惡,「你都沒救了,一定墮地獄」,你要是這樣講,你就沒有佛的大慈大悲,佛說斷了善根的還一樣可以成佛。所以後面那個,唯狂克念作聖,如果你克制意念,就可以成佛,這個在佛家說得通,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同一個道理,叫轉凡成聖、轉迷為悟,就是這句話的解釋。這是第二句,我覺得說得通,二邊是通的。字句解釋,這個地方大概這樣。 

  接下來,翻開過來到一百一十七頁,『人能於此俯仰無愧,衾影無慚』。很慚愧,我要在這邊藉這個機會,剛好還有機會可以做補救跟補充,不然我前面有一句解釋錯誤。解釋錯誤,還好,不是說錯因果,我是解釋錯誤,用字不對,不然,我講經最怕一字之差,墮五百世野狐身。講經者最怕這一點,我也是怕這一點。這個字都要怪我自己,《群書治要》讀好幾遍了,因為《群書治要》裡面也有跟這個很接近的一句,這個字是上面一個今,下面是一個衣服的衣,這個字念「親」,就是親人的親。我上一回在第二十四集,「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那一集裡面,第一集(我講的第一集)裡面,我有提到慎獨的時候,有提到《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有講一句經文,叫做「慎獨知於衾影」,我把它念成慎獨知於裘影,這裘是上面是個求,下面是個衣,解釋還是可以解釋得通,但是它的字面上意思不一樣。這個上面是一個今的衾影,衾是什麼?衾就是被子、棉被。我上一回講的裘,上面是一個求的裘,裘是什麼?裘是皮衣、大衣,很厚重的大衣,這叫裘。這個裘,我為什麼上次會把它念成裘影?是因為我看《群書治要360》第二冊,一百三十七條裡面,各位如果去翻,就有這句話,這句聖賢的話叫「救寒莫如重裘,止謗莫如自修,斯言信矣」。 

  我們常常被人家批評、被人家毀謗,佛陀說,默擯,不要理他。默擯就是人家毀謗你,你不要理他。《群書治要》教你什麼?它說,如果人家給毀謗,你解釋了半天,結果信者信,不信者不信。所以《群書治要》教我們,如果你很寒冷,你不如穿大衣,就是救寒莫如重裘,你就穿大衣;止謗莫如自修,如果你要停止人家毀謗,很簡單,你閉門用功就好了。你去打幾個佛七,你在家裡足不出戶、閉門用功,學劉素雲老師,十年寒窗苦讀,聽經、聞法、念佛。有朝一日你功夫有成就了,你自然而然證明你的本事,跟你的修行境界,比什麼解釋都有用。我就是因為看了這一段,所以我在上一回提到的時候就用了裘,在這更正一下,是衾影無慚。因為《安士全書》裡面有提到,「獨行不愧影,獨臥不愧衾」,你如果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面睡覺,你要對得起你自己的心,也就是你不要起妄念,對那個棉被都不要作怪,就是「獨臥不愧衾」的意思。在這剛好藉這個機會來補充一下。 

  我們再翻過來,來看這一段的白話。『翊聖真君』告誡張守真曰。『張守真』我們上次有提過,他是一個道家的修道人,也是他們道家的祖師。他告誡張守真說,『如能潔身守正,不欺方寸,自然默符天理』。他說,如果你能夠潔身自愛,能夠守正不阿、不欺方寸,你不要欺騙自己的心。方寸就是心,你不要欺騙自己的心,也不要去欺騙別人,自然默符天理,自然你的心就能夠跟天理相符合,就是能夠相應。如果是用我們佛家來解釋,不欺方寸就是我們保持一念清淨心,不起妄念。如果妄念一起來,馬上轉成阿彌陀佛,就不欺方寸。你馬上轉成阿彌陀佛,自然而然,你久而久之功夫成片,就會跟清淨心相應,清淨心就是天理。關聖帝君也說,他說,『人之有心,如天之有日,光明洞照,纖悉無私』。關聖帝君說,我們人的心,人之有心,就是人的心像天上的太陽一樣,陽光始終就是普照的,光明洞照就是它遍照大地,不管是山河大地、峽谷,陽光只要照得到的地方,都可以照到。而且陽光平等,我們講天德等視眾生,它不會說是壞人就不照,那個地方的國家就不給它照,陽光是平等視眾生的,哪個國家都可以得到陽光的普照,這叫做天德。 

  所以關聖帝君說,人之有心,如天之有日(像太陽一樣),光明洞照,纖悉無私。老天爺是公正無私的,我們說天道無私,就是纖悉無私。但是,如果我們把這句話再轉成從學佛的角度來講,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清淨心,「何期自性,本自清淨」,都有本具光明的智慧。智慧,我們喻之為光明,如天之有日。我們這個心,剛才講,已經變成緣慮心了。清淨心是光明的,可是現在為什麼我們見不到清淨心的智慧、見不到光明?因為我們有煩惱,有見思惑、有塵沙惑,我們有貪瞋痴慢疑,把我們的清淨心、我們的覺性障礙了,我們背覺合塵,就見不到陽光。陽光在不在?陽光沒有離開,陽光始終常住,我們叫常住真心。我們的煩惱就像烏雲飄過來,把陽光擋住。所以在禪家裡面講,修行到見性的時候,叫撥雲見日。我們如果修行,把見思惑除掉、把塵沙惑拿掉,就是把烏雲撥開。烏雲撥開,陽光就乍現,陽光就出來,如天之有日,陽光洞照,纖悉無私。如果你證得清淨心,清淨、平等、覺,那你是平等心,你就可以等視眾心,可以怨親平等,你就可以做到這個境界,那是佛心。 

  『陸象山曰』,陸象山說,『人惟一心,起為念慮,念慮之正否,只在頃刻間』。他說,人就是這一念心,你這個念頭起動,念慮之正否,你念頭是正念還是邪念,只在頃刻間,就在剎那間就知道了。如果你『一念之不正』,不正就是邪念,如果你稍微有一念偏邪,你起了妄念、起了貪念、起了瞋念,這就邪了、傾斜,你起了一念為自己,那就叫一念之不正。『頃刻而知之』,也是馬上就可以知道。『即可以正』,如果你馬上知道、馬上覺照、馬上懺悔、馬上改過、馬上拜佛、馬上念佛,你馬上覺照以後,把念頭轉過來,頃刻而知之,就可以轉妄念為清淨念,這叫即可以正。『念慮之正者』,念頭能夠正念或者清淨,『頃刻而失之』,也是剎那間會失去,馬上就會失去的,如果你馬上失去正念,那就『即是不正』,就變成邪念。所以『此皆在人一心』,都在我們的一心,這顆心裡面。 

  《書經》說: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剛才有講過,如果聖人失去正念,他會變成狂人;如果狂人克制意念,他就可以作聖人,這個剛才有提過。所以『千古聖賢』,千古以來的聖賢,『不過察諸一念之微』。聖賢為什麼能成聖成賢?因為他能夠去觀察自己這一念微細的地方,不過察諸一念之微。『天地鬼神,多於此處勘人善惡』,天地鬼神多在這個地方,在這個一念之微來勘我們人的善惡。人能於此俯仰無愧,如果人能夠在這個地方,仰不愧於天,俯不怍(這個怍就是慚愧的意思),俯不怍於地,能夠問心無愧、衾影無慚,能夠暗中不做虧心事,『又何暗室之可欺乎?』像這樣,如果能做到俯仰無愧、衾影無慚,能夠做到這樣的心念,怎麼會在暗室裡面欺騙人?暗室就是我上回講的,就是我們的心,你的心就是在黑暗裡面。 

  這一段裡面,第三段我挑出一個重點,就是「千古聖賢,不過察諸一念之微;天地鬼神,多於此處勘人善惡。人能於此俯仰無愧、衾影無慚,又何暗室之可欺乎?」這一段是我挑出來這裡面的一個重點,各位可以把這一段拿來背起來或者記起來。 

  這一段、這一句重要的句子裡面,它的一句很重要的話就是一念之微,這個一念之微我在這來解釋,一念之微。就是菩薩破塵沙惑。我們粗的念頭,我們如果起了一個貪念或者瞋念,我們修行的時候會觀察得到,但就是那個很微細的念頭我們自己覺察不到。《地藏經》裡面也有講,它說,南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地藏王菩薩就跟我們講,他說,閻浮提的眾生動念頭,起心動念就是為了自己,起心動念就想到「我」。所以這個我就是不好破,我破掉了,無我的時候,你就悟了。阿羅漢就是破了我執,證了我空真如。所以修行就是要把我們這個念頭,我們講斷惡修善、轉凡成聖、轉迷為悟,就是要轉妄念為清淨念。剛才講,天地鬼神都會在這個地方勘察人家的罪惡,勘人罪惡,一般我們這樣講,民眾不見得會相信,他說,「怎麼會有?我又看不到」。因為我們凡夫肉眼,看不到這些鬼神、龍天護法、諸佛菩薩,但是諸佛菩薩、龍天護法、鬼神看得到我們。我們看不到他,因為我們肉眼,我們沒有辦法,我們有執著、有煩惱障住我們的菩提、清淨的覺性。 

  所以講到這個地方,說天地鬼神都在這個地方勘察人的善惡,一般人不會相信。所以俗話有講過一句話,教人家、勸人家都會講,你不要做壞事,「舉頭三尺有神明」。他們不是這樣講嗎?你頭上三尺有神明在看,你說,「怎麼我就抓不到?沒有,哪裡有神明!」所以就有天不怕、地不怕。我常講,你說你不怕神明,你現在如果做壞事、犯案了,不是有錄影監視器把你給照起來?你根本跑不掉,警察可以從存檔裡面去找。這個地方,舉頭三尺有神明,這是一句很通俗的話,在我們民間是一句很通俗的話。一般人,沒有真正對佛法產生信心的人,他也不見得會相信,它是很通俗的話,但是卻發生在真實的世界。我現在就來講述一個故事,為什麼一念之微我們要注意一下?這念頭微細的地方,你不要以為鬼神不知道、天神不知道。「聯合報」在二OO九年八月十號有一則新聞報導,就發生在台灣省的台中縣(現在已經改成台中市),台中縣沙鹿鎮中興路發生一件車禍,肇事的車輛跑掉了。被害人姓黃,跟我同姓,他車子全部都被撞毀了,但是找不到肇事者,跑掉了。現在常常也會這樣,有些人撞死人了怕賠償,趕快跑掉,最後還是被警察抓到。 

  這個處理的派出所,沙鹿分駐所的交通警員叫顏志明,這位顏志明很認真,當時民眾報過來的資料裡面,是我們台灣的前一陣子的車牌號碼,現在又改了。前陣子的車牌號碼,前面是兩個英文字母,後面是四碼的阿拉伯數字,台灣的車牌是這樣,大陸又不一樣。民眾報案一共報六個車牌,六個號碼,六組號碼給顏志明。前面英文字母大家都記不起來,問他,說英文字母好像是D,又好像是C,也搞不清楚了,就給警察來查,這顏志明就開始來查了。因為前面的英文字母不清楚,所以從後面的阿拉伯數字號碼去查,結果怎麼查都查不出來,案情就陷入膠著。我們台灣的警察辦公室都有供奉關聖帝君,就是我們佛教講的伽藍菩薩。為什麼?因為關公代表忠義春秋,所以警察就要學關公的那種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奮勇精神。關公是在沙場戰死的,他很英勇,真的是個戰神,人家說他是個戰神。所以我本身辦公室也供奉一尊很大的關聖帝君,而我那個關公比較有意思,官刀插在後面,先不要用官刀,他在讀《春秋》。有些是馬上的、拿官刀的、拿劍的,我那尊關公是喜歡讀書,讀《春秋》,跟我一樣,喜歡讀書。顏志明的案子破不了,肇事逃逸破不了。我們台灣叫肇事逃逸,大陸不曉得叫什麼名字,就是交通事故,撞了人跑掉,我們台灣叫做肇事逃逸。 

  結果顏志明因為案子破不了,照片就是怎麼看都不對,錄影監視系統洗出來照片,無論字母還是後面阿拉伯數字都不對,查不出來。就有同事跟他講,剛好在那一年,二OO九年,也不過是四年前而已,八月十三號,農曆是六月二十三號,六月二十三號是關聖帝君的聖誕,同仁就跟他說,「顏同事,你到樓上二樓去拜關聖帝君一下,求他保佑案子可以破。跟所長一起去燒香、拜一下」。那個顏同事,人家也很虔誠,就真的跟所長到樓上,去跟關老爺祈請,「關老爺你保佑,讓我能夠破了這個案子」。說也奇怪,他拜完下來以後,因為他有翻拍的照片,那翻拍的照片就有十幾張、二十幾張,在那裡找,那裡面都是阿拉伯數字。其中有一張,他看到那一張,拿到那一張的時候,前面的英文字母跑出一個D字,突然間就看到D,就自己浮出來了。這個是真實的故事,絕對不是我編出來的。結果他就地他就醒悟過來了,說,「D!」然後就在電腦裡打D,再打那個阿拉伯數字,打進去。結果出來了,是在台中縣外埔鄉的蔡坤木,這位司機駕駛涉嫌。他把相片放下來,就打電話給肇事逃逸的這個人,請他來。 

  剛開始他接電話很緊張,顏志明就跟他講,說,「蔡坤木,你在沙鹿開車撞到人了」。「沒有的了,你警察黑白講」。我們台灣叫黑白講,大陸好像不叫黑白講,黑白講就是亂講的意思,「你亂講!我哪裡有撞到人?」我們台灣叫黑白講。結果警察就跟他說,「我沒有黑白講,關老爺講的!」他說,「真的假的?」「真的。因為我找不到這個車牌,我找不到資料,在警政署的車子資料系統裡面,我找不到這個車牌的資料。我就跟關老爺祈請,關老爺就在那個照片裡面浮出一個D字,是關老爺說的」。「關老爺說的我就承認了,如果人說的就不承認」。他說關老爺說的就承認,這代表大家都敬畏天地。有良心的,鬼神他還是會怕,他還是怕鬼神。他說,「如果關老爺講的,那我就相信」。我就講到這裡。我就說,關老爺代表正義、代表公平、代表因果、代表執法,看你怕不怕,到時候到陰間就算總帳。所以他就乖乖的到分駐所來做筆錄,承認是他撞的。後來那位顏志明看完那個相片以後,我跟各位講一個很神奇的事情,那個D不見了,這絕對不是變魔術,字真的不見了。不見以後,這事情就傳開來,記者知道就寫出來了。同事就問顏志明說,「到底是你老花眼,還是關聖帝君助你神來之眼?」不是神來之筆,我們說神來之眼。顏志明說,「我也不知道,反正現在D也不見了,到底是我老花,還是關老爺顯靈,那我就不知道了」。各位看,關老爺要幫顏志明破這個肇事逃逸,顏志明一念真誠,老法師講,一念真誠等同、相應菩提心。所以,你只要很虔誠,就會至誠感通。你很虔誠的懺悔,那個懺悔就有用;如果你光嘴巴說,心不真誠,那個懺悔沒有用。 

  所以我有時候也常常跟各位開玩笑,我是說真的有這個事情,就是我很虔誠的跟地藏菩薩祈求,我上次有講過。有一位法師交給我的錢,放在紅包袋裡面,要放生跟印經,各一千塊,他一共二千塊。我在拿的時候就放在一個透明的夾裡,我就放在公事包裡面,準備帶到辦公室,第二天想把它登錄。結果巧不巧,就放在廣欽老法師火化的時候,天空出現蓮花的照片,我家裡有二張,因為剛好需要用到廣欽老和尚的那個在天空中照到的蓮花照片,很燦爛的、開得很盛的一朵蓮花。台灣的廣欽老法師是高僧大德,往生荼毗的時候出現一個很大的蓮花,在虛空中照到了。我就把它放在廣欽老法師的蓮花照片後面,拿來辦公室就放到櫃子裡面。我就忘記了,以為這位法師的供養印經款跟放生錢都不見了,我急得不得了,又要賠錢,我每次找不到都要賠錢。我就一直找,找不到,我常常找不到的時候,我就去跟地藏菩薩拜託,我說,「地藏菩薩求您了,再幫我」。地藏菩薩實在也很忙,要照顧我,還要幫我找東西。我就跟地藏菩薩講了。我很虔誠求了以後,我跟各位講,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我因為那天晚上要到講堂講佛學入門「認識佛教」,我就要到櫃子裡面去拿《認識佛教》的課本到桌子上來看。地藏菩薩就通過我到櫃子裡面去拿這本書到桌子上來看這個因緣,我去拿書的時候就看到廣欽老法師那個蓮花的照片跟透明夾,我看到蓮花跟透明夾的時候,我就想到錢好像放在那裡面,我一拿出來,果然那個法師交代的印經款跟放生款在裡面,就拿到了。 

  這表示我們都是妄心,煩惱太多了,我們妄心、煩惱太多了以後,我們不是忘記,我們的記憶力並沒有消失,是被煩惱、執著蓋住了,你就見不到、記不起來。等到你的清淨心現前,你煩惱、執著去掉了,清淨心現前,就像地藏王菩薩引導你去看到那個書、資料是一樣的,這樣不明白了嗎?你如果有辦法證得清淨心,過去、現在、未來你統統知道了、現前了,這個在佛法裡面叫「六通具足」,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你就全部了解。這是本具的,本來具足的,不是外求的,不是去外面學那些東西進來,有些人就會去學那個東西。以前我不是講一個笑話嗎,有一個人就是想去,前一段日子不是流行開天眼嗎?他就去請一個人,那個本身也是沒開悟的道人,修道人,不是學佛的。他說,「老師」,他也叫老師,他說,「老師老師,你幫我開天眼」,那就幫他開。開完以後,他用那個法術幫他開天眼(其實那個也不是佛法講的天眼)。結果他就看得到了,看得到以後,結果晚上他都可以看得到,看得到以後他就覺得很麻煩,為什麼?看得到,他會自己嚇自己,會怕,他就跟那個人講,他說,「那你再幫我關起來,好不好?」「我只負責開,不負責關,沒有辦法關起來的」。到了後來就腦筋有問題。這是你走旁門左道,你不求正知正見,就變成這個結果。 

  如果你真的開悟了,像六祖大師,他是法身大士,他開悟了,他連什麼時候要往生,他是肉身菩薩,什麼時候人家會來盜他的頭,他全部都可以預告,六祖大師有這個能力,他全部都預告。韓國有一位出家人,請一個人要來砍他的頭,他都知道,連後來的縣長是誰他都知道,連那個時候的御史是誰他都知道,六祖大師圓寂前一年他就先預告,他都知道了。所以剛才講一念之微、舉頭三尺有神明,這是對我們凡夫說的,對佛太簡單了,就像翻課本在看東西這麼簡單。他看宇宙就像我們看水果,佛陀不是講,像看菴摩羅果這麼簡單(菴摩羅果就是台灣的番石榴、芭樂),就像看水果這麼簡單。我們因為現在失去了這個清淨心、這個覺性、這個自性,所以我們變成凡夫,在到處流浪,在六道裡頭流浪,是這樣。接下來我們來看「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的第四段。 

  【王梅溪不欺詩曰。室明室暗兩奚疑。方寸常存不可欺。莫問天高鬼神惡。要須先畏自家知。竹根老人畏說曰。大凡人心。不可不知所畏。畏心之存亡。善惡之所由判也。是以君子內則畏父母。外則畏師友。仰則畏天。俯則畏人。唯心有所畏。是故非禮不敢為。非義不敢動。一念有愧。則心為之震悼。一事有差。則顏為之忸怩。戰兢自持。日寡其過而不自知。其入於君子之域矣。】 

  『王梅溪』是儒家的一個讀書人,他的名字又叫做王十朋,朋友的朋,他是南宋浙江溫州人,在梅溪鄉間講學。秦檜,宋朝奸臣秦檜死後,他才去參加考試。他考試得第一,擔任御史,他在除弊還有救災很有政績,著有《梅溪集》。這是王梅溪這位讀書人,這個官人,讀書的士大夫。接下來第四行,『竹根老人』,他又叫做竹谷老人,山谷的谷,竹谷老人,他的名字是羅茂良,他是南宋的詩人,自號竹谷老人。他是廬陵人,就是今天的江西吉安人,他也是南宋大儒羅大經的父親。這個竹根老人就是羅茂良,他有寫了一篇文章叫『畏說』,敬畏的畏,畏說,說話的說,「畏說」這篇文章有編入《感應篇彙編》中,引用它的文句。接下來,第七行這個『震悼』,就是驚愕、悲悼。第八行的『忸怩』,就是慚愧、難為情。這一段裡面我們把它翻成白話,王梅溪的『不欺詩』裡面,他這首詩叫「不欺詩」,他說,『室明室暗兩奚疑』,不論在明室或者是暗室都不必懷疑。『方寸常存不可欺』,只要心中常存不欺人的心。『莫問天高鬼神惡』,你不要問天上的神有多高,也不要怕鬼神有多凶惡。『要須先畏自家知』,你要先敬畏你自己的良知,你要敬畏你的良知,這樣才對,叫做要須先畏自家知。 

  竹根老人的「畏說」篇裡有說到,他說,『大凡人心,不可不知所畏』,你不可以不知道敬畏,『畏心之存亡』,你要害怕,你的良心到底在不在?畏心之存亡,就是說你的良心到底在不在?『善惡之所由判也』,良心在不在,善惡就開始從這個地方分判。『是以君子內則畏父母』,所以君子在家是敬畏父母的;『外則』,出外敬畏師友;『仰則畏天』,對上他敬畏老天、敬畏天地;『俯』,對下他敬畏眾人、敬畏大眾。唯有心有所敬畏,所以非禮的事情他不敢去做,非義的事情他不敢亂動。『一念有愧』,他只要有一個念頭有慚愧心,『則心為之震悼』,內心馬上震愕悲悼。『一事有差』,他只要做事情有所差錯,他『顏為之忸怩』,他臉色馬上覺得很難為情。他就是能夠這樣戰戰兢兢的自我修持,不斷這樣去做,就會『日寡其過』,每天的過錯就會逐漸的減少,但是他自己不覺得。『其入於君子之域矣』,他就己經進入君子的境域裡面。 

  這一篇事實上是告訴你觀照。像我現在就可以做到這一點,譬如說我對哪個師兄、師姐,難免有時候講話就會心直口快,我可能就會覺得,對這個地方他會聽起來不舒服,我看對方的臉色就知道了,他會感覺不舒服的臉色出來。往往我都會這樣,我都會事後或者馬上就當面跟他講,或者電話裡我就告訴他說,「怎麼樣?剛才那個地方我不是刻意這樣,但是請你原諒」,我馬上這樣說。他心中的疑惑、心中的猜忌馬上就放下來,我跟他之間剛才如果有所誤會,心結也好、誤解也好,馬上就解開了,這個業障就消了。所以修行一定要果斷、奮勇、決心,一定要馬上去做。你不要拖泥帶水,覺得面子掛不住,不肯道歉、不肯懺悔,這都是業障。 

  這一段我們剛才已經解釋過了,這裡面有個重點,我把它挑出來,就是「室明室暗兩奚疑,方寸常存不可欺。莫問天高鬼神惡,要須先畏自家知」,這是一個重點,這一段是這裡面的一個重點。接下來第七行,「一念有愧,則心為之震悼;一事有差,則顏為之忸怩。戰兢自持,日寡其過而不自知,其入於君子之域矣」,這是第二段的一個重點。這裡面我挑了三句,是非常重要的話,就是方寸常存不可欺,我們的心要常常告訴自己說,不能打妄語、不能夠騙自己,也不能夠騙別人,更不能夠騙佛菩薩。當然,也許我們的習氣很重,不能一下子馬上改掉,所以我們就要必須透過不斷的懺悔、不斷的拜佛、不斷的讀誦經典、不斷的念佛、不斷的改過,甚至像《太上感應篇》大陸的共修網,他們都要寫功過格。這個就是要方寸常存不可欺,因為你自己每天做功過格,是不是有做,自己要問自己的良心。第一段裡面我挑出方寸常存不可欺,這是一個重點。第二個就是莫問天高鬼神惡。很多人就是這樣,做了壞事以後才怕鬼神,做了壞事以後才怕護法神懲罰,這是莫問天高鬼神惡。「做了這個事情,佛菩薩會不會知道?」每次都會這樣講,這就是莫問天高,做了壞事以後才怕人家鬼神報仇,鬼神惡。這是第二個重點。第三個就是日寡其過而不自知。你不斷的經過懺悔,不斷的改過,不斷的透過修行、懺悔、做功過格,習氣毛病不斷每天都改。慢慢的,你每天都改一些毛病、改一些習氣,這樣天天做,自然而然過錯就愈來愈少,習氣就會斷。 

  這三句重點裡面,這個「方寸常存不可欺」,我就用幾句話來跟各位共勉一下,就是我在講因果的過程裡面,我常在思惟這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會有命運,為什麼會有業力?到底人家講命運跟業力、跟心念是什麼關係?我們講,「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你想要知道前世的因,你現在所承受的苦樂果報就知道了,今生受者是。你實際上要真正修行的時候,可能你不是去求神問卜,就是去相信命運,你應該怎麼樣?要注意自己的修行就在修這一念心,就是你心念的起動。事實上這個念頭一起動的時候,我們剛才講的,《地藏經》不是講,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嗎?我們這個念頭,我們現在迷了,就變成阿賴耶,阿賴耶裡具足了無量無邊的善惡種子,習氣不好斷也是這個原因。所以你念頭一起動,你其實就是造十善十惡了。你事實上,造下去的是善,也是當下因果完成,你念頭只要一啟動;當下是惡,也是因果當下完成,它是同步的。果報呢?你不要等到果報,果報馬上就要承受了,你心裡就會很痛苦,心裡就會,剛剛講的顏為之忸怩,臉色覺得很難為情,那是因為你覺照力夠。 

  所以,我在講因果過程裡面,我的結論是念頭決定行為,行為的累積產生業力。你說,「過去我看不到了」。其實所謂過去就是從現在這個念頭往前推,都叫過去世。你剛才那個念頭就是過去世,因為講完就已經變過去了。所以,所謂的過去世涵蓋無量劫以來的生死流轉,還有你剛才這一念,我講完的前面,往前推,統統叫過去世。所以你行為的累積,你每天在累積善惡的行為,它就產生業力。行為就會決定結果,結果就是你現在的世界或者人事環境。你的態度很差,你的為人處事非常的差,你的情緒管理很不好,你的EQ管理很不好,你的毛病習氣很多,你就會處處得罪人。處處得罪人,就沒人敢跟你相處,也沒人敢跟你講,講了怕你生氣。這就是你現在的一個遭遇、人事環境,也就是變成你現在的命運、今世的命運。所以我就說,如果你的習氣毛病不改,你帶著毛病習氣下來,就產生你今生的命運,就是現在我們常講,個性決定命運。你要怎麼樣?你就是要心念擺第一。 

  第二個,心念裡面含有因果。所以老法師教我們起心動念,不要起心動念,只要起心動念就是阿彌陀佛,起心動念純善無惡。所以你心念擺第一,第二就是業,第三個才是命運。但是凡夫剛好顛倒過來,相信命運,不檢討自己的身口意十惡業、十善業,不去從因地下手,不去反照這一念心,去求神問卜,到最後命運是不能夠改變的。李炳南老居士講,該怎麼生就怎麼生,該怎麼死就怎麼死。你如果能從念頭轉變,就是你學《俞淨意公遇灶神記》,他從念頭轉變;你學袁了凡,他懺悔、他積善,立命之學、改過之法、積善之方、謙德之效,你學袁了凡,他也是從念頭開始轉、從事相上轉,從理上改、從心上改,到後來就變成為聖賢。所以你的念頭很重要,念頭的好壞決定你現在跟未來吉凶禍福。不要講來世,就光講這一生的命運都決定了,所謂「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等到你今生生命結束,你就帶著今生的善業、惡業、習氣、毛病投胎轉世,投胎到下一世。再隨著業力、福德、因緣,你如果帶著業力再來人間,帶著這個習氣毛病再來,就變成今生的遭遇,還有今生的富貴、貧賤、長壽、短命、發達、困頓。業力又化成我們今生的什麼?你前世所造的十惡業、十善業就化成這一世的情緒,還有習氣、毛病、執著,就牽動你這一生的苦樂禍福,這便是今生所謂的命運。所以,欲知道前世造什麼業,從今生所遭受的人事環境遭遇去了解、去體會就知道了。要問未來跟未來的命運怎麼樣,從現在的起心動念就知道了。所以金山活佛說,不要去造惡業,多造善業,自然會有好結果。中國人有兩句諺語,「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正是。你只管行功立德、積德累功,就一直做下去,你就有辦法改變命運。 

  接下來,第二個重點就是「莫問天高鬼神惡」。這個地方為什麼提這一句?這一句也是很重要,因為現在有很多人做壞事,他做壞事以後,他怕鬼神知道。譬如說有些殺人犯,他把女眾殺死了,他習慣就把她眼睛蒙起來,他說這樣子鬼神不會來報仇,亡魂就不會來報仇,或者把女的衣服扒光了,她就不敢來報仇。曾經有一個書記官,台灣的一個書記官,報紙有登出來,他就有一種特別的,我們現在講通靈能力,他就有那種能力,但是他這個不是開悟的,他就有那種資質。因為他在法院上班,他都會幫助檢察官跟法官來斷案。有一次他去辦一個姦屍案,就是把她強姦以後死掉了,這個案子,那個屍體放在殯儀館。這個書記官有那種感應,他跟檢察官去驗屍,驗屍完了以後,他馬上知道這個被姦死掉的亡魂,她想要找那個凶嫌,但是凶嫌是誰一直找不到。結果這個書記官跟檢察官去驗屍完了以後就回到辦公室,她就給他感應,她就給他說,「我沒有衣服可以穿,那個歹徒把我的衣服扒光了」。因為她還有這個執著,她說,「我沒有衣服可以穿,請家人再送我一件衣服,我就把他找出來」。這個歹徒就是這樣,把她眼睛蒙起來,怕她來報仇,把她衣服扒光,怕她來找他。就是指這裡講的莫問天高鬼神惡,你何必怕鬼神?你不要做壞事就好了。結果這個書記官,你看多有趣,他跟她感應完了以後,就跟她的家裡人說,「你都沒有拿衣服給她穿?」她家人說,「沒有,剛開始發現屍體的時候,就直接被禮儀公司送到殯儀館冰起來了,我們也來不及給她穿衣服」。很奇怪,因為可能它是個命案,他當時也沒有給她穿,殯儀館的管理人員也有點奇怪。後來,衣服給了她一件,完了以後,這個案子隔沒多久線索就出來,就破了。 

  所以有些歹徒想得很天真,他怕鬼神懲罰,做了壞事以後,警察去破案的時候,發現旁邊還擺一本《金剛經》,想求佛菩薩給他保佑。真的有看到小偷,警察去抓到以後,裡面都有些贓物,還有一本《金剛經》,還有《佛說阿彌陀經》,他還有念珠,都有。這說明什麼?畏心之存亡,要不要怕?自己良心在不在?他良心還在。有些做壞事的怕鬼神懲罰,去求香火袋、平安符,掛在胸前,要保平安,結果還是被警察逮到,還是破案。或者是燒紙錢給亡魂,把人家殺死了,還燒紙錢給他,他根本不領受。這個事我真的相信,我表弟,我舅舅的兒子,他就是過去世的因緣,冤親債主要來找他報仇。當時就有一位慧深法師,就在台北,他有特別的加持力量,他喝大悲水,也很奇怪。有個台大教授的夫人在現場,我也在現場,後來我離開了,我去助念。他就要找我弟弟算帳,那個台大教授夫人就被附身了,她就一直在哭,就找,她說,「我要找現場一個最瀟灑的、最瀟灑的,就是你!」我弟弟一下子臉色都蒼白了。「我就是要找你!」這是過去世的冤親債主。後來我們就跟他說,「我們在曉雲島(就是台灣的華梵大學那裡),曉雲島要辦水陸大法會,我們幫你立大牌位好不好?」「不要!」他很凶,「不要,我不要你的錢立大牌」。 

  你看,你燒紙錢給他都沒有用,你沒有真心懺悔。他就講一句話,當著那個法師的面前講一句話,他說,「你沒有真心改過,你沒有真心懺悔,你的心沒有改,你的命運就沒辦法改」。他連我弟弟改三個名字都知道,他說,「你改三個名字,從一出生到現在改了三個名字」,他知道。我弟弟他的小女孩在八歲時,在宜蘭鄉下,在她外祖母家(外婆家)的時候差點被人性侵,這個事情他也知道。這個案子我還下去幫他忙,結果幫錯忙,原來是有因果的。差點被鄰居的孩童性侵,後來告到法院去,就是性侵未遂,還賠了十萬塊。真的是很懺悔。他怎麼講?他說,「那個就是我導演的」。你看可怕不可怕,他說「那就是我導演的」,他說「我就是要來報仇的」。所以你沒有真正的懺悔,他是不放過你的。心誠正則鬼神欽,各位一定要記住這句話,心誠則靈。 

  接下來,莫問天高鬼神惡,我再來講一個故事,「關老爺面前認罪」。剛才那個也是關老爺,這個也是關老爺,我跟關老爺是很有緣。瑞芳有一個高職的女生被姦殺,四年後凶手在關公面前自招認罪。這是發生在二OO五年六月二號,「聯合報」上有登的,強姦殺人。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間,一個有竊盜毒品前科、十四歲的蘇姓嫌犯,他潛入瑞芳鎮中山路(瑞芳鎮在我們台灣的台北縣),瑞芳鎮中山路一個友人的住處,要行竊。這是他朋友的家,這個小偷是到他朋友的家去偷,他看到朋友的十六歲的吳姓姐姐一人在家,他就以水果刀脅迫他姐姐,把他姐姐強暴了。強暴以後,蘇嫌怕這個吳女報案,就把她當時殺了,用水果刀殺了二十一刀,殺死了。殺死以後,他為了毀跡滅證,現場把所有床鋪上的這些毛髮全部吞進去。他吞進去了,毀跡滅證,警察找不到毛髮、體液進行DNA比對,案情陷入膠著,不曉得誰幹的。在二OO一年十月三十號(一九九七年發生的,到二OO一年剛好是四年),被殺四年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二OO一年十月三十號上午,這個蘇某在九份的茶藝館行竊,被店家逮個正著,扭送警局。當時正好在九份巡邏的瑞芳分局刑事組偵查員叫楊永豊,這個瑞芳分局的巡警楊永豊就帶了這個蘇姓嫌犯去查贓,就是他在哪裡偷過就去哪裡對,是不是這個被害人,結果查了九件。九件完了以後,剛好那一天他們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查贓,經過瑞芳鎮九份。九份這裡也有很多觀光客人,大陸也有很多人到九份去,台灣很有名的一個觀光景點,叫九份。他在九份頌德里,歌頌的頌,道德的德,頌德里坑尾巷,坑就是土字旁帶一個亢,尾是尾巴的尾,坑尾巷,那個地方有一間廟叫明聖宮。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7 12:0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